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健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7-14
选择字号:
膳食补充剂背后的“陷阱”

 

■周健

“膳食补充剂”的安全性是涉及到人的健康的重要问题,因此需要人们更多的知情、认知、分析、自觉与自省,从而理性地对待“膳食补充剂”。

在中国,不仅有古代“补品”的源远流长,当代还有琳琅满目的各种“保健品”的风行。在美国,药品食品管理局(FDA)传统上认为膳食补充剂仅由必需营养素组成,如维生素、矿物质和蛋白质。通过1994年的《膳食补充剂健康教育法案》,国会将其正式定义为:一种含有以下一种或多种膳食成分的饮食产品:维生素、矿物质、草药或其他植物药、氨基酸。被标记为“膳食补充剂”。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老龄人口的不断增加,“保健品”市场也在相应增大,一大批退休老人成为了多种“保健品”的长期消费者。美国科学记者贝卢兹在2016年撰文指出,美国每年“膳食补充剂”的消费超过了300亿美元,市场上可以见到的产品超过850种。

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贝利等人的研究表明,膳食补充剂的使用具有受教育程度越高越偏爱服用的特征。

膳食补充剂的成分多种多样,有的产品可能是某种单一的成分,有的则是多种成分的混合物。尽管这些成分的明确和标示是相对容易的,但这些成分在人体的吸收、代谢、作用、副作用等却难以确认,尤其是长期服用对人体的影响更是难以判断。

而如果要确认这些成分的相关性质,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新药研究的程序来实现,然而其高昂的代价阻碍了这种可能。

美国FDA曾在1994年的《膳食补充剂健康教育法案》(DSHEA)中委婉地说道:“国会制定DSHEA的意图是为了满足消费者和制造商的关注,以确保那些想要使用它们的用户可以获得安全和贴标签的产品。”

但令人惊讶的是,一些膳食补充剂生产者为了追求更佳的效果,不惜违规在产品中加入一些药物成分,而这些药物成分,通常是各国药品食品管理部门都禁止加入的。

常见的隐匿药物成分包括食欲抑制剂、通便剂、酚酞、肌肉松弛剂、氯唑沙宗、美索巴莫等,还有增强性能力的西地那非、他达拉非、伐地那非及其类似物,抗焦虑药皮克米隆,抗抑郁药氟西汀、多虑平,利尿剂布美他尼、呋塞米,等等。这些都或多或少地对血压、心脏等产生影响,有的可能与癌症发生有关。

目前对于应用膳食补充剂的正向结果,缺乏研究的支撑。相反,记者贝卢兹的文章指出,服用膳食补充剂每年在全国造成急诊的案例大于23000例,导致住院治疗的有2000例。

此外,比基拉卡维克博士等人在2013年9月的《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文章,他们统计分析了78个随机对照试验,时间从1977到2012年,实验对象为296707人(其中男性占54%,女性占46%),平均年龄63岁,地域包括欧洲、北美、亚洲和澳洲,评价内容为服用β胡萝卜素、维生素A、维生素E、硒对全因死亡率的影响。

他们的研究结论是:抗氧化剂补充剂与全因死亡率降低无关。

如何理性对待膳食补充剂?在选择和使用膳食补充剂之前,笔者认为,相关机构应该进行谨慎的风险评估。包括以下方面:判定选择的膳食补充剂类别是否属于高风险的一类,标签是否缺少第三方认证或者验证,第三方程序评估和确认膳食补充剂的纯度和/或质量。标签或广告的可疑内容:声称预防或治愈各种不相关的疾病(例如脑震荡、癌症、艾滋病等),用个人推荐书或使用“最新科学突破”“秘密技术”“退款保证”等短语进行市场推广,承诺“速效”;假冒产品经FDA、国防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或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等政府机构或专业组织批准;提供“免费试用”;标签或说明书上有外文文字拼写或语法错误;缺乏FDA必要的声明:“这些声明未经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评估。本产品不用于诊断、治疗或预防任何疾病。”替代FDA批准药物(或声称具有类似效果)的替代品,宣称“自然疗法”;产品是否被列入在OPSS(美国一家专业网站)高风险膳食补充剂清单或FDA的污点膳食补充剂名单中等。

(http://blog.sciencenet.cn/u/j6789)

《中国科学报》 (2017-07-14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吉林一号”传回首图 路面车辆清晰可见 北美最大驯鹿群面临生存威胁
中科院广州生物院培育出带有基因剪刀的工具猪 小媒体 大影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