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永丹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8-25 5:4:40
选择字号:
教授的财务和管理困境

 
□李永丹
 
近20余年来,中国研究活动的规模和研究经费的总量都有了极大的增长。学术交流已经非常活跃,日常花费的流量总额,显然和20余年前已是不可比的。但是基层的财务制度,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几乎没有变化。
 
且不说中国带国字头的几个资助机构在项目管理体制方面的欠缺。中国科技项目经费的争取,竞争已经日趋白热化,几乎达到了近身肉搏的境地。承担了极大工作量的“教授”们,为了获取足够的经费“养活”自己的课题组,已经需要非常的体力和才智。
 
国家的研究经费和单位的财务管理制度显然都已不适于高速发展的中国学术界的“国情”。作为学术界最基本细胞的学术领导的“教授”,承担着学术界最基层单元的课题组长职能,也承担着沉重的教学、科研重任。特别是1998年以来的研究生扩招,导致中国教授严重超负荷工作,承担的工作量远远超过任何一个发达国家“教授”承担的工作量。
 
多年来的舆论炒作,让国人感觉中国的“教授”都在造假,中国的教授都是“叫兽”,研究生和导师日渐疏远,对学术讨论越来越不积极。最近的一个事例,明确表明了中国的“教授”在财务和管理方面面临的双重困境。
 
暑假前的一个周末,遇到一位研究生说,老师,遇到您了,想请个假,已经买好票了。明天回家了。
 
“已经买好票了,还叫请假吗?另外,不是早就通知了吗,周四有一位国外教授访问,要讲课,你不参加了?”
 
学生说,几个同学约好了,就这一阵回家合适,就不想听那个课了。
 
“那不行啊,为你们请国际朋友来讲课,先不说要花多少钱,一位国外教授到我们这里讲一堂课,至少需要准备一周时间,我邀请人家来,各种联系,累计也要两三天时间,这意味着两位国际知名的专家要为你们组织这样一堂课工作一周多时间。实际上,人家讲的是亲身的研究体会,作这些研究需要多少时间,还无法计算。”
 
学生说,那好多同学都走了,不一定有人听。
 
事态严重了。“实际上,听这样一堂课,专程从家里赶过来也值啊。你这样吧,把我刚才说的道理,在我们组的群上,给大家说清楚,就说李老师说了,建议在家的同学赶回来听这一堂课,还没有回家的同学,等听完这一堂课再回家。”
 
此前,荷兰Twente大学Leon Lefferts教授到天津,下午和部分研究生同学座谈交流,第二天上午讲课,讲了他们一个利用红外光谱技术的新方案用于液相反应机理和动力学的研究思想及结果,也讲了他们利用纳米碳纤维负载催化剂减少传递阻力的思想。这都是最新的,也是非常深入的研究结果。Lefferts教授讲授极其认真。遗憾的是,我们课题组仅有约1/2的研究生参加。授课期间,Lefferts也没有得到应该的反馈和讨论。
 
Lefferts教授这次是顺访,在天津停留一个下午一个上午,住了一夜,实际的花费情况是这样的:
 
1. 住宿费 500元。
 
2. 送机场和接送餐馆费用共900元。
 
3. 晚餐1400元,加一瓶自带白酒900元。
 
总的花费3700元。需要解释的,由于Lefferts教授是顺访,机票可以回去报销,不用我们负担。去天津机场接人,是我开自己的车去的。晚餐超标,是因为有意促成我们化工学院和Twente的本科生教学合作,请教学副院长参加了。Lefferts教授和我的实验室之间一直有合作,共同承担了国家重大国际合作项目,所以有两位助手和一位博士生参加。
 
按照现行财务制度,这3700元无法报销,因为我们不承担人家的机票,不好意思找人家要登机牌。由于段先生的先例,我们显然再也不敢用其他名目报销。这3700元比我月工资的国家部分,稍微少一点。
 
无论如何,我和我的愿意交流的同学们,享受到了学术交流的真谛,领略了Lefferts教授对科学的虔诚与执着。
 
(http://blog.sciencenet.cn/u/Nancyback)
 
《科学时报》 (2011-08-25 A3 博客@科学网)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恐龙筑巢护蛋 走进“模拟火星基地”
谁杀死了伦敦麻雀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外穹顶封顶完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