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即将结束,科学网博主们在这一年里取得了很多成就,有很多感慨。

颜宁:2014:舍得->2015:突破 查看详细>>

2014:舍得->2015:突破

“舍得”其实是两个反义词,舍与得,从2014年1月17日以后,我一直都在念叨:舍得舍得,不舍不得。这个感悟是来自于做GLUT1。如果不是毅然舍弃本以为难度会小很多的弯路,也不会这么快直通罗马。在一个地方、一个领域待久了,难免温水煮青蛙,会因为detour的甜头而忘了本来的目标。可是人的精力、时间、资源终归有限,退后一步,看看更广阔的天地,壮士断腕,也许一不小心会成就一代神雕大侠呢?【全文阅读】

张海霞:2014年总结之“一诺千金” 查看详细>>

2014年总结之“一诺千金”

12月3日我终于坐上了去曲阜的高铁,这短短的两小时的高铁路,却像是走了数年,一路上我真的是心绪翻飞,该怎样给孩子们做好这次讲座,了了这桩心愿,还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一场“iCAN:让身边的一切充满智慧”的讲座安排在晚上,教室里挤满了人,包括过道上也占满了人,这场面让我感动。【全文阅读】

孙学军:2014年生物医学重要事件 查看详细>>

2014年生物医学重要事件

2014年的生物医学是个小年,重大的突破性的进展比较稀少,分量也不够突出,但坏事和闹剧却不少,影响也恶劣,尤其是干细胞领域比较多。神经科学领域今年因为获得了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也算是最大赢家。从热点程度上看,今年当属于干细胞、基因编辑、非编码RNA、表观遗传学、抗衰老因子、好脂肪酸分子、大便药丸、肠道菌群和新遗传密码字母等领域。【全文阅读】

蒋敏强:在德洪堡经历之总结 查看详细>>

在德洪堡经历之总结

这难忘的洪堡经历,给予了我和我的家庭很多很多。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纯粹的科研,什么是平等的人际关系,什么是真正的家庭生活,什么是和谐的德国文化。也让我深深的思考,为什么要从事科研工作?为什么家庭才是重中之重?为什么要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相处?德国社会对“人”的重视和中国社会对“物”的重视,深深地刺激了我。【全文阅读】

陈楷翰:2014年准民科年底总结 查看详细>>

2014年准民科年底总结

申请了5个发明专利:解决了重金属超标生物炭的资源化,可惜申报省重大专项未过;升级了底泥清淤、底泥钝化等技术,升级了现有的防尘和水土保护技术……【全文阅读】

张红光:盘点本人2014年教学和科研工作中的几件事情 查看详细>>

盘点本人2014年教学和科研工作中的几件事情

有幸获得了学校教学名师奖,若干年后,我会努力冲击北京市教学名师奖(如果近几年这个奖还在话),将此作为一个奋斗目标吧,目前欠缺的不少,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多。自进入高校以来,目前已经为近1100名本科生完整授课,为近100名高生中完整授课,指导博硕研究生三十余名了。【全文阅读】

卫军英:年终巨献——随评中国的大佬们 查看详细>>

年终巨献——随评中国的大佬们

新的经济形态如马云所说正在建立一种新的经济生态,在这种新的经济生态生成过程中,任何蔑视市场的选择最终都将被市场所抛弃。也许这就是我的预言,谨以此作为对2014的年末总结。【全文阅读】

李维音:2014年,一个值得我总结的一年 查看详细>>

2014年,一个值得我总结的一年

2014即将过去,我满了80岁,但是,我仿佛是在40岁,这一年是忙碌的一年,收获丰盈的一年,我的心似乎就是在40岁上,有过一些病痛,但是,感谢大夫和护士,我都过来了,我跳跃,快步行走,能够承受4个小时的站立讲课,我就是只有40岁!【全文阅读】

吕俊鹏:2014,学术上获得了什么 查看详细>>

2014,学术上获得了什么

2014,脱离学生身份以后的第一个完整的一年。13年6月份成为staff那一天就对自己的14年有所期望了。期望自己的研究方向转型成功,希望自己的文章能上一个档次。【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