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0日。

李小文院士逝世。

作为科学网成立以来首批活跃的博主之一,李小文老师经常和科学网网友进行密切交流,对年轻科研人员给予了极大关心和照顾,见证了科学网8年来的发展。2014年,李小文院士因其衣着朴素作报告的照片走红网络,获名“布鞋院士”并深受网友爱戴。李小文院士“淡泊名利、执着科研”的形象,为日趋浮躁的科研界重树榜样和信心。

新闻:李小文院士因病逝世 曾被称为布鞋院士 查看详细>>


 

        记者10日从北京师范大学获悉,被网友称为“布鞋院士”的中科院院士、北师大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李小文因病在北京逝世

        据介绍,李小文院士1968年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1985年在加里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获地理学硕士、博士以及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前任所长,北京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资源与环境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专长于遥感基础理论研究,是李小文-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的创始人,成名作被列入国际光学工程协会“里程碑系列”,在国内外遥感界享有盛誉。主持过多项863、重点基金、NASA基础研究项目,是973项目“地球表面时空多变要素的定量遥感理论及应用”的首席科学家。

        2014年, 李小文院士因其衣着朴素作报告的照片走红网络,有网友觉得李小文是现实版的“扫地僧”:“一个沉默、不起眼的小角色,却有着惊人天分和盖世神功。”【全文点击】  【相关阅读:特立独行的“布鞋院士”

 李小文院士生前曾推动中国博士生津贴改革
 怀念李小文:今生如此灿烂,来世更加艳丽
科学网: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一路走好! 查看详细>>

        

李星杰摄影

        1月10日,科学网编辑部惊闻李小文院士因病在京去世(新闻链接)的消息,深感悲痛!在此,编辑部全体工作人员向李小文老师表达深切的悼念!

        李小文老师2007年7月29日在科学网注册开博,成为科学网成立上线以来首批活跃的博主之一,7年来多在科学网累计发表了1878篇博文,同时经常和科学网网友们进行密切交流,对年轻科研人员给予了极大的关心和照顾(例:海归孙爱武事件)并多次参与科学网组织的各项活动(例:详见在线访谈:中国最惨博士后)。李小文老师见证了科学网近8年来的发展,为科学网的发展建设提出过多项宝贵的意见。

        2014年, 李小文院士因其衣着朴素作报告的照片走红网络,获名“布鞋院士”并深受网友爱戴(新闻链接)。李小文院士“淡泊名利、执着科研”的形象,为日趋浮躁的科研界重树了榜样和信心。

        李小文老师的科学网博客将会永久保留。科学网会尽快建立专题以专门悼念李小文老师,届时科学网网友的悼念文章会加入其中。

        祝李小文老师一路走好!我们会永远怀念您!

                                                                                                                                                                                               科学网编辑部

                                                                                                                                                                                              2015年1月10日

        【全文点击】

讣告:李小文院士不幸与世长辞 查看详细>>

        各位科学网博友,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告诉大家:

        科学网资深博主李小文院士,于今日(10日)13点05分因病抢救无效在北京306医院与世长辞!

        李老师遗体告别仪式(简单仪式,无追悼会)定于本月16号在八宝山举行,科学网博友可以自发前去为李老师送行。【全文点击】

李小文院士之科学网博客 查看详细>>

李小文院士科学网博客点击进入

李小文院士最后一篇博文:

【地图之问】答田青博主

        感谢田青博主在【请教】逊克农场人口 留下的评论。不过对您陷入与蔡小宁博主关于挺转和反转之争有些遗憾 - 那问题容易“站队”(或被视作站队),一旦如此,就很难扯清了。兄弟的问题其实更简单,逊克农场人口外流,究竟是因为农场环境的人口承载力不够,还是因为那里的人居环境太恶劣(或改善不足)……【全文点击】

赵美娣:后会无期——为送别老邪而作 查看详细>>

当一个人消失天际

当一群人伤了心

我不知道

他为何离去

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一句

【全文点击】

李轻舟:名士之死——为了忘却的悼念 查看详细>>

何必去悼念毁灭?

