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庆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7-3 7:32:42
选择字号:
重大生物:真菌农药创新盼得“燕归来”

 
重大生物自行设计的封闭式集约化真菌固体发酵装置。
 
编者按:
 
生物农药被认为是解决农产品农药残留超标等问题的重要手段,然而本土生物农药产业却长期受到创新不足、成本较高、剂型单一等因素困扰,少有企业能在生物农药领域有所建树。
 
但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却有一家企业坚持以生物农药为主业,不仅实现创新而且越做越强。重大生物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大生物”)的发展之道或许会对同行有所启示。
 
■本报见习记者 王庆
 
作为国内最大的杀虫真菌生物农药生产企业之一,重大生物技术发展公司的产品商标统称为“归燕”。
 
对此,重大生物技术副总经理、重庆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教授王中康对《中国科学报》记者的解释是,一是因为公司初创团队都是从美、英、法留学回来的归国人员;另一层喻意是该公司致力于生产出安全环保的生物农药,这样一来因为环境恶化而飞走的燕子等候鸟就会回来。
 
如今,公司不仅创制出高质量的“归燕”系列产品,而且它们正将福音带到更多地方——该公司的杀蝗绿僵菌产品日前正在哈萨克斯坦等中亚五国进行田间药效登记试验。
 
生产工艺创新:偶然中的必然
 
说到公司王牌之一的杀蝗绿僵菌菌株的发现过程,王中康笑称,“纯属偶然”。
 
十多年前王中康在从重庆缙云山下山的途中,在毛竹林中发现了很多死蝗虫,仔细一看是病死的僵虫,于是采回实验室内进而分离培养出了竹蝗菌种,“当时也没有想到这后来会成为现在的主打产品”。
 
生物农药包括植物源农药、微生物杀虫剂、植物免疫激活蛋白等多个门类,而重大生物的强项在于微生物杀虫剂中的“杀虫真菌生物农药”。
 
对于杀虫真菌生物农药生产企业而言,横在发展道路上的第一道障碍就是如何找到有潜力的“菌株”。
 
实际上,王中康口中的偶然,又蕴涵着必然。
 
“我和研究生在爬山的时候,一般不是看风景而是拿根棍子,眼睛盯到地上,寻宝似的看看有没有僵虫,这几年还真是有不少收获,很多好产品的原始菌株就是这样得来的。”王中康说。
 
除了这种细心和职业敏感性,重大生物成功的必然更在于其团队在不断改良创新方面的坚持。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副所长、生物农药专家邱德文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规模化生产所需的关键技术是制约我国生物农药行业发展的主要瓶颈。
 
不少企业对高效生产工艺的研究不够深入,发酵水平和生产效率低下,剂型较为单一,难以保证产品质量稳定和清洁封闭式生产。
 
针对上述问题,重大生物依靠对研发的大力投入,对生产工艺和剂型都进行了创新。
 
其中,固体发酵生产工艺的突破则是最大的困难所在。
 
传统真菌杀虫剂固体发酵工艺主要采用的是浅盘发酵,不能控温、控湿,而且是一个开放式的发酵环境,菌株非常容易互相染杂,极大影响了质量的稳定性。同时,传统工艺还需要大量的人力来进行操作。
 
重庆大学与重大生物的研发团队经过一系列的技术创新,将生产线改为封闭式、可透气、清洁、集约化的装置,温度可控、保湿除湿兼顾,同时也节省了人力,形成了自动化发酵设备,明显提高了产量:目前年产能为500吨母药、2000吨制剂。
 
在这一过程中,团队遇到了不少挫折:“尤其是高压灭菌柜从浅盘式到柜式的改进过程中,我们尝试过框架式的、玻璃瓶式的、膜布袋式的、充气式的PC板等。”王中康回忆道。
 
后来有一天,研发人员在路上看到水泥搅拌机,从中得到灵感,将其改成柜式、可旋转装置,物料可以翻转出来,通过不同的方向即可调控。
 
剂型更为多样
 
在生产工艺创新的基础上,重大生物也得以推出更多更为高效的剂型。
 
以前,杀虫真菌生物农药的剂型主要是可湿性粉剂。该剂型最大的缺点在于很容易受潮,影响真菌的萌发率,削弱了药效。而重大生物开发的乳粉剂则使得产品药效不易受外界环境影响,大大提高了产品的实际应用价值。
 
据王中康介绍,这种乳粉剂既可以延长真菌农药的储存期,也可以提高孢子的抗紫外线能力。
 
行业内大多数同类产品含水量一般在10%以上,而经重大生物封闭式清洁化成套生产设备产出的绿僵菌干孢子粉,其含水量可控制在5%左右。
 
另外,该剂型使用方便,兑水后就可用普通喷雾器直接喷洒。
 
现在市面上应用较广的另一种剂型——油悬浮剂在温度较低时黏度较大,因此它需要昂贵的超低容量喷雾器或飞机喷雾。“普通农民是不会去买这种高价的超低容量喷雾设备的,更不用说飞机喷洒了。”王中康解释道。
 
农民已经接受了传统的化学农药,化学农药以其价格低、见效快而在市场上占有很大的份额。
 
而随着人们食品安全意识逐渐增强,一些公司开始大面积种植有机蔬菜供应国内外,对人体低毒、对环境低污染的生物农药开始逐渐受到用户青睐,特别是重大生物恰逢其时的生产工艺和剂型创新,使得原本阻碍重重的销路逐渐打开。
 
尤其是山东省这样的蝗虫防治重点省份,每年用于蝗灾防控的投入和力度都很大,每年蝗虫生物防治面积接近蝗灾防治面积的50%,是重大生物主打产品杀蝗绿僵菌产品推广应用的重点省份之一。
 
如今,在看到生态环境改善的希望,“盼得燕归来”的愿望有可能实现的同时,王中康也希望“归燕”们能够飞入更多寻常百姓家,使得更多国家和地区受益。
 
重大生物产品有望进入哈萨克斯坦等中亚五国,正在这些国家进行田间药效登记试验。
 
谈到公司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王中康亦直言不讳:公司将针对叶蝉、粉虱等危害严重、抗药性强的害虫开发出专门的真菌产品;加强企业和农资超市、种田大户之间的联系,减少中间环节,进一步降低销售价格;将从缩短萌发时间,提高真菌制剂与植物的黏度入手,解决生物农药容易被雨水冲走影响药效的问题。
 
此外,王中康也认为,主要建立在化学农药特性基础之上的现行农药登记制度阻碍了生物农药产业的发展,迫切希望国家根据各类生物农药特点,出台新版农药登记管理办法。
 
记者从农药登记主管部门知情人士处获悉,在综合各方意见之后,新版农药登记管理办法有望于年内出台。
 
《中国科学报》 (2012-07-03 B2 生物)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获得高强度金属新途径 科学家绘制新冠病毒突刺蛋白三维图像
不同食物与不同类型中风有关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态钠离子微型电池问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