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贡晓丽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8-24
选择字号:
能源大转型助力弯道超车

 

■本报记者 贡晓丽

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现场。 贡晓丽摄

能源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产业,能源转型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生产国,近年来,我国在煤炭、煤电等传统能源领域的去产能,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开发,以及化石能源清洁利用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能源转型是为了适应世界能源格局正在经历的深刻变革——在需求侧,消费升级驱动用能多元化,用户不仅需要水、电、气、暖、综合供应,更期待使用经济、便捷、清洁、安全的能源;在供给侧,新的参与者大量涌入,新技术、新产品层出不穷,为行业的快速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然而单点的技术创新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传统能源体系,低效、粗放、浪费、环境污染等问题,无法满足转型的需求。”新奥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玉锁在8月19日举行的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上表示。只有从理念、结构、模式上进行系统创新,创建现代能源体系,才能引领世界能源变革,实现中国能源发展的弯道超车。“这也是实现中国发展的弯道超车。”

能源转型过程加速

近年来,无论是以传统煤炭领域清洁高效利用为代表的资源革命,还是因页岩气革命引发的从煤炭向天然气等清洁低碳能源的转型;无论是由于产业结构调整、环境约束加强带来的化石能源比重显著下降,还是因为技术进步加快,能源市场扩张所带来的清洁能源比重上升,都表明全球能源转型的过程已经开始加速。

可喜的是,2016年,我国能源转型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全国的能源消费总量为43.6亿吨标准煤,增长幅度有所降低,以较低的能源消费增速保障了国民经济发展需要。非化石能源的消费比重达到13.3%,同比增长1.3个百分点,能源消费结构进一步优化。超过两亿千瓦的煤电机组实现了节能改造,超过一亿千瓦的机组实现了超低排放改造,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达到了36.4%,结构更加清洁化。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能源转型的引领者之一。”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党委书记赵先良表示。

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介绍,根据全球能源转型委员会研究,未来的一个时期,全球能源转型主要会从以下方面同步推进:清洁电气化,既包括加快非化石能源等清洁电力的发展,也包括提高生产生活中的电气化水平。

加速脱碳化,主要是加快工业和交通领域非电能源应用的脱碳化处理,推进利用生物质能、氢能对传统化石燃料进行替代,积极开展碳捕获、利用与封存的技术研发与应用推广。

能源高效化,继续全面提高能源利用的效率,包括推进节能技术的改造、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循环经济利用模式的推广等方面。

智慧能源化,主要依托能源互联网、智慧能源等新技术形成非物质与集中式相融的新型电力和能源供应与消费体系。

全球一体化,探索建立全球性的碳排放总量控制与市场化的交易机制,为实现能源向绿色、低碳的转型,到2030年全球需要在新能源技术投资约六万亿美元,在基础设施的完善上投资约要九万亿美元。“这既是巨大的机遇,也充满着挑战。”李伟说。

矛盾依然突出

我国能源转型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仍然存在诸多问题。近几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能源领域也出现了新的变化,总体上看,伴随经济增长放缓,产业结构调整和增长动力的转换,能耗增长的根本动力与过去有所不同,对能源的品质需求有所提高。

“从薪柴到煤炭时代、煤炭到石油时代的转型不同,这次能源转型必将向新能源方向转化,人类将迈入核电、风电、天然气等新能源的时代,而且这个步伐会越来越快。”赵先良说。

但实际上,煤炭产能总体过剩的问题,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去产能仍将是未来一个时期煤炭行业发展的主线;新能源发电装机增长较快,但电力需求增速放缓,弃风、弃电、弃水的问题需要有新的政策和运行机制的设计。

在全球能源转型的大环境下,天然气已经被广泛认为是最重要的替代能源,并且可以与可再生能源融合发展,良性互补。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2020年要实现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0%的目标。李伟认为,从目前消费数据来看差距很大,任务仍然非常艰巨,究其原因,是受到价格太贵的影响。

对此,赵先良指出,上游体制改革将加速能源转型,也将落实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以油气开放加大引入资金,加快石油的开发,以维持国内油气的开采。“目前国土资源部正在研究制定油气管理体制改革的规范,继续推进油气市场化改革。”

据赵先良介绍,最近国土资源部正在推进贵州页岩气探矿权的出让,“近日已经以12.9亿元的价格拍卖成交。由此看来,资金加入到油气勘探开发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

“下一步,我们还要继续推进山西煤层气探矿权的出让,从而加强矿业评估、矿业配套的制度改革,加快法律法规制度的修订。”赵先良说。

构建现代能源体系

如何着力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

李伟表示,要坚定不移地深化能源领域的改革,为能源转型提供良好的智力支撑,要通过改革还原能源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体系,建立健全现代能源监管体系,提高能源部门发展的质量、效益和竞争力。

“关键是要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关于深化生物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和使用天然气体制改革。”李伟说。

要提高煤炭资源的利用效率,就要将煤炭去产能和高效清洁利用统筹考虑,要认识到煤炭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我国的主体能源,并承载着数百万工人的就业。

“如何持续提高煤炭资源的利用效率,以实现其最高附加价值,是我们必须充分重视和解决好的战略问题,这既要坚定不移地降低散烧煤比重,又需要稳步推进清洁燃煤发电机组改造,大力发展低价煤的分级分质利用,还要持续探索以煤为原料的精细化工产业等新领域的发展。”李伟表示,要通过去产能和补短板的组合效应,实现煤炭资源利用率和行业自我发展能力的稳步提升。

对于天然气价格居高不下,李伟指出,必须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实现第三方的公平准入;降低天然气中间环节成本;建立合理的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抓住美国扩大LNG进出口的时机,充分利用国际低价天然气的资源,通过多措并举,争取“十三五”末天然气占一次能源的消费比重能够达到10%,成为主体能源之一,并力争到2050年这一比重达到15%左右。

《中国科学报》 (2017-08-24 第7版 产业)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