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Injury Epidemiology 发布时间:2020/5/7 16:02:44
选择字号:
【对话优秀博士论文】交通截停背后的种族问题与解决 | Injury Epidemiology

论文标题:Re-prioritizing traffic stops to reduce motor vehicle crash outcomes and racial disparities

期刊:Injury Epidemiology

作者:Mike Dolan Fliss, Frank Baumgartner et.al

发表时间:2020/01/20

数字识别码:10.1186/s40621-019-0227-6

微信链接:点击此处阅读微信文章

原文作者:Guohua Li 教授

执法通常是司法体系的第一道关卡。最近发表于Injury Epidemiology 的一篇文章中,研究人员调查了调整交通执法过程中截停的优先级是否可以减少车祸和种族差异。在接下来的采访中,Injury Epidemiology 的主编Guohua Li这篇文章的作者Mike Dolan Fliss展开了讨论。

图1:© Gina Sanders / stock.adobe.com

•主编:首先对您有关费耶特维尔(Fayetteville)干预措施的研究表示祝贺!您能否简单介绍下自己以及您的学术背景和研究内容?

Mike Fliss:我是北卡罗来纳大学(UNC)伤害预防研究中心的公共卫生研究科学家,经常与北卡罗来纳州公共卫生部门合作。我最近在UNC教堂山分校完成了自己的流行病学博士论文(2019年),主要研究社会、伤害和环境流行病学。发表在Injury Epidemiology 上的研究是我博士论文的一个章节,内容关于交通截停执法的衡量、差异和公共卫生后果。我的论文源于我加入了当地全美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分部无偏见警务行动小组的志愿服务经历。在那里,我见到许多律师和社区活动人士,他们希望促进执法警察和治安部门对当地社区的责任。

•主编: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交通截停是他们第一次接触执法人员和司法系统。交通截停可分为哪几类?选择性执法的问题有多严重?

MF:我们把交通截停分为三类:安全停车,包括处理超速或闯红灯等违规行为,在许多机构的全部临时截停中占不到一半;经济停车(例如,尾灯坏了,没有保险或未登记等),实际上这就是将贫困定为犯罪;最后是调查停车,表面上是为了处理与交通无关的犯罪。我们把安全带问题相关的停车放在了这最后一类最为主观的“调查性”停车中。虽然安全带是一项利于公共卫生的举措,每年能挽救许多生命,但以前的研究表明,调查停车和安全带停车在北卡罗来纳存在着相似的种族问题。

选择性的交通截停执法会带来严重的后果。美国司法部在其关于密苏里州弗格森市的报告中承认,有针对性的交通截停会从低收入有色人群社区榨取财富,这是种族资本主义的一个方面。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有选择地实施交通截停,会让居民更有可能把不重要的交通截停升级为暴力行动——Sandra Bland、Walter Scott和Philando Castile的案例都涉及非暴力交通截停,他们在执法拘留期间被杀害或死亡。

•主编:能否解释一下公共卫生批判种族实践(PHCRP)的原则?您是如何应用PHCRS来理解交通截停中的社会动态?

MF:虽然我受益于PHRCP(Ford & Airhihenbuwa, 2010),但并不是专家。公共卫生批判种族实践(PHCRP)是一个基于批判性种族理论和反种族主义原则的公共卫生框架。它包括四个重点领域和十个原则,可以指导研究人员的研究设计和评估。我认为,所有反种族主义公共卫生研究人员或从业人员都应该读一读这本书。我发现PHCRP十分有助于评估围绕交通截停的干预设计、传统公共卫生框架以及我作为研究人员的角色。

•主编:费耶特维尔干预措施(Fayetteville Intervention)意味着什么?

MF:面对交通事故和社区信任度下降的问题,Harold Medlock局长主动要求美国司法部对其部门的做法和政策进行审查。费耶特维尔警方开始收集所有交通截停的GPS数据,每周公开选择10个交通事故高发路口进行执法,并提高安全停车的优先级,以防止交通事故死亡并减少种族差异(通过相对降低其他类型的截停优先级别)。虽然采访表明这些变化代表了该部门执法的重大转变,但我们没有量化干预措施对这方面的影响。

•主编:费耶特维尔干预措施结果的衡量标准是什么?

