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贾伟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4-27
选择字号:
科研表述是一门学问

 

■贾伟

最近几年,我都试着让学生在开组会的时候,用3分钟汇报自己的工作,但很多学生都过不了关。

可以说,提高逻辑思维和语言表述,可能是整个研究生培训的第一要务。且对很多学生来说,一入学就应该加紧培养其口头和笔头的科研表述能力,否则到毕业前再临阵磨枪就太晚了。

如何把自己的研究课题以清晰、简短的语言讲得逻辑严密、通俗易懂并且能引人入胜,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

于是,我就和学生们讲电梯演讲的概念。这个概念出自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的一次失败经历。

该公司曾经为一家重要的客户做咨询,咨询结束时,麦肯锡的项目负责人在电梯间里遇见了对方的董事长,那个董事长问项目负责人:“你能不能说一下现在的结果呢?”由于该项目负责人没有准备,而且即使有准备,也无法在电梯里的30秒钟时间内把结果说清楚,最终麦肯锡失去了这一重要客户。自此,麦肯锡要求公司员工汇报要直奔主题、直奔结果,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人听明白。他们认为,凡事要归纳在三条以内,人们一般记得住一二三,记不得四五六或更多的东西。

同样道理,我跟组里的学生讲,咱们得学会用不超过两三分钟的时间说清楚你是谁,做的是什么课题,其意义何在。如果你能按时说完,对方听明白了,表示你具有了做学问的基本素养。

如果你是本领域的实力派人物,无须多言,亮出名号就行,一句话几个字就让对方印象深刻。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能力不含糊,但知名度不够,介绍起来可能要转个弯,得多用几个字。

但一些人在自我介绍时,却很乐衷于是哪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师从哪个大牛,博后在哪个诺贝尔奖实验室做的等等,但到最后,别人还是没搞清楚他是做什么的。

还有一件事,让我也重新思考科研表述问题。

2008年我离开上海,第二次去美国农村“插队”,接受当地群众的再教育。一天我在上班,秘书过来告诉我,有一批当地的年长居民下午要过来参观我的实验室,学院院长也要过来参加迎接。

我心里有点诧异,一帮老太太跑我这儿来干什么?但转念一想,这应该是件大事,马虎不得。她们是谁?她们是纳税人,也就是我们做科研的衣食父母啊!这个地方建了新实验室,还不远万里从中国聘了个教授过来作研究,州里为此花了很多钱,当地纳税人过来了解一下这钱是怎么花的,应该的!

于是乎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热情洋溢地给二十多位老太太介绍了代谢研究。整个接待过程,我一直在努力地向她们表述几个貌似简单的问题:我在作什么研究?为什么要作这些研究?为什么要从中国到这儿来作这些研究?

参观的人离开后,我发现自己有点“内力不支、真气溃散”的迹象。看来,要忽悠几个学界同行并不难,要把普通民众提的这几个貌似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回答清楚,还真是不容易。

那次接待后,我的内心有了点小波澜,开始怀疑科研人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开始重新考量自己的科研人生。当我面对一位位纯真质朴的纳税人介绍自己工作时,其实内心也在悄然自问,我到底是谁?我做的是什么?我的工作有意义吗?我喜欢这么做吗?

审视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你会重新构造自己的人生评价指标,你会放下很多负重,平添各种自信。另外一点要记住,我们学术上的表述也是随着人生态度的变化而变化的,越是自信,表述得越清晰得体。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生其实也是一种表述。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中国科学报》 (2018-04-27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古墓发现已灭绝长臂猿新种 笔石:在岩石中书写生命故事
晒太阳让你更聪明 大脑蛋白质碎片刺激蜜蜂变得更有攻击性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