悼念,

是因为不能毁灭的歌吟,

如南安舟中的遗言,

只一句:

此心光明......

【全文点击】
 

吕秀齐:小文老师,一路走好! 查看详细>>

        上周日,苗博主还打电话跟我商量,想节前相约去拜访一下他老人家。以我的想法,一方面,有点怕打扰老人家;另一方面,虽然我们既无工作、也无专业啥的相关,但小文老师是我们尊重的博友,作为礼节性的看望,顺便跟老先生唠唠嗑,我想也没有什么,就答应了。小苗想得周到,三天前先发信试探一下先生的意思,先生果然很快回复,大意是:“小苗,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什么事,只是礼节性的拜访,就免了,你和吕老师都很忙”。他知道我们的心意。看到小苗说先生给他复信,我想先生能复信,证明身体还可以,就放心了。

        没想,昨天老先生突感不适,入306医院不到24小时,就因动脉大出血,昏迷,匆匆离去,还是走得有点太急,令大家感到突然,受不了。

        小文老师,一路走好!

        另,苗元华博友已代表我们去看望了小文的爱人吴老师,知小文老师一年多前就立下遗嘱,希届时平静离去,不要抢救,不举行任何实质性的悼念仪式。

        就让我们借科学网这个平台,发起对小文老师的悼念活动,寄托我们的哀思吧!

        再另,老虎(李学宽)博友建议我们搜集一些李小文老师与科学网博友交往的照片,让大家重温他的音容笑貌,我觉得这个建议挺好,大家一起行动吧。【全文点击】

 

王德华:沉痛怀念尊敬的博友李小文院士 查看详细>>

              

        李先生那光脚上课的形象,消瘦的形象,他睿智的文字,他的热心、爱心,还有他的俏皮、幽默,他的正义,他的低调… … 都一一涌现在眼前。

        我必须写点文字,怀念这位我无比尊敬的博友,有良知的学者和有责任感的老师。

        与李先生相识,是在科学网上。说是相识,并没有见过面。有几次聚会的机会,因故错过。通过他的文字,通过他的新闻,通过博友传诵,也算是与李先生相识。

        有幸与李小文先生合作过,差点一起发文章。起因是美国的一位博友希望联合我们在Nature 上发表一点关于中国学者的文章很多涉及到剽窃的意见。李先生和我都同意署名,过程见相关博文:Nature拒稿感想:不遗憾,谢博友【全文点击】

王善勇:一个普通科学网友的悲伤---老邪千古! 查看详细>>

        我来科学网也快有3年了,3年前我血气方刚,总觉着自己能干点大事,现在看起三年前写的东西,多少有些幼稚。也就在那个时候,我的博文几乎篇篇都被精选,很多网友的鼓励让我觉着自己突然像个名人,有点晕晕乎乎的感觉,这种感觉的特点就是容不得别人批评。

        然而就在我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我的一篇置顶博文,遭到了一个叫黄老邪的批评,而且批评得很“露骨”,一点不留情面。当时搞得我都想休博。其实,就是在想起来,黄老邪的批评并不是很靠谱,我写的东西其实也没有太出格的错误,只是编辑在置顶博文的介绍里,摘出的几个句子并没有真实反映我文章的主题,这下就被黄老邪给抓住了,狠狠“收拾”了我一顿。我那时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那受得了这种“打击”,一气之下连写两篇文章回击黄老邪。但我的回击文章并没有受到多少网友的支持,我才意识到这个“黄老邪”可能有背景,google一查才知道黄老邪真名李小文,是蜚声科坛的大院士,这着实让我很是担心,得罪院士这不给自己找不痛快吗?以后还想不想混了?正在我提心吊胆地等着这位大院士如何再写文章讨伐我的时候,他却私信给我留言向我道歉说,是他没有认真看我的全文,就断章取义地批评,实在有点不妥,在此向你道歉。老实说,我当时的感觉是,这位院士有点过了,我查了那么多关于他的“黑材料”白费了。【全文点击

