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浙昆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7-21
选择字号:
墨脱考察追记(二)
墨脱的酒


 

■周浙昆

回忆墨脱的考察,自然绕不开墨脱的酒。

第一次喝“门巴酒”是在考察途中。刚到墨脱不久,我们三人和几位背崩村的门巴族老乡外出采集标本,一行人走得又饿又累,来到了一个门巴族的寨子,同行的门巴族老乡将我们带进了一个老乡家中歇息,这是我第一次进入门巴老乡的家中。

门巴族的房子和云南少数民族房子一样,也是干栏式建筑。整个房子用木头修建而成,木材来自村庄周边的森林;屋顶大多是铁皮,以前是用木头削成片而成的,费工费时而且不耐腐,为了帮助门巴族老乡,政府向门巴族家庭提供铁皮作为屋顶;房屋的中央是一个大大的客厅,客厅中有一个火塘。

门巴老乡家中的陈设非常简单,我们一行人在主人家的地板上席地而坐,沿着火塘围坐成一个半圆。看到主人忙着生火烧水,我期望着能有一杯热茶缓解一下旅途的疲劳和饥渴。主人从一个巨大的葫芦中取出了一些东西,由于光线不好,看不清楚,猜想是茶叶吧。不由纳闷,怎么门巴族的茶叶是储存在葫芦中?主人将这些东西放到了一个大竹筒中,接着将烧热的水浇到这个竹筒中,一会儿有液体从底部流了出来,流到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脸盆中。我以为这是门巴族的泡茶的方式。

一切准备就绪,女主人从脸盆中盛起了满满一大瓢“茶”,倒满一碗以后递给坐在半圆最边上的一位客人,然后笑盈盈地站在客人跟前,客人喝一点,女人添一点,再喝一点,再添一点,直到客人喝完了整整一瓢的“茶”。之后是第二位客人、第三位……主人添得和风细雨,客人喝得温文尔雅。有的客人喝了三口之后,又回敬女主人几口。一个人喝完这一瓢“茶”得要五六分钟。

我坐在圈子的中央,饥渴难耐。好不容易轮到我了,接过女主人递过来的碗,我结结实实地喝下了一大口。这液体一入肚,我差点吐了出来,这不是茶,是酒!女主人看着一脸惊恐的我,虽然不解其意,但仍笑盈盈地给我添满了酒。我小心翼翼地喝了第二口,让液体停留在口中,慢慢品味和体会,发现这酒味绵柔温和,往下咽的时候又有一丝淡淡的甜味。之后我完全放松了下来,和其他客人一样,享受着和女主人喝酒、添酒和敬酒的互动。不知不觉中喝完了整整一瓢酒。

这酒的味道特别,喝酒的方式也是第一次遇到,好奇地打听起来酒的制作。原来门巴族酒的原料是用当地所产的一种鸡爪谷。鸡爪谷是一个种禾本科穇属植物,原产地不明,在我国南方广泛栽培,在西藏海拔2000米以下的河谷地带,穗子形似鸡爪而得名。鸡爪谷的种子是门巴族、洛巴族和藏族同胞的粮食来源之一。

据说这鸡爪谷还有补中益气、健脾养胃的功能。门巴酒的制作也很简单,先将脱了粒的鸡爪谷上锅炒熟,然后将炒熟的鸡爪谷晾干,加入秘制的酒曲拌匀,再把加入了酒曲的鸡爪谷装入葫芦中,然后放在火塘边上增加温度,让葫芦中的鸡爪谷自然发酵,几天以后这酒就算好了。饮用的时候,将葫芦中已经发酵好的鸡爪谷取出,放入竹筒用温水淋一下,这酒就算是成了。

这种酒在门巴族的生活起着重要作用,据说没有喝过门巴族的酒,就不算去过墨脱。在墨脱,待客和自己解渴都是喝酒。而我,自从喝了门巴酒后,每次野外长途跋涉之余就希望能够喝上一瓢门巴的酒。

在墨脱还有一种酒是亲兄弟之间喝的酒,估计喝过的人很少。前文说的酒是黄色的,称为黄酒。有一次我们考察队里的民工在寨子里惹了事,当地的老乡要把他赶出墨脱。这大雪封山,他如何离开得了?!

我和同事孙航就去找乡上的书记协调此事,一番口舌之后,书记不仅收回了成命,也和我们成了朋友、兄弟。正当我们要离去的时候,书记拿出一瓶白酒——这酒用黄酒蒸馏而成,酒精度要比黄酒高了许多,颜色是白的,称白酒,接着他又拿出了三个碗倒满了酒,再放入鸡蛋、奶粉和糖,搅了搅递给我们,说这是亲兄弟之间才喝的酒。鸡蛋、奶粉和糖在墨脱都是稀罕之物,我们明白书记是给我们喝最好的东西,这酒肯定是不能推托,必须喝完。我们端起碗来,一口气喝完碗中之物,给书记作一个了揖,趁着酒劲、鸡蛋和奶粉的味道还未泛起,书记还未来得及倒第二碗酒的时候,快步离开书记家。我相信喝了这亲兄弟的酒,什么样的酒你都不想再喝了。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中国科学报》 (2017-07-21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种基因变异让阿米什人多活10年 大脑训练程序或降低10年后痴呆风险
科学家揭示木星大红斑为何这么红 基因疗法通过病毒载体靶向神经挽救婴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