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皓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2-14
选择字号:
一座被搬来搬去的雕像

 

■王皓

长期以来,美国妇产科学家詹姆斯·马里恩·辛姆斯被称为“现代妇科医学之父”,他以发明阴道窥器以及成功治疗“膀胱阴道瘘”而闻名。

19世纪中期,很多大夫对妇科医学都不感兴趣,辛姆斯大夫也曾说过:“如果说有什么我讨厌的话,那就是检查女性骨盆里的器官。”

然而,辛姆斯在自家后院建立医院行医,接收了大量女性患者,以至于他的后院诊所被称为史上第一座妇女医院。

1853年辛姆斯移居纽约,稍后建立了美国第一座正式妇女医院。美国内战期间,辛姆斯游医欧洲,并凭借医治欧洲皇室贵族而名声大振。

回国后,因为与医院同事意见相左,辛姆斯一怒之下离开了自己的医院,另起炉灶,建立了纽约癌症医院。1876年,辛姆斯因其对妇科医学的卓越贡献,全票当选美国医学学会主席。

辛姆斯去世11年后,一尊向他致敬的铜像在纽约布莱恩特公园竖起。5年后,第二尊雕像在辛姆斯曾经行医的亚拉巴马州揭幕。1929 年,第三尊雕像在辛姆斯的家乡南卡罗来纳州落成。

然而,上世纪20年代,因纽约架设地铁,辛姆斯的铜像被拆除,直到1934年才从储藏室里搬出来,被迁居到中央公园,靠近纽约医学院。

时间推移到2018年4月,辛姆斯的铜像再次挪窝,搬迁到他安葬的地方:布鲁克林的绿木公墓。

为什么辛姆斯这么招人不待见呢?

辛姆斯的一大成就是成功治疗“膀胱阴道瘘”。然而,这个成功来自于1845年到1849年间对10名患病黑人女奴的反复手术尝试。其中一位叫Anarcha的17岁的病人共接受了30次手术尝试。

而且,所有这些手术都没有实施麻醉。一是因为当时麻醉术没有广泛使用,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当时的医学界认为,黑人的皮肤比白人厚,黑奴的大脑容量比白人小,这些导致黑人有更高的疼痛耐受。

更过分的是,辛姆斯对待这些女黑奴的态度被认为更像是对待试验品而不是人。他从奴隶主手中要来这些女奴来做实验,他给出的承诺是,治好这些女奴的病,她们又可以正常孕育后代,奴隶主获得更多奴隶。他并不关心女奴们是否愿意或了解将在她们身上进行的实验。

正是由于这些有违现代道德伦理标准的行为,辛姆斯的楷模形象遭到质疑和抨击。2006年,亚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摘除辛姆斯的肖像,随后南卡罗来纳医科大学悄悄更名了一个以辛姆斯命名的主席职位。而在经历了8年的抗议活动,收集了超过2.6万个签名之后,辛姆斯在纽约中央公园的雕像终于被移除。

回顾和展现近代人类相关科学研究在伦理道德规范化上的历史进程,这种事件和人物有不少,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塔斯基吉梅毒试验。

1995年,克里顿总统代表政府向全国人民道歉。原因是1944年至1974年美国军方为了测试核辐射对人体的影响,秘密执行了4000次各种实验,涉及向精神残疾儿童或拒服兵役者喂食放射性食物,将镭棒插入学童的鼻子,故意在美国和加拿大城市释放放射性化学物质,测量核弹放射性尘埃对健康的影响,向孕妇和婴儿注射放射性化学物质,以及对监狱囚犯的睾丸照射核辐射等。

2010年奥巴马总统就为1946年至1948年美国军方对危地马拉人民故意感染性传播疾病的研究而道歉。

时间推进到本世纪,道德伦理问题依然严重。如2000年至2010年期间一家叫Northfield Labs的公司未经研究对象同意,对病人输入了人造血液。

偶然的机会,笔者加入了澳大利亚的一个研究所的人类研究伦理委员会(HREC)。HREC负责审查涉及人类研究项目的提案,以确保它们在伦理道德上符合标准和指导准则。在澳大利亚的研究机构中有200多个HREC,它们都在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委员会(NHMRC)注册。

NHMRC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医学研究的最高资助机构(每年的预算约为9亿美元)。该委员会的成立是为了制定和维持健康标准,并负责执行1992年国家健康和医学研究委员会法案。

所有涉及人类的科研项目无论是否申请NHMRC经费,都要向相关HREC递交申请,接受HREC审查以确保科研项目的伦理道德符合NHMRC发布的相关国家标准与规范。也就是说,即使一个项目申请获得了研究经费,如果HREC审查不通过,那它也不能擅自开展。

不久前,由笔者审阅的项目引发了争论。项目试验的对象是大洋洲原住民中的肾衰竭病人,目的是要证明通过治疗肾衰竭病人的牙龈感染等严重牙病,而缓解肾功能的持续减退。

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设计证明这个论点。项目申请是这么设计的:设置两组肾衰竭患者,同时都患有严重牙病。一组作为对照,大夫不管牙病,另一组大夫积极治疗病人的牙病,该补补,该拔拔。试验的周期为两年。两年后对照组成员如果愿意可以自行寻医治疗牙疾。

这个项目实际已经在大洋洲中部实施,也就是说它已经通过了那个地区的伦理道德审查。但是因为招不到足够的病人,不得不到笔者所在城市再次申请以期招募更多患者。遗憾的是,我们这个审查委员会的同仁强烈质疑此项目的伦理道德标准。

最终我们的审查委员会拒绝批准这个项目,委员会主席写了一封措辞委婉的意见信,要求申请方作出重大改动后再重新申请。这个例子说明,不同的伦理道德审查委员会可能存在不同的伦理道德价值观,对条例规则的解释也会颇有差异。这就需要一个完善的监督机制来避免这种参差不齐的审查水平。

人类在科研的伦理道德上曾经犯下了很多严重而残忍的错误,所以当我们审视下一个科研项目时,希望都能在心里反复叨念下面这三个词:不伤害、知情、自愿。

(http://blog.sciencenet.cn/u/satchmo)

《中国科学报》 (2018-12-14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全球首例:四川卧龙拍摄到白色大熊猫 2019年北京科技周活动落下帷幕
怀柔科学城创新小镇正式启用 史上最大水下火山爆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