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岳爱国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1-3
选择字号:
欲哭无泪的卡若拉

 

■岳爱国

2009年,我去往西藏时,曾路过卡若拉冰川。那时的卡若拉冰川还像个大陆冰川的样子,人只要站在马路边,伸手就可触到冰川冰舌的溶化点。当时正值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冰川下沿一片繁忙,一个个融化点都争先恐后地滴着水,这些滴下来的水又汇成小溪,汩汩地向下游流去。

此前,我们曾在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所拉萨部,听取了该所有关领导进行的有关情况介绍,其中在讲到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的状况时,该领导是这样介绍的,由于全球性气候变暖,青藏高原的冰川正以每年一米的速度向上提升。这就是说,青藏高原的冰川每年都要向上萎缩一米,或许若干年后青藏高原的一些冰川将不复存在。

当时,我站在卡若拉冰川之下,望着冰川滴滴嗒嗒犹如泪奔一样,回忆着那位所领导的讲话,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来气。

自从西藏回京后,我一直惦念卡若拉,惦念青藏高原的冰川。为此,我写了一首诗,借以抒发对卡若拉冰川的惦念。诗的题目是《流泪的卡若拉》,全诗如下——

美丽的卡若拉

我心中的女神

你为何哭得那样伤心

泪水涟涟

汩汩成溪

说起来令人痛心不已

卡若拉的辉煌

卡若拉的美丽

正渐行渐远

缓缓离我而去

我能不伤心垂泪

我能不暗自哭泣

曾经的我

是乃钦康桑峰的骄傲

洁白的冰盖犹如美丽的白纱

披在我的肩头

人们由衷地称赞我为冰美人

冰清玉洁是我的特质

美丽动人是我的本分

耀眼炫目是我的利器

可如今

脚下的公路泛起滚滚浮尘

令我姣好的容颜蒙灰

人类排放出越来越多的二氧化碳

令大气升温

让我难受不已

还有那助纣为虐的厄尔尼诺

也使我的肌体得不到片刻的休息

一群无知的电影人

为了一个镜头

竟在我的身体里埋上了炸药

瞬间将我炸得面目全非

曾经的冰美人成了永久的残疾

……

面对人类的不断侵害

我只能以泪洗面

长此以往

我将欲哭无泪

美丽的卡若拉将成为全人类

一个永恒的记忆

时隔近七年,我再一次去了西藏,当再次见到了久违了的卡若拉冰川时,竟被它的容貌吓了一跳。

过去,站在公路边上的我,只需稍稍抬手即可触到冰川冰舌融化点的状况早已不再。今天,则需要仰视才可见到冰川的下沿,在同样的位置去遥望冰川的下沿,最低处至少也要抬升了几十米以上,也就是说,在这六年多的时间里,每年平均提升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一米。这显然超出了中科院青藏所当年对青藏高原冰川融化速度的判断。

或许,随着全球变暖的加速,说不定哪一天,卡若拉冰川的名字将只余下卡若拉而没有了冰川二字。时至今日,卡若拉冰川还算有泪可流;说不定何时卡若拉冰川哭干了“双眼”。即使是身为全世界山峰翘楚的珠穆朗玛峰也将难逃厄运。

不由想起,曾经我们站在珠穆朗玛峰大本营欣赏珠峰壮丽景色的时候,珠峰大本营的工作人员不无遗憾地说,这几年,珠峰的冰川越来越少了,再过几年来这里就恐难见到冰川了。

相比气候变暖,人为损坏冰川更令人发指。1996年,由冯小宁导演的电影《红河谷》为了拍摄一组雪崩的镜头,竟使用炸药将卡若拉冰川炸出了一个三角形的大豁口,使卡若拉冰川留下了一块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

更令笔者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有人还将写有“红河谷拍摄点”几个大字的石碑竖立在此。似乎没有任何的愧疚之心,反倒更觉得是自豪的事情。假设当地政府能将冯小宁指挥炸冰川的史实予以揭露,反倒会引起众多游客的兴趣,这样既宣传了环保,又吸引了游客,何乐而不为?

“林木伐尽,水泽湮枯,将来的一滴水,将和血液等价。”这句鲁迅先生在90多年前就已预言过的经典话语,极其精辟,今天读之仍不觉得过时。保护冰川与保护林木一样,都是极其重要的,正是由于地球上尚有众多的冰川存在,地球的温度才没有像脱缰的野马无法驾驭。

自然环境的好与坏既有宏观方面的因素,又有微观方面的原因。作为人类的一个个体而言,确实无法掌控宏观方面的因素。但我们可以从自身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不以事小而不为,通过每个人的所作所为,尽量延缓地球的升温态势,让美丽的冰川融化的步履慢一些,再慢一些,直至停下。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中国科学报》 (2017-11-03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大熊猫“八喜”“映雪”将同时放归大自然 鼠海豚聚焦声纳束颠覆物理定律
冲浪高手和科学家打造完美波浪 巴西干旱沙漠怎么冒出万千湖泊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