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BMC Ecology 发布时间:2019/3/26 11:01:28
选择字号:
在这春天,与BMC Ecology一起走进大自然 | 生态图片大赛结果公示

第六届BMC Ecology 生态图片大赛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才华洋溢的生态学家们的145多张图片投稿,展示了自然界惊人的生物多样性、自然美和生物相互作用。BMC Ecology 欢迎所有来自不同研究机构的相关人士参与图片大赛投稿,我们感谢各位的参与,也为大家投稿图片的质量和多样性感到惊讶!

我们的嘉宾评委,来自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蒋志刚教授评选出了本次图片大赛的总冠军和优胜奖,而BMC Ecology各栏目的编辑们则从他们的栏目中选出了各自领域的获奖作品。下面就一起来看看本次BMC Ecology 生态图片大赛的评选出了哪些精彩的获奖作品吧!

总冠军:透明蝶翼

The enigmatic clearwing butterfly Hypomenitis enigma

Marianne Elias, Sorbonne University, France

Marianne Elias说: “这种透明翅膀的蝴蝶栖息在安第斯山脉的云雾森林中。其翅膀的透明度是由于翅膀鳞片的形状(看起来像头发)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以及翅膀表面类似抗反射器的细微结构,共同增加了可能透过翅膀的光量。这样的物种在演化中获得的‘透明技能’带给我们许多启示和思考。对于在潮湿且相对寒冷的栖息地生活的H. enigma蝶来说,鳞片覆盖面积减少的透明翅膀如何提供最佳的疏水性和温度调节?透明,这一常与伪装联系在一起的特征,在H. enigma蝶及其近亲中扮演着怎样的生态角色?这些问题目前正由一个国际和跨学科的研究小组加以探讨。这张照片拍摄于厄瓜多尔南部的安第斯山脉,照片中的蝴蝶刚刚破茧而出2小时。”

我们的“行为和生理生态学”栏目编辑Dominique Mazzi也很欣赏这张照片。“这张照片出色地展示了这种稀有蝴蝶的美丽是如何从它生活的环境演变而来的。它是今年比赛中当之无愧的冠军。”

亚军:我的宝藏!

My treasure!

Pilar Oliva Vidal, University of Lleida, Spain

Vidal解释说: “照片中的格里芬秃鹫(griffon vulture)表现出一种统治行为,它在保护一头死去的野猪的尸体,以防止其他觊觎者靠近。秃鹰在它们生活的生态系统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它们能非常有效地清理尸体。它们可以在几分钟内发现动物尸体并将一具尸体剥光——这可以抑制病原体的传播,减少处理和焚烧家畜尸体的需要,同时避免产生成千上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季军:饿急的“美人鱼”不在乎吃相

Hungry dugongs have no table manners

Matteo Santon, the University of Tuebingen, Germany

Santon博士在拍摄这张照片时没有使用闪光灯,因为闪光灯会增加大量的白光,从而影响典型的水下短波长偏斜光谱(在10米深的海底几乎看不到红色)。

Santon这样描述这张照片: “这张照片显示的是,在红海马萨阿拉姆附近最后的大片海草地之一,一名‘当地居民’正在觅食。儒艮极易受到海草栖息地丧失的影响,并被认为有灭绝的危险。图中,这只儒艮屏住呼吸在24米深的水下草地上疯狂进食,两条领航鱼以它的食物残渣为食。领航鱼和儒艮之间的关系被认为是互惠互利的:儒艮为领航鱼提供保护和食物来源,而领航鱼则负责清洁儒艮皮肤上的寄生虫。”

Behavioral and Physiological Ecology:妈妈臂弯里的家

Home in mother’s arms

Arnaud Badian, Sorbonne University, France

图中一只年幼的巴巴里猕猴(Macaca Sylvanus)紧紧依偎在妈妈身边。Badian解释说:“对于年幼的巴巴里猕猴来说,家不是一个地方,家是只有母亲的臂膀才能提供的温暖。这只小猕猴正通过它安全的家的窗户,观察它的那群在直布罗陀海峡的岩石上茁壮成长的灵长类同伴们。”

Conservation Ecology and Biodiversity Research:草原上的小宝贝儿

Little treasures of the steppes

Pilar Oliva Vidal, University of Lleida, Spain

挑选了这张图片的编辑Josef Settele解释说:“我们选择这张照片是因为它的颜色组成,这些色彩显示了在特色生态系统中的生物和非生物成分。我们也非常喜欢作者的故事:草原生态系统在很多时候都受到人类的影响(主要是集约化农业),这些影响通常对动植物不利。草原鸟类是欧洲最受威胁的鸟类之一。它们对草原栖息地的丧失非常敏感,因此,通过对人类行为的适当管理来确保相关生境及其物种的保护和恢复显得尤为重要。”

Community, Population and Macroecology:草地褐蝶与独居蜂

Meadow Brown and solitary bee

William Mills, University of Brighton, UK

Mills描述了这张照片拍摄地点的重要性,以及他对捕捉到这种蜜蜂照片的惊讶。“在过去的80年里,英国的野花草地栖息地已经大大减少。然而,由于这种生态环境有能力支持大量的动植物,特别是无脊椎动物的生存,许多地方和区议会一直努力在地方和国家自然保护区内创造和扩大野花草地生境。位于东苏塞克斯郡伯吉斯山的比德兰农场自然保护区就是这其中的一个。当我和Dominic Moore主席在这个保护区做志愿者的时候,我停下来拍了这张照片。这只雄性草地褐蝶(Maniola jurtina)正在吸食一朵矢车菊(Centaurea nigra)。然而,直到我回到家查看照片,才发现了这只小小的独居蜂。保护区已经成为我最喜欢带着相机到访的地方之一。”

Landscape Ecology and Ecosystems:基拉韦厄火山

Kilauea Volcano

Sabrina Koehler, Kiel University, Germany

Koehler博士描述了她是如何拍摄这张照片的: “我在马诺阿的夏威夷大学做博士后研究期间,参观了位于基拉韦厄火山口的普乌奥火山爆发地点(就是图中正在日落的这个地方)。夏威夷大岛仍在逐年增长,而2018年普纳火山的爆发也在提醒我们,火山的性质是不可预测的,它同时具有破坏性和创造力这两种对立的力量。”

选择了这种图片的编辑 Michel Baguette解释了他选择这张照片的理由。“景观可以定义为根据当地环境条件(气候、地貌)和干扰而发展出的不同栖息地的结合产物。而生态演替,是指生态系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和发展,逐渐达到其顶峰状态,随后又在干扰和破坏中重新开始演替的渐进过程。因此,景观就像是由随机或周期性干扰产生的连续生境在空间和时间上的组成的马赛克图像。这幅图很好地说明了极端扰动的破坏力,同时它也将创造重新启动生态演替的机会。它捕捉了许多生态演替过程的同时结束和开始——这是拉瓦锡的名言的一个极好诠释‘什么也没有失去,什么也没有创造,但一切都被改变了’。”

编辑精选:小桥

Small bridges

Darko Davor Cotoras Viedma,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 USA

Cotoras解释说: “这种球体蛛科的Wendilgarda galapagensis是热带太平洋东部偏远的可可岛特有的物种。这种蜘蛛来自一个能织出高度特化的网的蜘蛛属。如图所示,这些蛛网的水平线在结构上相当于一个典型的圆网的径向线,而垂直线则是用于捕捉猎物的粘线(相当于其他蜘蛛网上的螺旋线)。这些精致的结构就像悬在小峡谷平静水面上的桥梁。”

点击查看第六届BMC Ecology 生态图片大赛全部推荐作品

(来源:科学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