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武夷山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8-17 5:43:15
选择字号:
奇人写奇书

 
《天涯芳草》,刘华杰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
 
■武夷山
 
前不久,北京大学教授刘华杰送我一本他写的《天涯芳草》。该书定价68元,考虑到几乎每页都有印刷精美的多幅彩图,这个价钱其实不贵。
 
认识华杰多年了。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非正式的科普研讨会上,出席者都是科普热心人。第二次偶遇,是我们单位在北京郊外大觉寺的一个招待所开会,会间休息,我出门转转,恰好碰见华杰满身大汗地下山来,说是来看植物了。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对植物迷到如此程度。多年后,他曾自豪地对我说,对中国南方植物的了解程度,他不敢吹牛,但至少中国华北的植物,他认识的有很多。
 
《天涯芳草》是一本关于植物的书。作者说,书名有两个含义,一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二是“咫尺天涯”。“天涯何处无芳草”,可是,不向天涯跋涉,芳草即与你无缘。作者曾利用旅游或访学的机会去柬埔寨、斯里兰卡、英国、美国等国家考察植物;“咫尺天涯”,身边就有很多很多种植物,可是,你若不抽出时间、蹲下身来留心观察,身边的植物也与你无缘。而作者把北京大学校园内的各种植物研究了个“溜够”。
 
有的书,我会手不释卷地读。《天涯芳草》不久前刚刚获得过第7届“文津图书奖”和第6届台湾吴大猷科普奖银签奖,绝对是好书,但我只能慢慢地读,每天读几小节。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对植物太生疏了,认识的植物太少了。我的英语词汇量还算可以,一些植物词汇我也记住了。有一回,一位朋友问我:这些英语单词对应的花啊树啊什么的,你都认识吗?我说,多数不认识。这位朋友觉得,只认识词,不认识实物,十分可笑,遂大笑。所以,对于我这个植物盲,如果快速度地、囫囵吞枣地读这本书,头脑中就留不下任何印象,还是仔细品读为好。
 
很多书,是写出来的。华杰这本书,是跑出来的,是在北京郊区各地、全国各地、世界各地四处考察的结果。我不由得想起温铁军教授的话:我的学问是靠两条腿跑出来的。因为他也是亲身考察过许多国家的农业发展和国家发展状况,所以他对中国“三农”问题的分析不是纸上谈兵。
 
我对这样产生的书是极其钦佩的。据说,中国画在国际市场上卖不过油画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人家认为国画创作太容易了,国画大师都能现场作画,挥洒之间就是一幅;而油画是个苦活,小刷子蘸着油彩,吭哧吭哧地往画布上“倒饬”,动辄要画几个月,多不容易啊!换句话说,油画凝聚的必要劳动时间比较多,所以卖价当然就得高。如果对画作的这一看法还多少有点道理,那么,华杰这本书,凝聚着多少必要劳动时间啊!
 
而且,为了驱车远行考察植物,他多年来还耗费了不知多少油钱和修车钱,还经历过差点在山路上翻车的命悬一线的时刻。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本书定价68元就不仅不贵,而且可以说太便宜了。
 
由于我实在不懂植物,所以对书中的人文性描写更加感兴趣,例如,华杰打黑车去百花山考察,与黑车司机一路上成了朋友;一次,一条虫子吓住了一帮男女同学,华杰的女儿径直用手捏起虫子,将其放入垃圾箱;华杰在云南碰到会写诗的司机等等。这类叙事随意穿插,使全书生色不少,使我这样的植物盲也不觉得阅读此书是畏途了。
 
说到这里,你们不要以为刘华杰是植物学家。他本科是地质学,现在的专业是科学哲学,可是,他完全具备了博物学家的资质(如果这个行当有准入标准的话),而且“段位”还不低。植物学家王文采院士曾说:“刘先生是一位不多见的多才多艺的业余植物学家。”在当代中国,这实在是罕见之极的情况。
 
华杰本人从事哲学研究与教学,却一直希望大家都拥有“博物情怀”,为什么呢?我想,他的以下几句话概括了他的基本观点:
 
“自然哲学、环境哲学、生态哲学,如果离开了对具体自然事物的深厚情感、琐碎知识,以及对万物之间普遍联系的切身感受、领悟,那是根本入不了门的。”
 
我想将这番话往前推一步:一个国家中若没有足够多的人口具备博物情怀,是很危险的。若没有起码的博物情怀,就容易以“高贵的”科学理性来指导自己的行为,会认为改天换地是绝对的伟大,转这个转那个是绝对的科学,他们心目中只尊重所谓的科学理性,不尊重“天涯芳草”们最介意的“生态”,他们不介意自己的“科学行动”将严重改“变”生“态”,因而他们是“变态”的人。拥有博物情怀者则是人类可持续发展事业的天然同盟军。
 
奇人写就的奇书,不可不读也。
 
《中国科学报》 (2012-08-17 B2 读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用3D技术绘制大鼠心脏神经元 微型机器人可通过血液输送药物
“野外灭绝”物种枯鲁杜鹃重现 植物工厂的“光”辉岁月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