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6-28 5:23:59
选择字号:
新型毒品戒毒药物研究滞后
 
■本报记者 冯丽妃
 
目前,国内多家机构都在从事药物依赖性的相关研究,并在诊疗方法上进行了许多有益探索。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推出了一种通过改变记忆来防止毒品复吸的方法,被业内喻为“找到了戒除毒瘾的一种新的探索途径”。这种看起来有点像“洗脑”的关于戒毒方法的最新研究成果,被发表在今年4月13日的美国《科学》杂志上。针对目前我国戒毒治疗方法及戒毒药物研发使用的现状及问题,《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教授时杰。
 
《中国科学报》: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该成果对于戒毒治疗有何意义?
 
时杰:条条大路通罗马,它探索了当前除药物戒毒以外,成瘾治疗研究的新途径。英国剑桥大学 Barry Everitt 教授在Science同期杂志上撰写评论文章,认为这项研究可能为药物成瘾治疗提供了一种新的非药理学干预手段。
 
记忆都有编码、巩固、唤起和再巩固的过程,2008年,陆林(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就在一项大鼠试验中,通过对记忆再巩固过程的干预,彻底抹除对毒品的顽固性成瘾记忆。从动物试验到临床试验,其间经历了很长的时间。这项研究主要是通过发现记忆巩固的时间窗,破坏记忆的再巩固过程,使得之前的成瘾记忆得到减弱、消退乃至抹除,从而降低心理渴求,起到防复吸的作用。
 
这个实验只是一个探索性的开端,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中国科学报》:当前西药戒毒药的研发及使用情况如何?
 
时杰:西药还是目前国际戒毒的常用药物。传统戒毒治疗药物,如美沙酮、丁丙诺啡以及阿片类拮抗剂纳洛酮,病人比较熟悉。
 
现在,国外已经推出丁丙诺啡和纳洛酮的复方制剂赛宝松,在欧美等国家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目前,国内也已开展了该药的临床试验研究。
 
另外,阿片受体拮抗剂纳曲酮在国内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但存在着病人依从性差,需要家人配合监督等问题,应用范围有限。现在,国外已经研制出纳曲酮的缓释剂,国内也正在进行微球和皮下埋植剂的临床和临床前研究。微球一次性注射药效可以持续一个月,而皮下埋植剂的药效可以保持得更长久。
 
我国还有一些用于成瘾治疗的创新药物和中药复方制剂,正在开展I至III期的临床试验研究。
 
新型毒品和传统毒品对人体的影响也有不同。如冰毒、摇头丸等新型合成毒品,停止使用后,躯体戒断症状不明显,很多人因此认为不会成瘾。事实上,其具有很强的精神依赖性,长期、大量使用时会出现幻听、幻视等明显的精神症状,进而出现过激行为。新型毒品在学生和青年人中间,上升速度最快。它们与传统毒品的治疗方法会有所不同,尚需研制对症的药物。
 
《中国科学报》:早些年国内曾出现过开颅戒毒手术,后来被叫停。你们的研究是否与之类似?
 
时杰:前几年,当时国内主要有十多家单位大致做了1000多例开颅手术,首先通过核磁共振等影像设备引导确定与成瘾有关的脑区,然后进行核团损毁。
 
然而,成瘾是一个复杂的脑病,并非去除某个核团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而且核团损毁也会影响人的正常生理功能。有时手术过程中也会存在因影像设备分辨率不高导致定位不准等问题,术后出现认知功能下降、感情冷漠、行为刻板等后遗症。
 
现在,有关单位在开展深部脑刺激用于戒毒治疗的动物实验研究,这种方法以前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症。因为手术戒毒的损毁是不可逆的,而深部脑刺激可以控制,在皮下植入电磁末端,通过控制开关可以实施有效刺激。如果不想接受治疗可以取出来,安全性较好。
 
《中国科学报》:科学家如何更好地宣传禁毒?
 
时杰:精神依赖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各种药物虽然可以做到去除躯体症状,但是很难去除心瘾。再戒再吸,就会丧失自我,渐渐成为“废人”。
 
很多人都觉得毒品距离自己很远,实际上不是那样的概念。戒毒应该是常抓不懈的问题,研究者应该走进中学、大学校园,让更多人认识到毒品的危害,使人们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中国科学报》 (2012-06-28 A3 深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黄龙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完成第二个十年评估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