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斌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5-25
选择字号:
资金不足掣肘生物多样性保护

 

■赵斌

为了保护濒临灭绝的动植物,最大限度地保护地球的生物资源,造福当代和子孙后代,25年前,1992年6月5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相关国家签署了《生物多样性公约》(CBD),公约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缔约方大会(COP),主要负责确定新的优先保护重点,制定工作计划。CBD是通过各个国家谈判而签署的第一批国际环境协议,同年还启动了全球环境基金(GEF),主要是为发展中国家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资金支持。

25年后,结果如何呢?最近调查表明,陆地和海洋的生物种群与多样性还在持续下降。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导致这种下降的主要原因居然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资金不足、缺乏全球合作的激励措施、未能控制栖息地转化、资源过度开发、物种入侵等。虽然CBD和GEF等现有国际机构努力在各个方面筹集资金,但仍未能将足够的资金投入到最需要的地方,因此,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远未达到实现安全的生物多样性所需要的水平。

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全球效益远远大于发展中国家的收益。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保护生物多样性,防止栖息地丧失和过度开发,因为他们无力付出更多的努力,最终无法履行完善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

2010年,CBD的COP第十次会议在日本爱知县举办,会上通过了《2011~2020年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包括5个战略目标及20个纲要目标,统称为“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其宗旨是激励所有国家和利益相关方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十年期间采取措施,推动实现CBD的实施。

世界各国政府目前已同意实施这个目标,其中包括到2020年保护至少17%的陆地和内陆水域栖息地,以及10%的沿海和海洋区域的目标。但许多科学家认为,现有的“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规模太小,无法拯救全球生物多样性。他们呼吁扩大一半的陆地领域,这样每年可能花费会高达800亿美元,而目前这个数值仅为40亿~100亿美元。

那么,如何来弥补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中的资金缺口问题呢?《科学》杂志建议借鉴《巴黎协定》的灵活架构来改造CBD。

《巴黎协定》的主要构架就是:先达成全球一致的目标,然后各国为实现这一目标可以作出个别的承诺。同样,生物多样性全球协议面对的问题,也是不确定但可能产生不可逆转的全球生态系统效益损失的问题。这个协议也应该首先达成全球目标,然后各国自愿承诺实现目标。

这个广泛的全球目标和时间框架,可以在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的基础上进行扩展,比如,到2050年保存至少50%的陆地、内陆水域、沿海和海洋栖息地。确立总体目标只是第一步,所有国家都应该声明自己的国家目标、政策和时间表,而且为了实现总目标各国必须服从5年期的审查。对于较富裕国家来说,这些目标和时间表还应包括财政和技术承诺,通过GEF或其他国际机构或双边认捐来协助发展中国家的生物多样性保护。

为了增强其可行性,《巴黎协定》同样具有启发性,即考虑增加一个机制,允许企业、城市和其他非国家行为者能有正规途径加入协定。

所以,战胜重大资金缺口、扩大爱知目标以拯救全球生物多样性,不仅需要巴黎协定式的途径,还需要私营部门的直接参与。海产品、林业、农业和保险等关键部门的企业在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拥有相当大的财务利益,因此也应该加入全球协议。

作为正式参与者,这些公司需要在5年的审查期间声明自己的公司目标、政策和时间表,以实现到2050年保护至少50%的陆地、内陆水域、沿海和海洋栖息地的总体目标。此外,企业参与者应通过GEF等国际机构为发展中国家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财政和技术援助。

另外,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公约与气候变化的公约相比,还有一些优势。承担减缓气候变化的企业,可能无法从其行动中获得经济利益或者短期内无法获得,而生物多样性保护则可能让某些行业可直接从中受益。例如,保存海洋资源可能会使海产品行业的年利润增加500多亿美元;通过减少洪灾损失,保护沿海湿地每年可为保险业节省520亿美元。

国家和公司之间还可能创造新的市场机会,进一步推动生物多样性保护带来的收益,并创造更多激励措施来支持全球生物多样性协议。

一些自然资源部门的领先企业和行业,实际上已经在采取具体措施来保护生物多样性了。例如,控制16%的全球海洋渔获量和40%的最大、最有价值的渔业产品的13家公司中,有10家承诺为更多海鲜资源和海洋的可持续管理提供帮助。

同样,2006年代表全球森林产品工业的国际森林和纸业协会理事会,致力于提高能源效率,减少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的排放,增加回收利用,控制非法采伐,并加强可持续森林管理(SFM)认证。在2000年至2015年期间,支持林产品行业的可持续森林管理认证总面积从6200万公顷(占森林总面积的12%)增加到3.1亿公顷(占森林总面积的54%)。因此,在设计和实施全球生物多样性公约时将公司并入政府,有助于协调和调整激励措施,以支持更大和更有效的保护。

具体来说,设计全球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第一步,由国家政府组成的CBD的COP开始谈判,包括主要目标(例如到2050年保存至少50%的陆地、内陆水域、沿海和海洋栖息地)和总体融资目标(例如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来协助发展中国家的保护)。

该公约的机制,让企业领导人正式承诺其组织将遵守公约的全球保护目标和融资目标。然后可以邀请个别公司和工业组织接受或加入谈判达成的协议。通过加入全球生物多样性公约,企业和协会可以与政府合作,为关键生境建立定义明确、可量化的保护目标,并确定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的融资目标和时间表。

如果其他与生物多样性保护有利害关系的全球主要工业和企业(如食品和餐饮业以及其他农业方面)也同意加入生物多样性全球协议,并为其筹资目标作出贡献,那么财务承诺可能更大。例如,据估计,农业每年在野生和管理授粉服务中获得2.35千亿~5.77千亿美元的收益,如果拿出10%用以保护、创建和恢复野生授粉者栖息地,这将每年提供约2百亿至6百亿美元的额外融资。

总结一下,目前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过去25年来缺乏切实可行的国际承诺和资金来源。未来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公约,将采取在历史上无与伦比的方式,与政府和工业界以及其他非国家行为者接触,要求可以从保护中获益的企业共同努力,确保全球生物多样性的安全水平,避免持续不可逆转的生物多样性丧失。

(http://blog.sciencenet.cn/u/lionbin)

《中国科学报》 (2018-05-25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药物为攻克昏睡病带来希望 科学家绘制单子叶植物家族树
非洲医学期刊抄袭问题严重 距太阳第二近恒星系统发现“超级地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