MF:我们通过四个方面的13项指标来评估干预的影响。这四个方面是:1.交通截停优先级指标,以提供干预措施实施的证据;2.交通截停差异性指标,以评估公平性是否得到改善;3.机动车车祸指标,评估车祸的避免和所挽救的生命;4.犯罪指标,评估了“弗格森效应”(Ferguson Effect,即降低调查截停和经济截停的优先级与犯罪率上升有关)产生的可能性。

•主编:你在研究中使用了合成控制法。它和传统方法(例如,使用Greensboro作为比较组)相比优缺点是什么?

MF:与其他方法相比,合成控制法有很多优点。反事实合成控制单元(在本研究中为未实施干预的费耶特维尔)是由干预前时期最佳匹配的其他控制单元以及选定的非时变协变量或时变协变量构成的加权线性组合创建的。其中那些与费耶特维尔更相似的控制单元权重增加,而那些不太相似的单元权重减少。由于这种干预前结果的匹配,合成控制权重为已知和未知的过程提供了一些调整,从而在控制组和干预组之间产生干预前差异。

然而,合成控制法不可否认地比传统的DiD模型更为复杂,需要对已知和未知的干扰因素进行更明确的考虑。它需要仔细研究选择的控制。如果研究人员不选择多样的控制且仔细检查权重矩阵,这种方法可能会退化成简单的单一控制DiD(本研究中的一个结果就发生了这种情况),将100%的权重给一个单元,而遗漏其他单元。

•主编:您的研究的主要发现是什么?对交通安全、社会公正和公共卫生的影响是什么?

MF:费耶特维尔的交通截停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安全停车的数量和相对比例都有所增加,从2010年每年数万个截停中占30%的低水平上升到80%以上。费耶特维尔的干预使交通死亡人数减少了28%,伤害性交通事故减少了23%,总交通事故减少了13%。这也有助于减少种族差异,黑人涉及的交通截停减少了7%,黑人与白人的交通截停比例降低了21%。与弗格森效应假说相反,降低调查截停的相对优先级与非交通犯罪的增加无关,非交通犯罪减少了或保持不变,其中包括指数犯罪(降低10%)和暴力犯罪(降低2%)。

我们的研究表明,交通截停方案和优先级是可调整的。关心公共卫生、公平和差异的执法机构应该仔细设计交通截停方案,以拯救生命并减少差异,最好是在社区的一致同意和积极合作下进行。

•主编:您似乎把费耶特维尔干预措施所观察到的效果归结为交通截停优先级的改变。您是否认为部分观察到的影响是由于干预后的执法力度大幅增加?

MF: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当然,我们可以想象截停的数量以及安全相关停车的比例会影响干预的效果。我们如何衡量这些方面对得出结论很重要:例如,尽管非拉美裔黑人被拦下的相对比例有所下降,但考虑到警察人数的增加,所有人被拦下的总数却增加了。这使得我们不能简单的确定种族差异下降的程度。

•主编:您的合作者来自许多不同的学科背景,比如Steve Marshall博士和Charles Poole博士是卓有成就的著名流行病学家。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Frank Baumgartner博士、Paul Delamater博士和Whitney Robinson博士吗?您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

MF:我非常感谢Steve 和 Charlie一直以来给予我的指导。Steve Marshall博士指导我完成了许多损伤流行病学项目,作为委员会主席给了很好的意见,他还是我现在就职的CDC资助的损伤预防研究中心的主任,为我提供了很多支持。在我博士期间,Charlie Poole博士花了很多时间与我进行一对一的交流,他是最早就这个项目提供反馈的教员之一,当时这个项目还是一个社区公共卫生项目,离论文还很远。

Frank Baumgartner博士是UNC教堂山分校Richard J. Richardson杰出政治学教授称号的获得者。他不仅在交通截停方面是颇有造诣的权威,而且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死刑中的种族差异。Frank从项目一开始就和我一起工作,并让我有机会进行同一主题的其他研究。

Whitney Robinson博士是一位优秀的社会流行病学家。她发表的每一篇论文,我都觉得很有教育意义和挑战性,很鼓舞人心,也很有可行动性。这促使我在衡量差异的方法和道德规范上做得更好,并使我对我模型中的种族和种族主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Paul Delamater博士是地理学系的助理教授,长期关注公共卫生的空间构成。他的工作包括疾病建模和卫生保健的利用。他帮助我理解和评估交通截停的空间动态。

我要特别感谢我们系的Steve、Charlie和Whitney,我的第一任导师Steve Wing博士在我攻读博士期间去世,是他们为我提供了建议、指导和支持。Steve在北卡罗莱纳关于社区环境不公正和种族主义的工作不仅影响了我的论文,而且使我与社区活动家和研究人员产生了联系,他们使我能够继续为我们州的环境正义和公共卫生服务。

•主编:你对正在完成博士论文的学生有何建议?