陈昌春:我与李小文老师的科学网友缘 查看详细>>

        去年,小文老师发短信邀我参加他的院士咨询项目。我知道,他主要是看我对水文水资源研究有些热心,想让我在遥感在水文水资源应用方面提些想法(我被分配在再生资源小组)。

        不久前,赴北师大参加咨询项目的前期讨论。我想去访一下小文老师,但熟悉他近况的老师说他当天从医院刚出院,身体不佳,建议以后再碰面。我觉得,我难得去北京,故冒昧之下,于当天中午前给小文老师打了电话,当时无人接听。后来我去了国家气象局李庆祥老师处在食堂吃中饭。一出食堂门,发现手机上有多次李小文老师打来的电话,可惜当时我没有听到。我立即回拨,并表示如果李老师方便,我想去拜访一下。他热情地表示欢迎,并与出租司机通话,详细介绍如何前往。【全文点击

梁进:痛悼小文 查看详细>>
      小文与我,其实算不上什么深交,最早认识的是被戏称老邪的小文的文字,嬉笑怒骂,深得我心。我也有一搭没一搭的丢两句评论,小文也总有回复。我还在“博主灯谜(1)”中以他的名字作谜“太白随笔”,由魏东平射中。
 
      后来,知道他是院士,我还小小吃了一惊,不过在我心里他就是一位普通的常常以文相交的博友。
 
      我和小文至见过一次,他偕夫人来同济学术访问,有东道主做东,风中的玫瑰作陪,把我也叫上了,我那天正好有点杂事,匆匆赶到,居然迟到,小文和和温温地在那静等,弄得我特别不好意思,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很不像话。席间聊天甚欢,我送小文一本“淌过博物馆”,他后来在博文中特地提起,流露欣赏之意,让我十分喜慰。【全文点击】
武夷山:怀念平民院士李小文老师 查看详细>>
      与李老师见过几次面,都是博友聚会的场合。他客气得很,居然称呼我“武老师”,折杀我也。例如附在下面的他的三篇博文中,有时他也这么称呼我,我拿他老人家一点办法也没有,其实这也是他幽默的表现。他的幽默不动声色。在迟菲mm主持下,我们曾一起没大没小地做过游戏,他表现出平民式的幽默,令人感慨。我们笑翻了,他面容依旧。
 
      我怀念李老师这样的平民院士,他始终知道自己的分量,从不飘飘然。愿我们大家都能像他这样做人,这比升官发财要重要得多,也要困难得多。做人做到这个境界,平民本色就化为英雄本色了。【全文点击】
 
王海辉:纪念如友如父如兄的李小文院士 查看详细>>
       今天和助教去沙河校区答疑,下午回到本部和研究生讨论算法,4点45算法顺利实现。和研究生告别,开车回家,刚拐过学院桥,小苗给我电话,他让我靠边停车,惊诧。他说小文走了,当时我的眼泪就没有止住。一边开车一边哭,一边幻想着这是个梦。
 
       然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么让人无法接受。 回忆起和小文老师相处的点点滴滴,让我回到了09年在美国。出国访问前,因为房子贷款,家里很少有积蓄,去了很快花光。记得当时还剩不到100美金,大使馆还没有拨钱,焦虑的我在科学网上说了说。正好小文夫人吴老师在美国女儿家,他立刻给吴老师电话让她给我打2000美金。接到吴老师的电话我很感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时候我们认识不久。【全文点击】
赵美娣:想起老邪的二三事 查看详细>>
      一条谁也不愿意相信的消息,先是在微信群里面传,说小文老师因病去世了,大家都不相信,还在说着要打电话到师大去核实,可马上正式消息就发布了,“李小文院士因病逝世 曾被称为布鞋院士”, 科学网也在第一时间转了这个消息。最不愿意相信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在科学网写博客比较晚,一般也不怎么去关心博主的背景,写自己想写的,看自己喜欢的博文,不知道在网上是什么时候与老邪开始熟悉起来的,似乎和他成为好友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是院士,却是因为他那老邪的外号。我属于在网上比较随便喜调侃的,又喜欢武侠,对老邪这个名字有天然的亲切感,而他的头像也让我很喜欢,便在他博文下评论的时候也一口一个老邪的叫。突然有一天知道老邪竟是个院士,都有点不敢相信,查了下却果然,不觉有点惶恐,那几天便改口称他为“小文老师”,不过总觉得不自在,有种生分的感觉,没两天还是改称老邪,才觉得没了距离。【全文点击】
吴飞鹏:存殁交情成契阔,晤言名理谩研穷 查看详细>>

