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栾奕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7-31 5:52:10
选择字号:
资本疯狂追逐 冬虫夏草变身高价投资品
 
■本报实习生 栾奕
 
每年夏季,青藏高原的高山草坡上都要迎来一拨又一拨的冬虫夏草采挖大军。当初的虫草只是稀有中药材,而如今却变成了资本疯狂追逐的投资品。
 
以北京同仁堂为例,上好虫草价格高达每克888元,大约是金价的两倍。在虫草采挖大军的眼中,翻遍每一片草皮是他们“可靠”的致富路径。
 
减产
 
我国冬虫夏草资源主要分布于海拔3500~5000米的地区,西藏、青海、四川、甘肃和云南等5省区均有分布,核心产区在西藏的那曲、昌都和青海的玉树、果洛。
 
但由于受到今年雨水偏少、天气干旱、气温偏低等因素影响,虫草采集状况并不乐观。
 
据西藏自治区农牧厅7月25日发布信息称,那曲地区今年共15.06万人参加采集虫草,采集量约16.3吨,与去年相比减少3.7吨,按目前市场价平均每公斤12万元计算,产值约19.56亿元。
 
而“西藏商城”网站则预计,昌都地区将减产50%,玉树、果洛减产30%,总体上今年产量只相当于丰年的60%。
 
“虽然至今仍未有虫草产量的准确数据,但减产似乎已成定局。”一位业内人士说。
 
流向
 
关于虫草的功效,至今仍未有明确答案。业内唯一的共识就是,虫草能增强人体免疫力。
 
2003年,“非典”疫情暴发,广东、江浙等地对虫草的需求激增,到当年年末,虫草价格涨了一倍,每公斤3万元以上。
 
随着虫草价格的走高,许多沿海商人甚至直接到产地去收购刚挖回来的虫草。
 
刘俊便是活跃在西宁勤奋巷虫草交易市场的一位收购商。他表示,通常药厂、药店并不会特别主动地收购虫草,而即便是江浙过来的企业主,他们也主要是一斤一斤地买,自己用或是送人。
 
“其实,纯粹的炒家并不多,最多就是囤几个月等个好价钱。因为虫草是药,如果存放超过一年,等新的虫草上市后,价钱就完全不一样了,就算是囤货,也必须在春节前后出手,否则就很难了。”刘俊说。
 
出路
 
的确,虫草的高额利润引来了大量外来人员采挖,外来者对当地环境的珍惜程度远不如本地牧民,以及文化上的差异造成了冲突。为保障农牧民利益,2005年开始,青海、西藏两地分别实行了采挖证制度,以控制采挖者数量,但收效甚小。
 
“管理成本太高了,虫草产地是一个广阔的区域,可以在关键路口、山口设关卡限制,但如果是熟悉地形的人,只需要绕过去就是了,政府也派不出那么多人来守山。”青海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鲁顺元说。
 
鉴于虫草高成本的采集过程,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人工培育或将成为稳定虫草价格的唯一出路。
 
于是,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许多学者便开始人工培育虫草,虽也有宣称成功的报道,但至今尚未有一种人工虫草获得市场认可。“这既与公众对天然虫草钟爱有关,也确实需要市场的考证。”鲁顺元说。
 
当然,还有学者并不认同虫草的药用价值,觉得其价值并不比红枣高出多少。
 
《中国科学报》 (2012-07-31 B4 健康)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型肺炎病毒3CL水解酶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公布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