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浙昆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8-18
选择字号:
墨脱考察追记之六
墨脱的狗

 

■周浙昆

在墨脱乡亲们的生活中,狗必不可少。如果追记离开了对墨脱狗的记述,也是不完整的。

墨脱和国内其他村庄一样,有许多的狗。刚到墨脱时,老乡告诉我,墨脱的狗都是猎狗,看着这群干精骨瘦的狗儿们,我充满了蔑视,怎么也不相信它们那点小身板能够上山打猎。不久狗儿们就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

一天,我们在背崩村老乡的带领下,再往汗密采集标本。狗儿们也跟来,当我们快要走到汗密的时候,门巴族老乡看见对面的山崖上有一只黄羊,操起弓箭,弓着腰钻进了密林中,那两只狗却跑向了另一个方向。我十分不解,它们难道怕山羊?

晚上老乡们扛着黄羊回来了,狗儿们乐呵呵地围着猎物转悠,一副邀功请赏的模样。原来,据老乡说,今天能打到黄羊全靠这两条狗帮忙。老乡手中只有弓箭,射程不远,而黄羊太机灵,一有风吹草动便逃之夭夭。老乡们埋伏在一块岩石后面,狗儿们把黄羊赶到岩石附近,然后由老乡射杀。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些狗儿往相反的方向跑。老乡们和狗儿们之间应该没有言语交流,那一定是眼神了。人狗之间在长期狩猎的过程中,理解了彼此的想法,一个眼神就能把任务交代清楚。这下我相信了,墨脱这些狗都是“身经百战”的猎狗。

我们在背崩乡的住所是东西南北四排房子围成的一个院子。这个院子没有门,南面的房子稍微短一些,形成了左右两个通道。我们一般是出去采集7天左右,然后回到背崩,再进行登记、压制和烘烤标本。这也让我有机会观察院子里一群狗儿们的“生活起居”。

这个院子里生活着六七条狗,领头的是公狗“老黄”,这家伙高大健壮,个头高出狗群一个头,身着黄毛,毛色透亮,“帅狗”一枚。因为帅,老黄身边常常聚着五六只母狗,过着“妻妾成群”的生活。村子里总有那么一两只公狗想挑战老黄的权威,一有机会就溜进院子,想染指老黄的“后宫”。老黄绝不容许这类事情的发生。只要有公狗进入院子,必有一番撕打,结果都是外来的公狗落荒而逃。

老黄在院子里时,不准其他母狗离开院子半步。然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老黄不可能天天守着这群母狗,每当老黄外出的时候,院外的公狗就会抓住机会,遛进院子和老黄的“嫔妃们”厮混。老黄像是具备了某种特异功能,总能在双方“卿卿我我、互诉衷肠”时及时返回,有效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尽管如此,老黄每次都非常生气,先是赶走外来的入侵者,接下来对“嫔妃们”检查一番。没有犯错误的母狗,便围绕老黄摇头摆尾,仿佛要告诉老黄,我们是守规矩的,犯了错误的母狗则躲得远远的。老黄安抚好没有犯错误的母狗后,找到犯了错误的母狗,先是要咬上几口以示惩戒,然后又是亲嘴又是嬉戏。“恩威并重”这一套,老黄玩得很溜。

另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条黑狗,姑且称之为老黑。老黑生活在格当乡。墨脱的世居民族是门巴族和珞巴族,格当乡是墨脱县里唯一的藏族乡。

1993年3月,我们的考察辗转来到了格当乡。到格当乡的那天早晨,大家还在睡觉,孙航一个人出去转悠,谋划在格当的采集路线。突然,我听到孙航大叫:快开门,快开门。原来是一条黑狗龇着牙追赶孙航。孙航三步并作两步窜进了屋子,我赶快关上了门,老黑的爪子已经搭到了门上。孙航曾在1990年西藏阿里考察时,被两条藏獒咬得皮开肉绽。没想到,我们刚到格当,老黑又给了孙航一个下马威,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心理阴影。虽然老黑不再追赶我们了,但我们还是避免与老黑狭路相逢,见到它,都绕着走。

长期以来,墨脱老乡肉食的主要来源是靠狩猎。为了保护生物多样性,政府逐步鼓励和引导老乡放弃狩猎,加之枪支被收后,打猎变得越来越困难了。于是,老乡们开始养猪。有意思的是,打了一辈子猎的门巴族和珞巴族老乡不会杀猪。每每要杀猪的时候,得找人帮忙。我们随队的民工张成,在这方面是一把好手,一两个小时内就能把一头猪收拾利索。

我们到格当乡的第三天,一位老乡请张成去杀猪。按照当地的惯例,猪收拾完后,猪头和下水就作为杀猪的报酬。而我们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开饭的时候,肉香味把村子里的狗儿们都吸引了过来,老黑也在其中。不过老黑不像其他狗那样,围着我们讨吃,而是保持足够的距离,十分矜持。我有意丢了几块肉给远处的它。但老黑对我丢来的肉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而在我没有盯着它的时候偷偷吃下。

在墨脱很少能吃到肉,肚子里基本没有油荤,好不容易吃一次肉,不知不觉中就多吃了几口。我平时也不喜肉食,自然晚上就开始闹肚子,不得不半夜起来如厕。上完厕所回来,只见老黑吼叫向我飞奔而来。我想这下完了,电光石火间我做了一个后来被证明是非常正确的决定,站着不动,任凭老黑发落。但老黑来到我跟前,闻了闻,摇着尾巴走开了。我想,老黑这么轻易地放过了我,是不是因为我白天给它吃了肉呢?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中国科学报》 (2017-08-18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水世界并非生命存在的最佳地点 氧气消失 海洋动物进化
转基因香蕉可对抗致命真菌 特朗普提议削减农业经费用于救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