我一直反对做事先做人的说法,认为那是一种教唆年轻人当奴才的教义,可与老邪能够长久的交流,恰恰就是因为他的为人。谈起老邪,我总说不是因为院士而尊敬他,只是因为他的学问和做人的品德让我尊敬。刚开始非常纳闷,这么一个聪明睿智的老头,怎么会愿意放弃清名而去讨这么一个名号呢?当然,后来理解了,他喜欢这个体制,这才是他。

人都有离别的一刻,区别就在有多少人因你的离去而追思,做人如何要看做了什么事和多少事,看看昨晚到现在的科学网博文也就知道了,这才是人心都有一杆秤,这也是排名。全文点击

孟津:怀念岛主,平凡和与众不同 查看详细>>

对于顶着一顶被神话了的“院士”帽子的人,在这个网上发言,其实是有点难度的,话说重了说轻了,你都有可能不是。他能以普通人的心情在这里说话和对话,不容易。可以感到他说话的谨慎和小心,同时也很照顾别人的感觉,尽管该刺的时候,他的刺绝对尖锐。如果我们要念他一点好,就多推崇在这个网上的平等对话。无论老幼、出身,作为网友,大家能平等相待和相处。这应该是常态,但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这大概是李博主起到表率的一个地方。

人早晚都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但李博主突然就走了,走得过于突然,带走了一些象征性的东西。对他的离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一个多年的博友,一个学者,我真的希望能看到他心里更深处的东西。他活着的时候,尽管不多说话,但我可以感到他的存在,有一种“气场”。现在他走了,我可以感到这里又空了一块。全文点击

李侠:爱,又一次可怕地艰难起来 查看详细>>

科学网上很多博友与小文老师有过各种形式的交流,相信大家会有共同的感受:爱、坚持与理想。小文老师,帮助过很多人,也热心公事,不论遭遇怎样的压力,坚持自己的良心,其实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朴素的外在形式与丰富的内心质料的完美结合。久而久之,他成为一种路标,成为很多人的精神依恋。科学网、甚至中国科学界因为有他,守住了自己应有的高度,知识也因它的承载者衍生出一种伦理的光芒。他的灵魂由于贴近地面,而听到了大地的沉默心跳。

作为理想主义者,注定是内心孤寂的。在理想向现实的转换中,他要一次次成为阶梯,以催生那种期盼中的变革早日来临。对于死亡,我们并不惧怕,毕竟人是向死而生的存在。我们通过爱延续了某种接力,然后,那些种子在荒野中发芽生根。思想荒野中的远行者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春天的信息。诚如帕斯捷尔纳克所言:理想主义的存在,更多的是为了让人们去否定它。全文点击

袁贤讯:记与老邪二三事 查看详细>>

之前曾在科网溜达时见过有人介绍过老邪是院士,但以我这种尽力不接见“权贵”的劣性,我基本上不太关注这个人。《遥感道歉》读后,才真正感觉到这位院士做事、思考的方法很特别,中文一下子找不到词,英文我们常说down to earth,大概就是“很接地气”吧。

经常读老邪博客的人都会有一个体会,老邪是一个真的有大爱的人。他爱这个国家,但他的话语总是那些平实。他期待改革,但他没有不切实际的愤青。全文点击

曹广福:生命的价值无关乎长短 查看详细>>

我与老邪有幸见过一面,那是第一次在北京与网友见面,很荣幸地见到了老邪贤伉俪。那次见识了老邪的豪爽与酒量,从他身上一点都看不出院士的“痕迹”,是个平易得不能再平易的人。