MF:有些博士生的项目会比我的更直观:数据更多、政治性或敏感性更低、方法更简洁、设计更有前瞻性、社区争议及相关利益更少。但是我要强烈推荐真实社会的项目,它们需要具有挑战性、批判性且合乎道德的思考来完成!如果你正在从事可能与公共卫生更相关的颇具挑战性的项目,我确实有一些建议。同伴支持是至关重要的,找到那些和你有相同价值观的人,他们也会问你一些尖锐的问题,让你对自己负责。有些项目比其他项目更难获得资助,你可能需要在那些有资助的项目和你内心最有激情想完成的项目之间进行权衡。在方法上,请处理好你的论文代码,我建议每一位现代流行病学家都了解当代代码存储库、基本的软件工程和高效的编码方法,以免你的论文代码变成大杂烩。

最后,照顾好自己和他人。作为一名学生,尽管论文答辩总有一天会结束,但论文的工作将通过手稿修改和未来项目的形式继续进行。不要以为翻过下一座山就能休息。我们在伤害流行病学方面的工作涉及暴力死亡、结构性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以及精神健康困扰等主题。虽然我们伤害流行病学家有时可能通过建模和数学从这些现实生活中抽离,但我认为尽管很沉重,我们也必须带着人道主义参与到这些问题中。照顾好我们自己和彼此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在这些问题中将我们自己的理性分析和人性的部分相结合,这有助于为每个人提供更好的公共卫生。

•主编:感谢您与我们分享您的工作!我期待着阅读您下一篇伤害流行病学的论文。

MF:感谢您提供机会让我在BMC的博客平台上回应这些问题!我同样期待下一次再向您的期刊投稿,感谢您在发表过程中对我的支持。

Injury Epidemiology 旨在成为交流无意和故意伤害的流行病学研究的重要场所,这些伤害研究包括但不限于机动车撞车事故的发生率和死亡率、药物过量/中毒、跌倒、溺水、火灾/烧伤、医源性伤害、自杀、他杀、袭击和虐待。

Citation Impact

1.445 - SNIP

0.904 - SJR

2.68 - CiteScore

摘要:

Background

Law enforcement traffic stops are one of the most common entryways to the US justice system. Conventional frameworks suggest traffic stops promote public safety by reducing dangerous driving practices and non-vehicular crime.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have wide latitude in enforcement, including prioritization of stop types: (1) safety (e.g. moving violation) stops, (2) investigatory stops, or (3) economic (regulatory and equipment) stops. In order to prevent traffic crash fatalities and reduce racial disparities, the police department of Fayetteville, North Carolina significantly re-prioritized safety stops.

Methods

Annual traffic stop, motor vehicle crash, and crime data from 2002 to 2016 were combined to examine intervention (2013–2016) effects. Fayetteville was compared against synthetic control agencies built from 8 similar North Carolina agencies by weighted matching on pre-intervention period trends and comparison against post-intervention trends.

Results

On average over the intervention period as compared to synthetic controls, Fayetteville increased both the number of safety stops + 121% (95% confidence interval + 17%, + 318%) and the relative proportion of safety stops (+ 47%). Traffic crash and injury outcomes were reduced, including traffic fatalities − 28% (− 64%, + 43%), injurious crashes − 23% (− 49%, + 16%), and total crashes − 13% (− 48%, + 21%). Disparity measures were reduced, including Black percent of traffic stops − 7% (− 9%, − 5%) and Black vs. White traffic stop rate ratio − 21% (− 29%, − 13%). In contrast to the Ferguson Effect hypothesis, the relative de-prioritization of investigatory stops was not associated with an increase in non-traffic crime outcomes, which were reduced or unchanged, including index crimes − 10% (− 25%, + 8%) and violent crimes − 2% (− 33%, + 43%). Confidence intervals were estimated using a different technique and, given small samples, may be asymmetrical.

Conclusions

The re-prioritization of traffic stop types by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may have positive public health consequences both for motor vehicle injury and racial disparity outcomes while having little impact on non-traffic crime.

(来源:科学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火星赤道 曾遇洪水 激光核聚变反应堆里程碑:燃烧等离子体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蓝环星云谜题破解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