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武际可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8-4 5:6:17
选择字号:
对“奇技淫巧”的解读

 

■武际可

在当今社会生活中,技术是很重要的,衣食住行、医疗、娱乐、学习等,社会生活的每一个环节都和技术息息相关。

不过,我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对于技术,却认为不足道。视技术为“奇技淫巧”。几千年,这种思想被不断强化。

“奇技淫巧”最早来自于《尚书·泰誓下》里周武王声讨商纣王的一条罪名,是对纣王的一种批判:“郊社不修,宗庙不享,作奇技淫巧以悦妇人。”

技巧,也就是现今说的技术,为什么前面要加上形容词“奇”和“淫”两个字呢?奇是没有见过,新奇就是奇,淫是过度,其实就是追求的意思。按现在的意思,正好是创新的技术。追求创新的技术,有什么可指责的呢?原来要否定这种对技术的追求,乃是“以悦妇人”,就是说是为了讨女人的欢心。这才点到否定技术的要点。

中国历史上,总是把误国大乱归罪于女人,所谓“红颜祸水”,而商纣王,亡国是亡于迷恋妲己。在技巧之前加上“奇”和“淫”,还不足以把技术“搞臭”,现在说它是为了取悦于女人妲己,这下就把追求新技术与女人一样归为“祸水”一类了。

《尚书》在批判纣王“奇技淫巧”,实际是指责他“郊社不修,宗庙不享”。按照《辞源》对“郊社”的解释,冬至祭天称郊,夏至祭地称社,所以郊社是指皇帝祭拜天地。“宗庙不享”是对祖宗不祭祀。意思是说纣王对祭拜天地和祭祀祖宗不注意,而过度注意发展技术。这才道出这段话的实质。

在集权社会,牢牢地掌权,对皇帝来说,是压倒一切的事情。皇帝被认为是上天之子,所以对祭拜天地要格外重视,皇帝的位子是祖上传下来的,所以要不遗余力地对祖先歌功颂德,这是为牢固掌权制造舆论最为重要的手段。比起发展技术来说,其重要性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所以贬低技术是相对于重视掌权来说的,技术永远应当处于从属的地位。如果技术能够对巩固集权有好处,那么皇帝可以给予一定的关心,而如果集权处于危急之中,那为了保护集权,可以牺牲一切,任何关心技术的分心当就属于“奇技淫巧”了。用现在的话来说,维护家族集权,是当年最大的政治,其他都是不重要的。纣王重技巧轻政治,所以亡国了。

《尚书》阐发的这种思想,后来随着极权统治的加强,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强化。

到了汉代,汉武帝推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对儒家著作阐述和注释就成为知识分子最重要的工作。西汉戴圣整理的《礼记》,后来又由经学大师郑玄注释,就成为著名的《五经》之一。其中明确提出,“析言破律,乱名改作,执左道以乱政,杀;作淫声,异服,奇技,奇器以疑众,杀;行伪而坚,言伪而辩,学非而博,顺非而泽以疑众,杀;假于鬼神时日,卜筮以疑众,杀。此四诛者,不以听。凡执禁以齐众,不赦过。”这段话的意思是:凡是断章取义破坏法律,擅自改变事物的既定名称篡改礼仪制度,用邪道扰乱政令的人,杀掉;凡是制造放荡的音乐、奇装异服、怪诞的技术和器皿用来蛊惑人心的人,杀掉;行为虚伪而又坚持,言论虚伪却善辩,学术不正却装作什么都懂,依顺错误而巧于修饰,对于这种动摇人心的人,杀掉;假借鬼神的名义,经常用卜筮的迷信举动来摇惑群众的人,杀掉。对犯了这四种该杀之罪的人,应决然杀掉,不必审问和听取什么意见。

这段话把新的音乐、奇装异服和新技术,列为与犯上作乱万恶不赦的该杀之列。可见“奇技淫巧”不仅是“玩物丧志”那样的缺点错误,如果是后者,还不至于罪无赦。

其原因在于,如果某人发明了一种新的技术,工作效率提高了,就会有威望,就会有人拥护他,这就是《礼记》中所说的“疑众”罪,就会威胁集权的巩固。所以必须格杀无赦。因而,平头百姓有发明和创新是非常危险的,除非进献给有权的人,表示对有权人的忠诚。所以《易经》说:“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乎圣人。”这是说,在集权统治之下,一切发明和新技术,必须是“圣人”的发明创造,他教会平头百姓使用,给他们带来好处,他们会感恩戴德。这里“圣人”就是掌权的人。就是说,掌权的人,要垄断一切,除了垄断生杀大权,垄断真理,也要垄断发明和创新的权利。这就是集权统治之下的必然结果。

集权之下,尽管会禁锢民间的发明和创新,不过在集权统治者的宫廷里也是需要享用创造和发明的成果的。

例如皇宫需要建筑技术,会给搞建筑技术的人封官,清朝就曾经给样式雷家封七品官,以收买人心。皇宫需要服装、瓷器、金玉首饰等用品,专设造办处,并委任专门的官员经办其事。做得好的、有创新的,还可以由此升官发财。事实上,我国有许多发明,起先都是为了满足宫廷需要而产生的,如被中香炉、孔明灯、轮船、爆竹、火箭、焰火、风筝、竹蜻蜓、编钟等。

受“奇技淫巧”的影响,几千年来知识分子只有靠读经科举取得进阶升官才是仕途,认为那些靠进献技巧而取得皇帝的青睐获得晋升的,不是正道,并且把它讽刺为“君王一笑便著绯”。

所以久而久之,鄙薄技术、视之为“奇技淫巧”便成为我国知识分子的共识。如果说在《尚书》和《周礼》成文的时候,这种认识还只是限于字面上,那么愈到后来,随着集权社会的强化,这种认识便愈普及和强化。以致我们民族的创造力在这种认识下,被完全窒息了。

(http://blog.sciencenet.cn/u/武际可)

《中国科学报》 (2017-08-04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在西藏阿里打造世界天文高地 人类精液可以容纳27种不同病毒
社交媒体机器人试图影响德国大选 扬子鳄回归野生地 活化石身着芯片便科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