从老邪从来不长的文章中可以看出老邪不仅功底深厚、见识广博,而且看问题一针见血,从不拖泥带水。更重要的是,老邪在科学网上从来不以院士自居,绝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与人对话,与他交流和与其他普通博友交流没什么两样。我想这也正是院士普遍遭人诟病的今天,老邪却深得网友们尊重与青睐的很重要原因,连孤魂那样对院士极端不屑的愤青对老邪都敬重有加,可见老邪的为人。全文点击

相关博文 查看详细>>
 从李小文的破自行车谈起[籍利平]
 李小文就是新时代的钱学森[谢力]
 李小文周年祭:一个追求简单的赤子![肖重发]
 纪念李小文博主仙逝一周年[杨正瓴]
 注册科学网博客的纠结 -- 谨以此文献给李小文去世一周年[周家...
 今日闲篇[徐晓]
 文以载道,以小见大——《大师小文:李小文院士博文精选》读后[王...
 大哉小文——布鞋院士的人文与网络人生[陈安]
 大家博友应当先——写在清明节之前[方锦清]
 《大家博友》购书页面[武夷山]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纪念“布鞋院士”李小文[科学出版社]
 写在《大家博友——纪念李小文院士博文集》样书出炉之际[吕秀齐]
 《大家博友》编辑进展[武夷山]
 学树丰碑堪景仰,人遗典范足楷模[刘吉平]
 迟来的敬意 致李小文院士[陆绮]
 向李小文老师汇报我的2014[耿修瑞]
 小文先生,一路走好![杨文祥]
 到底向李小文学习什么?[孙友甫]
 李小文是大师吗?[肖重发]
 普通院士的不平凡 - - 科学网李小文先生追思会上的评论[王德...
 李小文博文及评论电子版下载[刘洋]
 李小文院士生平[彭彬]
 读鲍海飞博主——“走自己的路”博文有感[禹荣明]
 李小文精选博文集合[刘洋]
 走自己的路---小文情怀现象的思考[鲍海飞]
 纪念恩师李小文先生[刘思含]
 李小文简历(考证初稿)[肖重发]
 归去来兮胡不归——致敬小文[陈熹]
 追忆恩师李小文院士[光洁]
 李小文老师与那两笔“车马费”:纯个人体验[陈安]
 李小文院士与公共卫生的不解之缘[曹春香]
 转载一篇海外的缅怀文章---李小文 – 鲜为人知的趣事和轶事[...
 对李小文的评价[林中祥]
 《科学网》为什么热悼李小文?[聂广]
 李小文何时开始站在中国研究生教育的讲台上[魏东平]
 求证:一年获三学位?[陈永金]
 李小文院士的道德价值[胡业生]
 为了忘却的纪念[王海辉]
 纪念非要变味吗?[李天成]
 李小文何以人气冲天?——写在《李小文评传》之前[金拓]
 大佬与大师:前者“小团体利益为先”的灵魂会被后者触动吗?[陈安]
 北京流水账![肖重发]
 李小文博文发布时间段分布[刘洋]
 李小文公开博文列表(2)[刘洋]
 悼念李小文(二)[方锦清]
 悼念李小文先生[张全成]
 和李小文先生的最后一次学术互动[姚小鸥]
 平淡真实最可贵 ——诠释一个简单朴实的李小文老师[陈桂华]
 悼念小文院士挽联[陈永金]
 科学网的博客好友[李宁]
 小文老师的像[陈奂生]
 吾师之幸莫过于受教于吾生![梁健]
 仙风道骨扫地僧[黄秀清]
 怀念李小文前辈[刘严萍]
 告别lix[籍利平]
 送一程“老邪”[周茂森]
 李小文传---悄悄的写[林中祥]
 我不看好国内任何人写的李小文传记——希望陈安先生能够取得突破[...
 送小文老师远行[吕秀齐]
 李小文:越了解越伟大[刘进平]
 李老师,一路走好![万华伟]
