作者:胡翌霖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8-13
选择字号:
治理北京“难”站难在哪

 

■胡翌霖

最近,媒体陆续报道了北京南站黑车多、打车难、车站拥挤等乱象。北京南站也由此被戏谑为北京“难”站。新闻曝光之后,北京市各职能部门都表了态,并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不过,在笔者看来,这些举措可能只是权宜之计。要想真正根除顽疾,必须创新城市管理理念,让公共服务实现公平和效率的平衡。从这个角度来说,加强智慧城市建设或能有效治理北京“难”站。

就目前来看,北京市相关部门推出的治理北京“难”站的举措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之嫌。比如,执法部门表示,要“重点治理非法运营黑车”。黑车问题当然要整治,但需要明确的是,黑车泛滥无疑是结果而不是原因。黑车之所以泛滥,是因为正规出租车来得太少,而不是因为黑车多了才导致打不到车。无论黑车多么黑,也满足了部分乘车的需求。如果黑车被消灭了,但又没从根源上解决正规出租车来得少的现状,那么北京“难”站只会变得更“难”。

北京南站作为一个公共交通的枢纽,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质,让乘客更快疏散,从安全和公共利益的角度来说都是必要的。但我们又不能要求出租车司机都做活雷锋,违背经济规律来专门奉献运力。这让治理北京“难”站陷入两难。

其实,城市管理问题从根本上说就是如何处理公益与市场、公平与效率之间的平衡关系的问题。如果市场经济就能决定一切,那么压根就不需要政府管理。同样,如果政府管理过多地偏离市场经济的规律,也会适得其反,反而让公共事务陷入混乱。近年来,“智慧城市”的概念日渐火热。笔者认为,在治理北京“难”站这个问题上,“智慧城市”或能派上用场。

“智慧城市”的基本主旨是广泛利用以信息通信技术为主的高科技,服务于城市的建设与管理。那么信息技术能对城市管理,或者说对公平与效率之间的平衡做些什么呢?关键在于我们首先要把这种平衡动态化。

所谓“智能手机”为什么智能呢?与它相对的概念是“功能手机”。也就是说,智能手机之所以智能,不仅仅在于它新增了多少“功能”,多功能的手机仍然是功能手机。智能手机的突出特点在于,它的功能不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根据用户的实际使用和开发者的不断创新而不断调整。类似地,“智慧城市”也可以这样理解——它不是说新设了若干功能,而是说,它建立了一套“实时反馈”的机制,不断对新的状况作出新的回应。

传统意义上的城市治理,往往就是制定出一套规则,然后让相应机构去照章执行,直到实在不合时宜了,再重新修订规则。比如说,我们规定好出租车起步费13元,那么就形成了统一的规矩,所有的出租车在所有情况下都一律服从就行了。当然,有时候规则会作一些变通,比如增加夜间时段的计费标准,以及每隔几年修订一次,等等。

传统的规则与市场之间不是没有反馈,而是说反馈是异步的、延迟的、笨拙的。这种规则甚至很难根据不同季节的情况,乃至根据不同年景的情况随时调整,更不用说根据一天内的时段和路段、路况进行调整了。

但如果我们把无数的出行和拥堵数据都汇聚起来,根据每时每刻的具体状况实时调节呢?比如说,我们让在高峰时段去北京南站接客的出租车有权收取更多的费用,但又保证他们不能坐地起价,在乘客和司机之间达到平衡,保证了火车站打车的效率,同时又在现有资源的情况下保证乘客享受到最实惠的价格,这岂不是皆大欢喜吗?

传统的技术条件无法满足这种实时实地的动态调整。正规出租车既没有权利任意修改价格,也没有能力选择正好合适的报价。这就给黑车信口开河、坐地起价留出了空间。但利用最新的信息技术,利用大数据的挖掘,这种动态调整就是完全可能的。事实上,滴滴打车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做到了这一点。政府的交通管理可从中借鉴一些经验。

作者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师

《中国科学报》 (2018-08-13 第7版 观点)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开在一亿年前的“神秘花” 近亲繁殖或致早期人类畸形
“雪龙”号穿越“第四极”马里亚纳海沟 第一个吃巧克力的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