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华燕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2-1
选择字号:
带着青苔行走的蚜狮

 

①树皮上长相奇怪的青苔。


 

②青苔底下竟然隐藏着一对长长的“獠牙”和6条足。


 

③行走的“青苔”露出了几条小足和獠牙般的上颚。


 

④蚜狮的成虫,草蛉。


 

⑤没有伪装的蚜狮照样可以大快朵颐蚜虫。

■陈华燕

感恩节放假,无处可去,天天去博物馆上班。偌大的博物馆空空荡荡,除了洗手间里那只还在自娱自乐的蟋蟀,一个人影也没有。就连喜欢晚上和周末上班的Steven大叔也没来。看来感恩节对老美来说真的很重要,就像我们春节必须要回家一样。

在这假日里,不但连个说话的人没有,就连想偶尔抬头看看外面行人的奢望都不能有,因为博物馆的办公室都没有窗。耳边只有服务器、空调和取暖器的轰鸣声,仿佛郁闷在叫嚣。

像往常一样,每当感到郁闷的时候,我都想带上相机到野外拍虫子去,因为唯有拍虫子才能让我忘记无聊。但冬天的哥伦布很冷,想到野外拍虫子,似乎又成了奢望。有一天中午从办公室走出来后,外面竟然阳光灿烂,一看手机,气温有14摄氏度。虽然风有点大,但到野外走走应该也是极好的。

于是,赶紧回家带上相机,开车到了平时常去的Antrim Park。那里有个很漂亮的湖Antrim Lake,湖边有条泥路,经常有人在那散步和遛狗。

散步的人可以看看倒映在清澈湖面的蓝天白云,望望坐在湖边木椅上发呆的人,亦可嘲笑一下钓了鱼又放掉的钓客的无聊,倒是有几分惬意。

我唯独喜欢湖边的林中小道,温暖的日子里,可以看看在林中相互追逐的蝴蝶和蜻蜓,还可以探寻偶尔从耳边嗡嗡窜过的不知名小虫;那在这较冷的冬天里,总可以去看看老树皮上青苔的纹路和枯木上长出的各种蘑菇吧?

我端着相机往林子里走,大树的叶子已落光,不再像夏天时那么阴森,但还是比外面冷。徜徉在林中小道中,心想:这么冷,拍虫子看来是不可能了,哪怕拍到蜘蛛也不错。

于是开始翻枯木的树皮,按以往的经验,即使是冬天,还是可以在树皮底下找到蜘蛛的。翻了一路,竟然一只蜘蛛也没有,难道蜘蛛也过感恩节去了?不禁大失所望,看来只能去找蘑菇和青苔了。

终于,在一棵老树皮上发现了几个有点奇怪的“青苔”,当我举着相机对着其中一个“青苔”对焦时,它竟然左右摆动了一下。“青苔”活了?不对啊,现在过的是感恩节而不是万圣节啊。

我用一支小枝条碰了一下“青苔”,这回它竟然摇摇晃晃地行走起来了。直觉告诉我,这不是鬼,是个好东西,是好玩的虫子。我把它抓在手里翻了过来,看到了6条细小的足和獠牙般的上颚。这下我乐坏了,原来这行走的“青苔”是个伪装的蚜狮,即草蛉的幼虫。草蛉的幼虫长有长长的上颚,獠牙般,以捕食蚜虫为生。蚜狮披上“青苔”,目的是要骗过保护蚜虫的蚂蚁。

因为蚜虫取食植物的汁液,由于吸入过多的水分,需要快速通过腹管从体内排出。这些液体富含糖分(据说甜度是砂糖的150倍),就是所谓的蜜露,吸引蚂蚁来取食。蚂蚁为了能够持续不断地有蜜露享用,在取食蜜露的同时也扮演起了蚜虫的保镖,驱赶试图捕食蚜虫的各种昆虫,包括蚜狮和瓢虫等。

为了躲避蚂蚁的驱赶,有些蚜狮便学会了伪装,即将取食过的蚜虫尸体、青苔和树皮等装饰到自己的背部,把自己伪装成了不起眼的青苔,躲过蚂蚁,享用到美味的蚜虫。

其实,在自然界中,每分钟都上演着伪装的故事。只要用心,我们总是能发现这些有趣的秘密。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yanc)

《中国科学报》 (2017-12-01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沉迷游戏让大脑“很受伤” 猪笼草如何“吃”虫子
为了生存,动物开启了“熬夜”模式 眼睛也要防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