 宣传李小文可以阻止院士声誉继续滑坡[]
 后会无期:为送别老邪而作[赵美娣]
 小文老师,科学网多多少少害了您?[邢志忠]
 建议科学网追授李小文先生“百花园主”或“荣誉园主”类称号[陈昌...
 《李小文评传》一书撰写的初步想法[陈安]
 仙鹤飞天不朽魂[徐长庆]
 小文院士[胡业生]
 李小文酒仙之路有同行:林中祥[戴德昌]
 试对风流缅故人[陈湘明]
 与小文老师二三事[聂广]
 看CY写的追忆小文老师的文章有感[王善勇]
 追思老邪(二)[王春艳]
 《李小文纪念文集》的版权问题[刘旭霞]
 善为道者——怀念李小文老师[赵少杰]
 与李小文逝世相关的博文之我想[林中祥]
 那年我与小文的合影[]
 李小文的博士导师将李小文称做是他自己最伟大的老师——如此师生[...
 怀念恩师李小文(续)[黄华国]
 李小文先生的科学与人文世界[陈安]
 想给老人家说的话——怀念李小文老师[屈永华]
 李小文仙人的酒瘾与任性——兼论“老病同源”的生化道理[印大中]
 我也来对个联[姬扬]
 缅怀恩师李小文院士[田海静]
 科学网扫地僧(sweeper)悼念院士扫地僧李小文[戴德昌]
 神交平民院士李小文[苏青]
 李小文先生科学网在编好友1815人,编外好友知多少?—好友排名...
 追思老邪(一)[王春艳]
 告诉世人一个真实的李小文院士[吕秀齐]
 “万维网”一词是李小文院士的首创与独家发明——大概率事件[陈昌...
 深切缅怀小文院士[彭渤]
 不敢高声语 恐惊天上人(送李小文老师)[徐晓]
 送扫地僧:李老,走好......[全凯军]
 小文老师与我们的书----《强震应急与次生灾害防范》[罗帆]
 沧海横流---纪念李小文先生[鲍海飞]
 黄老邪的科学网江湖[杨玲]
 驾鹤子乔游碧穹,风流长在独斯人--悼李小文老师[刘波]
 美国最著名中文网站 发文悼念 李小文 先生[智宇]
 缅怀李小文先生——敬老邪[席明杰]
 临江仙▪悼李小文先生[袁永强]
 浮华时代,怀念李小文老师什么?[韩枫]
 小人发文纪念小文[张铁峰]
 我的那些网友们:谨以此文怀念老邪[赵美娣]
 遥感界的“扫地僧”--缅怀李小文院士 (范韶华博士委托发表)[...
 支持科学网前博主李小文成为感动中国人物[陈永金]
 2015年科学网年度人物:李小文;科学界年度人物:屠呦呦[陈安]
 《为什么是李小文》及《能否为大师正名》:时代周报最新文章[陈安]
 清明节的颜色(清明节的意义——不止于祭)[齐云龙]
 野性熊猫的诱惑[吕秀齐]
 《大家博友----纪念李小文院士博文集》出版啦![武夷山]
 【微博】博客小文[魏东平]
 李小文先生“碎片化”思维的连缀——《大师小文》前言或后语[陈安]
 李小文点评博文列表[刘洋]
 黄老邪李小文[赵冲]
 [意识流]人间最后的日子&李小文院士和我们的交集[齐云...
 《光明日报》对小文老师的一篇报道[赵美娣]
 《大师小文》一书编撰进行时.......请提建议和意见[陈安]
 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阳光?因为我心里很阴暗啊![史智才]
 李小文老师的智慧与幽默几则[王德华]
 小文大爱——纪念科学网博友李小文先生[曾纪晴]
 高山仰止[张丽娜]
 悼念恩师李小文[焦子锑]
 意恐迟迟归——目前存世,出于李小文先生亲笔的唯一传记性文章?[...
 李小文是遥感顶尖的三大科学家之一吗?[汤奔阳]
 和答陈熹《归去来兮胡不归——致敬小文》诗[周金元]
 老邪是一位勇者和智者[刘进平]
 回应一下[徐晓]
