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德旺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1-10
选择字号:
中国科研迈入新时代

 

■陈德旺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作为科研工作者,我们感到非常兴奋,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我们的确掌握了大飞机、航母、高铁、天眼等重大装备的设计、制造和建造技术,证实了我国在重大技术方面的集成创新能力。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还有一些关键的核心技术并没有掌握的事实,比如发动机、芯片和操作系统等。我国SCI论文总数稳居世界第二,尤其在Nature、Science等杂志上时有论文发表。尽管现阶段获得诺贝尔奖还较少,但已有突破,这说明我国在原始创新方面具备了敢实现突破的可能。

我认为,中国科研已进入新时代,从“跟跑”到“并跑”,即将实现“领跑”的伟大飞跃。我国科研已经全方位接近世界科学舞台的中央,将为世界科技的发展作出更大贡献,现阶段中国科研的主要矛盾在于科研工作全面取得进展与原始创新难以突破与若干关键核心技术没有掌握的矛盾。

那么,现阶段的科研工作应该采取何种具体措施,破解这个矛盾?我从以下几点谈谈。

1.集中人力物力,创新项目管理模式,对关键核心技术进行攻关。

现有科技部等国家部委的重点研发计划虽然组合了很多单位联合攻关,但是由于参与项目各个单位都是相对独立,难以统一管理。各单位在申请项目和资金分配上积极性很高,在项目组织实施过程中相对松散,而且每个参与项目的人又有很多其他工作要做。科研人员精力分散,科研管理涣散乏力,导致项目预期目标难以真正实现。这个方面,可以借鉴“两弹一星”的做法,集中人力物力攻关,科研人员在一定时间内只专注做一件事,直到攻关目标实现为止。

也可以借鉴美国国家实验室的管理方法,大量招聘博士后以上的科研人员从事专职研究。记得我在UC Berkeley访问时,经常去后山的国家实验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去参观访问。该实验室的使命是把科学解决方案带给世界。该实验室占地200多英亩,研究人员有3000多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从世界各国招聘来的博士后以上的研究人员。这些训练有素的研究人员在一定时间专心从事一项科研任务。这个实验室成为诺贝尔奖的摇篮,不断产生引领世界的原创成果,一般2~3年会得一个诺贝尔奖。

2.改革现有资助管理模式,加大对原始创新的扶持和鼓励力度。

某种程度上,采用多位专家评审,只能评出四平八稳的改进型创新。关于这方面,已经有很多专家撰写了很多博文进行论述。建议要对现有模式进行重大改革,鼓励原始创新。

我们还可以尝试为鼓励原始创新设立专门资助机构,专门受理原始创新方面的申请。对于原始创新,申请书没有固定格式,没有固定模板,也没有固定篇幅,2~3页的申请书也可以。只要申请人有创新思想,能完成1项创新成果即可,不要太多的SCI论文来“交差”。不用组织太多专家评审,只要有1个专家大力推荐,即使其他专家都反对,也可以立项。在立项时要写上某某专家大力推荐,该专家也要参与该项目的监督实施。立项依据不是各位专家评审的平均分,而是评分的方差,方差越大,越有可能是创新思想。(http://blog.sciencenet.cn/u/dwchen)

《中国科学报》 (2017-11-10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蜘蛛倒时差 重置生物钟 大熊猫“八喜”“映雪”将同时放归大自然
鼠海豚聚焦声纳束颠覆物理定律 冲浪高手和科学家打造完美波浪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