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岳爱国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2-23
选择字号:
儿时的年味儿

 

■岳爱国

今年是戊戌狗年,春节了,想到了儿时的“年味儿”。

儿时的年味儿究竟什么样子呢?记得在那个略显遥远的年代,一到快过年时,虽然没有如今满街高挂的大红灯笼,但在寒凉的空气中早已弥漫着浓浓的节日气氛,且这种氛围越临近年关越浓重,仿佛将空气一拧便能拧出一个红红火火的“年”字。

脑海里首先想到的是藏在副食本里的年味儿。

我们儿时的年味儿几乎一多半都藏在那薄薄的副食本里,比如定量的花生、葵花子等。如今这些是再平常不过的零食,而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却是“限量版”。

到了除夕的晚上,吃过年夜饭,一家老小一边守夜,一边剥花生、嗑瓜子,一边唠嗑儿。可能有“90后”“00后”会问,你们为什么不看春晚?因为那个年代不要说电视机,连收音机还都没有普及。

除夕这一天,大人们不再对房间的地面卫生有所要求,对剥下来的花生皮、瓜子皮可直接扔在地上,人们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据说这个声响可为来年的家人带来祥瑞。

副食店里还可以买到比平时肥得多的猪肉。那个年代,人没的吃,牲畜也没的吃,所以,平时在副食店里几乎买不到有白膘的肥肉。春节临近,在副食店里看到一拍乱颤的肥膘猪肉,内心都无比熨帖。“00后”们可能不理解,吃肥肉对身体不好,容易导致“三高”呀!那个年代的人们几乎没有“三高”的,再说了,平时各家买肥肉几乎很少是炖着吃的,而是为了炼出一些动物油来,以弥补每个月定量供应的植物油的不足。

接下来,想到的是红皮儿的小爆竹与牛皮纸裹成的二踢脚。

小爆竹又称小鞭炮,因其便宜,成为小孩子们的最爱。燃放这种小鞭炮,几乎没有几家是挂在竹竿子上一气儿放完的,那会让我们感觉是暴殄天物(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词),而是要小心翼翼地将小鞭炮一颗一颗地从挂鞭上解下来。之所以要小心翼翼,是生怕鞭炮的捻儿脱落,一旦脱落就损失了一声响,而只能将其列入放呲花(将没有捻儿的鞭炮掰断,引燃中间的火药,喷出火花,孩子们将其称作呲花)的行列了。

待燃放的时候,将拆散的小鞭装在口袋里,一手举着燃烧的香烛,一手举着单个的小鞭炮,点一颗向空中扔一个,“啪”的一声响,脆脆的,听着无比舒服。

而二踢脚则贵多了,所以只有稍大些的孩子才买上几个,胆大的孩子用手拿着燃放,胆小的则放在地上燃放。至于燃放烟花那是后来才有的事,我们小时候一是没有,二是即使有也买不起。自制灯笼掺杂着我们那个年代浓浓的年味儿,记忆尤深。

那个年代,虽也有一些人家的小孩子提着可折叠的纸灯笼外出玩耍,但也是需要花钱买;因为家境不富裕,我从未买过一个可以折叠的纸灯笼。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乐趣。

记得当时我从一家玩具厂的废品堆里捡来冲床冲下来的镂空铁片,盘成一个圆柱状体绑定,上安横梁及提竿,下面封口并在内部安装一个可上下移动的,用来提起点燃蜡烛后再放下去的小机关,然后在外面糊上红纸,最后在其中插上一根小红蜡烛,一个像模像样的灯笼就制成了。

当提着自制的灯笼在胡同里玩耍时,没有一丝丝因灯笼是自制的而低人一等的感觉,反而还有一些自豪感。

除夕晚上的年夜饭记忆犹新。

那个年代,每家每户平常日子的生活即使再拮据,除夕晚上的年夜饭是不能马虎的,都会好好地弄出一桌子较为丰盛的年夜饭,以犒劳一家人一年的辛劳。

每到这天晚上,父母亲一齐动手,做出又是碗又是碟的一桌子菜来。大概记得,装在碗里的分别有扣肉,内填肉馅的瓤豆腐,以土豆块儿、山药块儿打底的肉丸子,红烧带鱼等等;盛在碟子里的炒菜分别有木须肉、蒜苗炒肉、蒜黄炒肉等等。

饭桌上还有几个每年相同的凉菜、吃食,是母亲的拿手好戏,都是在节前做好并储存在一个坛子当中的,过节期间随吃随取。

第一道凉菜是,将花生米泡发、煮熟并剥了红皮,将肘子肉、酱黄瓜、豆腐干、生胡萝卜等切成丁,在热锅里放上葱姜等佐料,再将上述主料下锅翻炒,炒熟之后晾凉并存放在一个坛子里,然后存放在室外的阴凉处,可吃上一个正月。另一个凉菜与前一道菜有相似之处,只是将花生米换成泡发、煮熟的黄豆即可。这两道凉菜皆咸香适宜、凉脆爽口、清香开胃、食而不腻,是饭前下酒的小菜。

作为小吃的吃食是用面粉制作成的炸货,形状多种多样,也是随吃随取。

主食则是母亲精心制作的花馍。山西人善做花馍,且还有很多讲究,男孩子要吃如意形状的花馍,女孩子要吃莲花形状的花馍。满满的一桌子菜,看着就有食欲。

忽然有一天,我曾经的年味儿丢失了,虽未丢得一干二净,却所剩无几。

现如今,可吃的干货实在不少,但惧怕上火,基本不食用。现如今,虽大红灯笼满街挂,却无法唤出内心深处年的味道与感觉。现如今,虽烟花爆竹放得震天响、红满天,非但不欣赏,反而嫌烦,因为太响太闹。现如今,虽然也吃年夜饭,但因为与平常节假日的菜肴相差无多,无法引得食欲增强,略吃一二便有饱胀之感。

时代变了,你的年味儿是否也真的变了?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中国科学报》 (2018-02-23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火星甲烷神秘“消失” 意大利科学家抗议资助疫苗安全研究
韩国科学部指控高校校长滥用资金遭质疑 大气边界层污染垂直加强观测试验启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