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2-17 7:24:34
选择字号:
实名检测应该缓行
 
■本报见习记者 冯丽妃
 
近期,广西拟立法规定艾滋病检测实名制,并明确感染者有告知伴侣的义务,该消息引来众多争论。对此,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的有关专家认为,艾滋病初检实行实名制应三思而后行,避免“好心办坏事”。
 
平添检测忧虑
 
广西疾控中心表示,实名制能对艾滋病传播进行有效监控,做到对艾滋病病人或者病毒感染者一对一的随访就医,也有利于疾控机构对疫情准确统计。此外,已有相应规定来规范医护人员的行为,患者不必担心泄露隐私。
 
对此,华东感染者协作网络秘书处陈诚认为,一个政策在推行之前,应该权衡利弊,充分考虑政策推行的可行性、有效性,并预测政策执行中的风险,合理规避。否则,就可能出现好心办坏事的情况。
 
一般而言,检测机构在做检测时不需要被检测者的真实身份信息,只要留下其联系方式即可。一旦发现阳性案例,检测机构可以根据被检测者留下的联系方式找到本人。但如果该联系方式是无效的,这个患者就流失了。
 
实名制检测就是在检测前提供个人真实资料,以加强随访,及时治疗。
 
陈诚认为,要求感染者登记工作单位、家庭住址没有实质意义,只是平添了患者的忧虑。
 
例如,任何一次检测都是没被感染的人占绝大多数。如果实行实名制,可能会给一些特殊人群(如“同志”)带来更多顾忌和压力。
 
“考虑到‘同志’社区HIV抗体检测的客观需要,一部分检测需求可能由机构检测流向自检。这也许不是最危险的,更让人忧虑的是,是否会有更多的检测需求流向无偿献血。”陈诚表示。
 
通过无偿献血来变相体检是“同志”社区最受诟病的顽疾之一。近年来,社会组织积极推动的匿名检测服务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这种陋习,但“同志”社区基于实名检测的压力,其体检需求有可能重新流向无偿献血,从而带来新的问题。
 
服务不足导致实名难
 
“我们非常反对实名制条例的出台,它损害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这些家庭的根本利益。”国际治疗倡导联盟(ITPC)中国区倡导协调官员夏菁说。
 
ITPC曾在重庆和武汉的小组作过一个匿名咨询检测,有9200多人接受了检测。在匿名检测的前提下,该组织还为检测者提供了完善的咨询服务。最终,检测结果统计显示,在一个月内,有91%的初筛阳性人员接受了实名确认;在3个月内,95%的阳性人员接受了实名确认。
 
从实验结果来看,匿名检测并不是流失率高的主要原因,能否提供一系列咨询前以及咨询后的服务,是降低流失率的关键因素。
 
据夏菁介绍,目前很少有国家实行艾滋病实名制检测。我国一直以来奉行的政策也是在检测确认阳性后才实行实名制。而目前开展的实名制则损害了感染者的隐私权和生存权。这种歧视普遍存在,他们在就业、就医、生育、婚姻等方面的权利屡屡受到侵犯。
 
“广西要求检测者在初筛中出示身份证,这样反而吓退了潜在的检测人群。”夏菁说。
 
在2011年的世界艾滋病日,夏菁作为感染者的代表应邀参加了温总理与相关防治部门的座谈会。国家领导人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视,让众多病患感到了温暖。
 
夏菁说:“很多人有误解,认为艾滋病病人都是一些道德有缺陷的人,这些误解让公众拒绝了解艾滋病。事实上,只有真正了解艾滋病,才可以有效预防艾滋病的传播,并让公众更多地参与到公共健康的问题中来。”
 
《中国科学报》 (2012-02-17 A3 深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方法拣出“大”颗粒 科学家揭示铁电体材料小漩涡奥秘
 请查收!黑洞“数据宝库”来了 什么让蛋白质通道打开又关上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