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浙昆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7-14
选择字号:
挺进墨脱,从派区到背崩


 

折翼的黑鹰直升机

 

雅鲁藏布江大峡湾

编者按

1992年10月至1993年6月,为完成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吴征镒主持的国家科学自然基金重大项目,包括笔者在内三人组成考察队对墨脱进行了为期9个月的科学考察。其间,考察队走遍了墨脱的全部8个乡,徒步行程2500多公里,采集植物标本7100号、3万份以及活材料700多份,为研究墨脱植物区系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一晃23年已经过去了,笔者决定将当时考察经历写下来,是为墨脱考察追记。

■周浙昆

1990年,我的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吴征镒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种子植物区系》,获得经费300多万元。放在今天,也只能算一个重点级别的项目,可是在当时,这便是国家自然基金委资助强度最大的项目。

该项目将西藏阿里、墨脱,云南独龙江等地列为中国植物区系的关键薄弱地区。在独龙江的越冬考察、西藏阿里的考察完成后,墨脱的越冬考察仍未开展。而任务最终落到了昆明植物研究所孙航头上。孙航邀我参加,凭着几分探索的冲动,我接受了孙航的邀请。考察队的另一名队员是在昆明植物研究所标本馆工作的俞宏渊。

1992年9月中旬,我们开始了行程。从昆明乘飞机到拉萨,之后又从拉萨租用一辆卡车拉着我们的行装到八一镇。几经辗转,10月初,我们到达米林县的派区(现在叫派镇)。派区是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入口处,那个时候进入墨脱,这里是必经之地。

此时,可以说是进入墨脱最好的季节。因为肆虐了一个夏季的印度洋季风“有点累了”,频度和强度都大大降低,晴天明显多了起来。派区也是一片繁忙,墨脱一年所需的物资,必须要赶在11月份大雪封山前,靠人背马托运抵墨脱。

我们的考察用具、文献资料和生活必需品都装在十几个铁皮箱子中,到达派区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老乡,将这十几个铁皮箱子背进墨脱。可这时派区的老乡十分难找,折腾了几天后才找齐。

派区的海拔有2800米,从这里进入墨脱首先要翻越多雄拉山。多雄拉山是喜马拉雅群山中最矮的一座,垭口的海拔是4200米。我们乘坐解放军的山地车,到达海拔3600米的松林口,这是车子能通达的最高处,从这里,我们开始翻山。

松林口处的植被是针叶林,主要树种是冷杉和落叶松。随着海拔的升高,冷杉和云杉逐步替代了高山松和铁杉,树林逐渐稀疏起来,我们来到树线以上,群山逐渐清晰了起来,渐渐地也接近了4200米的多雄拉山垭口。突然间一阵浓雾从山顶袭来,十步之内不辨人马,我们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登。当浓雾散去时,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架折翼的直升机和路边的死马,刹那间一种神秘和恐怖的氛围在人群中弥漫开来。这是一条不乏故事的神秘之路,一路上,同行的路人给我讲着各种故事。

过了垭口一路下坡,森林又出现了,此时天色已晚,我们来到了一个叫拿格的地方,这是第一天的宿营地。说是宿营地,其实就是几个窝棚,我们吃了一点干粮,便在窝棚中合衣躺下,度过了进入墨脱的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还是一路下坡,沿途的植被有了较大的变化,常绿阔叶林出现了,天气逐渐热了起来,从多雄拉山往背崩走,植被垂直分布明显,可以看到我国从东北到海南的植被类型。

从背崩到多雄拉山的大峡谷就是一条镶嵌在喜马拉雅山中的沟壑,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体沿着雅鲁藏布江而上,又沿着峡谷向上,大部分的暖湿气团被多雄拉山阻断,充沛的雨水滋润了峡谷两边的植被。少数强大的暖湿气团,能够翻越多雄拉山而进入青藏高原。直升机从寒冷的青藏高原进入峡谷,如果遇到强大的暖湿气团,就像一个人突然进入热气腾腾的洗澡塘子,浓雾迷漫,加之峡谷狭窄,稍不留神飞机就会出事。

我们边走边采集标本,海拔下降到了2200米处,一片规模较大的木头房子出现在了密林中,这就是汗密兵站。从派区到背崩有约90公里的路程,一般人需要走三天,体力较好的,两天也可以走完。汗密这个兵站也就是为了方便过往的解放军战士而修建。同行的人群中除了民工,还有不少解放军战士,他们也在趁着这个时节,将一年的物资运到墨脱。战士们在汗密休整,我们三人就厚着脸皮去兵站混吃混喝。

此时的兵站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大雪封山以后,兵站仅留两个战士看守。年轻留守的战士以大山的密林和野兽为伴。不知哪位留守的战士在兵站的门上留下了这样一副对联:清炖蚂蟥遍地是材料,凉拌冰雪以大山为伴。横批:天天如此。而这,的确是冬季兵站的真实写照。

过了汗密兵站,很快就到了传说中的老虎嘴了。据说这是从背崩到墨脱道路中最为艰险的一段。山地在这里变成了峭壁,老虎嘴就是镶嵌在峭壁上的一条小道。不过,现在的老虎嘴已经毫无挑战。同行的当地老乡告诉我,由于这是一条进出墨脱的必经之路,解放军就在峭壁上修建出一条山间小道,原来老虎的“牙齿”也被拔掉了。

过了老虎嘴依次到了一号桥、二号桥,我们也来到了雅鲁藏布江的北岸,这意味着背崩村就要到了。三天来,一路上缺吃少眠,我们的体力早已消耗殆尽,咆哮的江水声仿佛给我们打了一针强心剂,让我们鼓起勇气,继续向前,终于来到解放大桥旁。这是墨脱境内跨越雅鲁藏布江最大的桥了,过了解放大桥就是背崩村。

解放大桥的海拔为800米左右,而背崩村却在海拔1200米处的半坡上。也就是说,我们还有400米的山路要爬,我们三人坐在桥边,休息了好一阵,铆足了劲儿做最后冲刺。我们相约一鼓作气直抵目的地,登上背崩村。可是走了不到15分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休息一下吧,强弩之末的我们便瘫坐在地上。就这样我们跌跌撞撞地进入了背崩村,开始了越冬考察。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中国科学报》 (2017-07-14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研究利用DNA结构属性打造纳米尺度模型 迈步之前大脑先行
艾滋病患者每日药片可被每月注射替代 有钱能使人护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