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大诚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8-23 7:3:25
选择字号:
两类不同性质的考试
 
□冯大诚
 
“分儿、分儿学生的命根儿,考、考老师的法宝儿”,我第一次听说的这句话,是近半个世纪前,在大学同学王X同学的口中,她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北京女生。我第一次听到“命根儿、法宝儿”那样的儿化音,感觉特别新鲜,印象特别深刻。也是从北方同学那里得知,他们在中学时成绩就是要排名的。
 
老实说,对于考试和分数,我从小学到中学,基本上没有怎么在乎,学校也从来没有对于我们学生的成绩进行过排名。每次考试之前,我是基本不复习的,反正弄个5-或4+(百分制的八九十分)我就满意了。那时,老师也并不逼我们学习,我与老师未处于对立的状况,所以也不觉得考试是老师的法宝。
 
大学毕业之后,我做了4年中学教师,研究生毕业后,又做了30年的大学教师。做教师总要考试和判卷,我很幸运,教中学时我那个年级只有一个班,三门功课我一个人说了算。在我所在的大学,一般还是不干涉教师的教学权力的,我愿意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我出题,我判卷,学校只要一个分数。对于考试,我一般不去一道题一道题斤斤计较地算分,一张卷子看个大概,就能得到他学习状况的总的判断,给个总分就完。一道题一道题的加分,看似公平,其实并不能反映学生的学习状况。我也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考试完毕不让学生把试题带走,而是要求把试题带走。用过的试题有什么保密的?学生拿走试题,总是会去研究错和对,怎样做才对。对于历年的试题,随时可以到我那里去拿,自己去复印。当然,这样做的代价是每年出题都要绞尽脑汁。
 
我们现在经常批评应试教育,其实,要知道一个人的水平,你不测试(或曰考试)怎么知道?问题不在于是否考试,而在于怎样考试。现在中国的大多数考试,基本上是一塌糊涂。主持考试的大多是糊涂人,可以说是糊涂人考糊涂生。
 
我以为,所谓考试、测验、测试等,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作为教学一个组成部分,例如,中小学的期中、期末考试,平时小测验等等,姑且把它称为教学考试。教学考试的目的之一是让教师和学生自己明确学生的学习情况,以便以后更好地教学和学习;这类考试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在复习和考试的过程中进一步巩固学习到的知识。另一类是选拔性质的考试,例如,高考、考研、公务员考试等等,我把它称为选拔考试,其唯一的目的是选拔所需要的人才。这两类考试的性质不同,目的不同,考试的内容、方法也不应相同。
 
我在学校主持的考试,主要属于上述第一类考试即教学考试。考试的目的主要是帮助学生更好地掌握我教授的学科。考试的范围就是我教授的内容。一般地说,题目做对了就是学会了,但是做错了的未必是没有学会。掌握了关键方法比会背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重要得多。现在的所谓“量化管理”只能适用于低级的被管理者和懒惰或糊涂的管理者。
 
对于第二类考试即选拔考试, 无论在考试内容、考试方法以及判断考试结果等等各方面都与第一类考试不同。下面以高考为例说明这个问题。高考是高等学校的招生考试,所以其考试范围应当是全部初等和中等教育的内容。毫无疑问,几乎所有人都希望有受到高等教育的机会,而在相当长的时期,不可能全部实现所有人的这个愿望。即使人人能上大学,大学也有好差之分,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很突出。所以,高考是整个中、初等教育的指挥棒,在相当长的时期,这是不可改变的现实。高考考什么,中、初等教育就学什么,这个现实谁也改变不了。想依靠中、小学的自律,这只能是自欺欺人。现在我们的大学生,理科的不懂地理历史,文科的不懂数理化,除了艺术生,大家都不懂音乐、美术,而艺术生除了他专攻的那一小点点艺术,什么都不懂。其原因,就是因为高考不考,学校不教,至少不认真教。因此,高考的内容、范围,应当是要求中小学学习的全部内容。
 
教育管理部门称,减少考试门数是为了减轻学生负担,那真是蠢人的自欺欺人。试想,如果只考一门,那考生仍然是一天到晚攻这一门,不敢有丝毫松懈,将更加疲劳,还不如理科、文科各门交叉学习,互为休息。
 
有人问,为什么几十年前可以学理科的不考史地,文科的不考理化?因为那时高等教育规模小,中小学的学生能上大学的很少,中小学面向社会各方面,所以它必须全面地培养人才。今天的情况已完全不同了,正如上面所说,大多数人都要上大学。因而高考对于中小学教育的影响,比几十年前要大得多。你考什么,我就教什么,你不考的那我就不教。如果不这样做,家长首先不干,地方官也不干。(与这个问题相似的是考研,现在许多大学,特别是有的非重点大学,进大学就说一切为了考研,研究生考试需要的我就教,重点教,不考的就“自学”。结果这样的大学学生考研的初试分数反而比重点大学学生高得多,而许多傻乎乎的学校却规定了初试成绩与复试成绩的比例,据说是“公平、公开、公正”,结果录取的就是那些德智体美和动手能力全面差劲的学生。)
 
总之,高考的范围应当是中小学生学过的全部内容。考研的范围应当是大学以及以前所学的全部内容。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科学时报》 (2011-08-23 A3 博客@科学网)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