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7-3 7:32:42
选择字号:
血糖偏低与红细胞增多症之间的“游戏”
 
■本报记者 张思玮
 
血糖(Glu)检测恐怕是检验科中最古老、最成熟的项目之一,如果一个现代化的医学实验室,连血糖都测不准,恐怕只能关门大吉了。
 
“不过,还真有人怀疑过我们实验室的血糖结果不准。”天津医科大学附属石油医院检验科史连义向记者讲述这样一则案例:去年7月的一个下午,临床科室的王大夫找到他,讲述科室一名患者连续3天的血糖检查结果总是在3.1~3.5mmol/L,低于正常参考值(3.9~6.1mmol/L),但该患者却无任何低血糖的表现。
 
“是不是你们的检测系统出了误差?”王大夫言语中充满了质疑。
 
史连义心想,既然王大夫亲自上门沟通,一定要用事实告诉他,我们实验室的检测结果是准确的,没有错误。
 
接下来,史连义与王大夫一起查看了仪器上的质控图,并打印出当日所有患者的Glu结果分布图,但两者都没有发现问题。
 
为了进一步证实实验室没有搞错患者的标本,史连义又将检测后的标本找出来,让王大夫仔细查看。因为实验室所用的是带分离胶的真空促凝血管,血样在原始的真空采血管中经过离心后,血清在凝胶的上层,红细胞在凝胶的下层,中间由惰性凝胶层隔开,并不需要将血清倒入另一个管中,并且每个试管上都有原始的标签,消除了多一道工序可能造成的差错。
 
就在拿着标本的时候,史连义眼前突然一亮,发现这个标本有些奇怪:离心后红细胞层怎么那么高?因为一般从输液管中取得的红细胞层都比较低。那么,血红细胞层高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红细胞增多症?再检查患者的血常规结果,显示红细胞压积(Hct)为68%。
 
史连义心里盘算着:如果患者早晨7点抽血送至实验室,再到离心前需要时间约为1.5~2小时,那么高的Hct再加上7月份30多摄氏度的高温天气,Glu大概要下降20%~30%,如此,这本身的Glu应该在4.0~4.5mmol/L。
 
问题似乎找到了。史连义电话通知护士,明天再重新抽血后,立即送检,不要等待服务中心的人员过来收标本。
 
第二天,患者的Glu结果出来了,为4.4mmol/L,属于正常值。护士一脸疑惑问道:以后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办?
 
“一方面要服务中心人员及时送检,另一方面恐怕也要特事特办。”史连义说,影响血糖结果准确性的因素,有标本采集的时间、检测方法的性能、离体后葡萄糖的酵解,但最重要的影响因素还是血液离体后葡萄糖的分解。
 
资料显示,在常温下血液离体后血糖每小时下降大约7%,且与环境温度以及Hct有关。通常红细胞增多症患者红细胞内己糖激酶(HK)、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G-6-PD)等活性异常增强,HK是红细胞无氧糖酵解的关键酶,其活性的增强使糖消耗更快,而G-6-PD活性异常增高使得更多的红细胞参与磷酸己糖旁路代谢,产生较高浓度的还原型辅酶Ⅱ,使红细胞不容易氧化破坏,延长了红细胞寿命。因此,能较长时间消耗葡萄糖,使血糖值持续降低。
 
“该患者红细胞异常增多,且血清未被及时分离并在较高的室温下被搁置,导致糖消耗增加。”史连义说,标本采集后,临床科室应及时送检,及时检测。
 
其实,早在几年前,卫生部临床生化标本采集行业规范中便规定,标本应尽快送到实验室,至多不超过2小时。当然,在现实中,各医院临床病区与实验室距离不等,一般工作人员将所有标本收齐之后再送到实验室,这需要较长的时间,再加上检验科对标本的查收对接,也得1~2小时,甚至更长。
 
据史连义介绍,为了有效减少血液离体后葡萄糖的分解,专业的真空采血管厂家推出了含氟化钠的真空抗凝采血管,但也有文献提到,在采血后最先的60~90分钟,氟化钠并不能有效阻止葡萄糖分解,只有在90分钟以后直至第3天,氟化钠才可以抑制葡萄糖的酵解。
 
“所以说,真正有效抑制葡萄糖分解的方法,还是应用真空物流系统及时送检、及时分离血清(浆),做到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史连义建议,检验科在检验查对血样的信息时,除了检查有无溶血、脂血、凝丝,还应该查看Hct是否过高或过低,以便发现红细胞增高症、贫血或者在输血管中采血的情况。
 
《中国科学报》 (2012-07-03 B4 健康)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