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健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19
选择字号:
HPV疫苗之争

 

■韩健

疫苗可以防病,这个道理很简单,似乎不该有异议。但问题不是那么简单,不是所有的病都值得不计代价地用疫苗来预防。我们要学会分析情况,区别对待不同疾病和疫苗。

疫苗有两个作用:一是防止自己不得疾病,二是保护他人不得疾病。大家都清楚第一个方面,可是疫苗怎么防止别人得病就不知道了。这就是疫苗的群体性:对传播能力很强的传染性疾病来说,群体中接种疫苗的人数比例越高,传播机会就越少,传播的链就会被打断,因此即使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也得到了相应的保护。

对危害性高、传播能力强,又没有有效治疗方法的感染性疾病,如天花、结核病、小儿麻痹、肝炎、脑炎、狂犬病等疫苗的有效性和使用成果很少有异议。可是,另外一些疾病的疫苗推广就碰到很多挑战,包括HPV。

因为HPV和上面所提到的那些病不同。

首先,HPV不是所有人都有同样的感染机会。因为它是性传播疾病,存在高危人群,所以只是对性活跃的女性有保护,而且最好是在开始性生活以前十几岁的时候接种。如果真的想阻断疾病传播途径,应该动员男性也接种。可是由于男性不会患宫颈癌,因此积极性并不高。

其次,HPV的传播力不强,它不像“非典”那样能通过空气或者接触传播。

第三,HPV有几十个亚型,能够引起宫颈癌的高危亚型就有21种,而疫苗有保护性的仅仅是其中的4~6种最常见的。所以疫苗保护不够完全,不像其他疾病,那些病原体没有这么多亚型,一个疫苗覆盖率就很高。

第四,患HPV不等于生病。即使受到高危型HPV感染,但是患宫颈癌的几率也不过1%。

第五,宫颈癌有很好的早期诊断和治疗手段。

第六,宫颈癌危害性(在美国)不够大。美国每年死于宫颈癌的女性有4000人。相比之下,每年美国死于药物过量的有5万人、死于心脏病的近40万人。

当然,这并不是说宫颈癌不值得重视、不需要防治,任何夺命的疾病都值得我们作出努力。但也要从科学、经济、社会等各个角度综合考虑算几笔账。

我把疫苗分成“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类。

所谓“社会主义”的疫苗就是那些廉价的,希望全社会的人都用的,能通过产生疫苗的群体性来保护广大群体的疫苗。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疫苗。这类疫苗主要针对的致病微生物都是恶性传染的,死亡率高、发病率高,而且没有有效治疗方法。

“资本主义”的疫苗特点就是昂贵,是只有少数高危人群使用、传播范围有限、保护少数人,风险也有限的疫苗。这些疫苗,开发商也知道使用率不会很高,所以才把价格定得很高。

所以,反对HPV疫苗推广的一方有很多综合原因,比如价格贵、有效性有限、有较严重副作用的报道、高危群体(性生活以前少女)很难隔离出来加以保护、有比较好的诊断和治疗手段等。

疫苗是科学发展的阶段性成果。如果针对每一个上面提到的恶性感染性疾病都有非常有效的诊疗手段,我们就没有必要大动干戈地给群体接种疫苗了。如果生病能马上治好,疫苗就多此一举了。

我对疫苗有不同看法与我作的研究工作有关,通过免疫组测序,我们认识到,人的免疫系统不是无限强大,而是像国防经费一样,是有预算的和上限的。

如果说免疫力和银行里的存款一样是有限的,而每次生病、每次接种疫苗都像是在从取款机中提款,你还愿意不假思索地接种所有疫苗吗?比如那些得病机会很少的、很贵,有效性存在疑问的、有副作用的疫苗?

不能因为疫苗在对抗天花、小儿麻痹等疾病上曾经显神威,就把所有疫苗都当作不可缺少的,值得大面积推广的健康必需品。

疫苗有利弊,接种需谨慎;免疫力有限,支出要盘算。

(http://blog.sciencenet.cn/u/SNPs)

《中国科学报》 (2018-01-19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两件事”,让猕猴桃变成“维C大王” 丽蛉化石讲述一亿年前共生关系
科学家发现最古老史前绘画 “中国天眼”:两年发现44颗新脉冲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