 《华夏文摘增刊》李小文:中国之行(1994年)[戴德昌]
 是什么造就了李小文?[汤奔阳]
 也许明天​[邱泽华]
 转载一篇海外媒体谈李小文[]
 我的“老邪数”=10![肖重发]
 冷香传去远(意识流小说之二十七)[赵燕]
 孩子般的笑脸[张磊]
 小文先生崇敬的地理前辈(称之为“中国的脊梁”)——黄秉维先生[...
 一声叹息悼亡灵:科学网李大侠千古不朽![杨学祥]
 老邪是一面旗帜或镜子[旧文重发][刘洋]
 追思老邪(四)[王春艳]
 从李小文博文目录谈起[黄安年]
 一些照片分享[陈楷翰]
 我们为什么要怀念李小文博友-以此文回忆当年求职之路[谢力]
 答人民日报社环球人物杂志社:我与李小文老师交往二三事[苗元华]
 有感于“三天打打科学鱼,两天晒晒科学网”[聂广]
 李小文公开博文列表(1)[刘洋]
 爱的荒原[贾伟]
 怀念平民院士、小文校友[黄安年]
 李小文先生的童心与恐惧:在追思会上想说的话(详细版)[陈安]
 “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 怀念李小文先生[王德华]
 为敬爱的布鞋院士送行![魏焱明]
 追思小文[梁进]
 细读“扫地僧”每篇博文,向大师学习![姚新生]
 深切悼念李小文院士[张伟]
 两袖清风羽化巡天鹤 一壶老酒侍驾扫地僧[杨永田]
 笑傲江湖:小文先生、佩雷尔曼、圣雄甘地[李郎平]
 科学网谁能写好李小文传?[陈永金]
 偷吃着安哥拉的瓜子,想着老邪老师[陈楷翰]
 小文老师走好![祖乃甡]
 追思老邪(三)[王春艳]
 海良在澳洲为老邪默哀三分钟,为您送行[喻海良]
 李小文回家了[杨秀海]
 老邪千古,一路走好![刘四旦]
 怀念小文院士的理由[胡业生]
 李仙人[朱定局]
 用“万维网”永远纪念李小文老师[白图格吉扎布]
 悼李小文院士[陈冬生]
 沉痛悼念恩师[张丽华]
 从李小文院士的论文引用看学术影响力[李澄清]
 哈韩哈日不如哈佛,普通普世莫若普渡[李兆良]
 与“邪”共网[黄秀清]
 李小文黄老邪的“扁人许可证”[杨正瓴]
 曾经和永远[庄世宇]
 七律 送小文[梁进]
 李小文院士与大地图[董卫华]
 从科学网走进小文院士[刘苏峡]
 怀邪老[李泳]
 重读晏礼中 《李小文:科学就是追求简单 》[籍利平]
 说来惭愧,平时拜读少,逝后抱佛脚——我的朋友李小文[陈昌春]
 师恩难忘,光芒永存 —— 怀念恩师李小文先生[高孟绪]
 听老邪讲“定量遥感”的故事——融侠客气、书卷气、趣味性于一炉[...
 我为李小文院士出版过的书[张震]
 一生大爱,记恩师李小文先生[]
 小文,走好[刘庆丰]
 老邪之后,处处都有扫地僧。[王号]
 巧对李小文千古绝联——解释权很重要哦[禹荣明]
 研究老邪博客留给时代的人文精神[李伟钢]
 好色,好财, 更要好德[蒋继平]
 别老邪[蔡庆华]
 李小文的千古绝对,待你下联[]
 XXX[李竞]
 写在李小文老师离去时[陈巨川]
 写给在天堂的李小文院士[田青]
 纪念李小文:没错,黄老邪就是他,他就是黄老邪[吴宝俊]
 科学网上的江湖[胡业生]
 谨以此文送李小文博友一路天堂[吴云鹏]
 关于李小文纪念文集出版紧急协商会[吕秀齐]
 与黄老邪网络互动大略[肖重发]
 斯人已逝,博友同悲[李晶]
 我记忆中的李小文老师(范韶华博士委托发表)[黄栋]
 “布衣”院士,悼念之声响彻科学网[郭宾]
 庹震,谁来接这棒:纪念李小文老师[陈桂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