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耀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2-8
选择字号:
青春容不得消磨

 

■徐耀

一年之季在于春,一生之季在于青。一个人的青春岁月很短暂,倏忽而过,如何对待你的青春岁月决定你的终生幸福。

前不久,一位毕业几年的学生给我打电话,申请基金面上项目,连续两年上会都没有通过,要暂停一年申报,备受打击。接着又说到人脉资源,更是感叹。他所在学院的“80后”新院长,国内导师是院士,国外博后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海外回国后,便获得各种各样的人才头衔,现坐在院长位置上,组建了一个大团队,都是干劲十足的“80后”“90后”,并且干得是风生水起,着实让他艳羡。

何尝不会?这种状态,我也曾经羡慕。但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没有过硬门第背景的人,要换一种思路来确保自己的青春不被消磨。

中国的教育学制比较长,一个人从小学到博士毕业,要花20年。这种漫长的学习带来很多弊端,首先是年轻人接触社会太晚,从高校或研究所一出来,不能从容应对复杂的职场环境,不善于合作,对职业前景没有判断力,把就读时的潜心学习模式依然套用在工作中,导致了青春消磨。

读书时的压力只有发文章,这可以在导师的帮助下而减轻,但工作中的压力要多得多,却没有人会义伸援手。目前的高校环境中,这种趋势已经很明显了,从西方引进的常任轨制度大有普及之势,这种制度当然有优胜劣汰的好处,但在国内实施起来情况要复杂得多。可以预测,在常任轨制度下,高校里没有背景的青年教师的前途堪忧,因为没有投名状让人了解你,也没有人颇具慧眼来培养你。温水煮青蛙,最是消得人憔悴。

前几天,收到某期刊的来信,一篇文章引用了我的文章,定睛一看,原来是我两年前毕业的学生发了一篇文章,还是延续博士期间的工作,文章档次却降了很多。我有点感叹,去了个普通高校,科研产出和水平还真的下降了。

我曾经鼓励研究生们毕业后投身企业,天高任鸟飞。令人遗憾,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选择了高校工作,义无反顾地跳到那一池温水中泡澡,昏昏欲睡,能有什么成绩?

好的高校,强手如林,差的高校,捉襟见肘。高校里,不就是拿个青年基金,上个副教授,一个月拿上七八千工资,还有什么?企业里收入是看个人能力,工资也不低,你自忖一下,去哪里好?

最近,国务院下了通知,要对国家级研究机构进行绩效评估,事业单位改革推进不顺利,中央终于端起大刀了,这是继高校学科评估后针对研究所的重要举措。那些整天说自己重要的机构,看看你的投入产出比,下一步就是快速推进应用技术型研究所的企业化,所以研究所里泡温水澡的人就别心存幻想了,马上温水就会变成沸水或者冰水。

做应用技术的,本来就应该从产品里赚钱。做基础研究的本来就应该从财政拿钱,但你是真的做基础研究,还是打着基础研究的旗号向国家要钱,以维持温水的温度?

国家推出鼓励研究人员在岗/离岗创业、去企业兼职等诸多政策,目的就是让大批做应用技术的研究人员和机构转型,先从制度上提供保障,同时还有一系列严格措施逼迫这些人和机构转型,这是合乎逻辑的国家治理措施,目的是让国家的科技力量摆脱科学家和科研机构的“伪创新”,给科技创新装上“核动力”。

大势如此,年轻人们要好好想想,继续在高校和研究机构消磨青春,还是到企业里让自己的青春值钱。如果年纪轻轻的博士们只想过安稳生活,失去了拼搏闯荡的勇气,那意味着培养失败,这样的人也不是社会最需要的栋梁之才;反过来,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培养,那就更不会有人提携,如此便会一直消磨下去,直至青春逝去。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中国科学报》 (2017-12-08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美研究人员寻找记忆的痕迹 荷兰捕鱼技术创新遭遇“扼杀”
争议性天花论文出版 我国朱鹮种群数量增至2600只左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