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BMC 发布时间:2018/9/13 15:21:46
选择字号:
行摄匆匆:蒋志刚教授谈生态摄影 | BMC Ecology

微信搜索BMC期刊,获取最新期刊资讯、论文解析、投稿建议等实用信息。

蒋志刚老师的摄影作品《藏羚羊》在2017年的BMC Ecology生态图片大赛中获奖,作为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获奖者,蒋老师听说我们要约稿便很爽快地答应了。

在以下这篇文章里,蒋老师分享了自己对摄影及生态学的认识,作为生态学家的经历,以及获奖作品背后的故事。感谢蒋老师对BMC期刊的支持,更感谢蒋老师以及其他科学家们对生态学研究的贡献。2018 BMC Ecology 生态图片大赛作品征集进行中,我们期待你的参与。

蒋志刚 简介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野生动物生态学与管理学博士学位获得者。他致力于濒危野生动物、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CITES物种非致危性判定研究, 担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国科大“保护生物学”首席教授、国家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国动物行为学会理事长、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技委主任、中国兽类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动物学会常务理事、IUCN/SSC、DIVERSITA中国国家委员会成员、IUCN/SSC成员。

著有《自然保护野外研究技术》、《保护生物学原理》、《中国哺乳动物多样性与地理分布》等著作20余部。发表论文300多篇。

历任Current Zoology、《生物多样性》、《野生动物学报》、《生命世界》副主编,Biological Conservation、Wildlife Professional、Oryx和Arid Ecosystems和《生态学报》等刊物编委。

在40余年野生动物野外研究考察生涯中,他的足迹遍布中国,也访问了数十个国家与地区。他热爱摄影,利用相机记录了他的研究对象和自然风光。

我经常做学术报告、写科普文章,然而我一般不谈摄影。尽管有人约我谈野生动物摄影,但摄影毕竟不是我的专业。这次因为我拍的《藏羚羊》获得了BMC Ecology 生态图片大赛的银奖,我成为此次比赛获奖者中唯一一位中国科学家,编辑约我谈谈这幅参赛作品背后的故事。盛情难却,我只好应允了。

摄影是现代生态学家的辅助研究手段。生态摄影可以记录研究对象、行为动态、生态群落、地理景观以及工作场景。因为工作的需要,我便与生态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野生动物与我们生存在同一个环境,目前,许多野生动物由于人类活动和环境变迁而成为濒危物种。我研究濒危哺乳动物生态学与保护,利用照相机记录野生动物的行为十分重要。我在野外考察时常常背一个双肩摄影包,携带照相机和镜头、充电器、笔记本电脑、移动硬盘和空白光盘。包里还会带上吸气球、镜头纸、备用电池、遮光罩、滤光镜、密封塑料袋等拍摄附件,有时也带上摄影背心、塑料布等。进行重要的科学考察时,我还会带上一台备用相机。

我在最初的野外工作中用的是黑白照片,有135和120两种规格的胶卷。一卷135胶卷能拍36张照片,而一卷120胶卷只能拍12张照片。拍好的胶卷要送到专业洗印店冲洗。我在拍摄现场无法看到照片。一张照片从拍摄到冲印,需要一段时间。在野外拍摄的照片则可能要在几个月后才能看到照片。因此,拍得不理想的照片,如拍虚的照片,只能作废。曝光过度和曝光不足的照片,也很难矫正。要想重返现场重拍一张,那几乎是不能的。此外,黑白照片靠黑白灰度记录拍摄对象,不能区别不同的颜色。所以,如何掌握曝光速度和光圈以正确曝光,十分不易掌握。当时摄影经验十分重要。

此摄影非彼摄影

科研人员摄影与专业摄影师摄影有区别的。其一,科研人员“行摄匆匆”,在工作中拍摄,在行进中拍摄,时间十分有限,常常只能抓拍,不像专业摄影师那样在野外拍摄地点守候拍摄。其二,固定在三角架上的照相机能拍出清晰的好照片。然而在科学考察中,生态学家常常不可能支起三脚架等待野生动物,因为在考察中遇到野生动物是随机事件。偶尔见到野生动物后,也不可能有时间支起三脚架,因为拍摄机会有时仅几秒钟,转眼即逝。尽管可以利用车窗、树干和地面土堆等作为照相机的依托,科研人员拍摄野生动物时,常常手端照相机拍摄。这张《藏羚羊》即是手持相机拍摄的。

在每次野外考察前,结合考察的目的,我会作好考察拍摄计划,如考察的目的是什么?考察地点有什么地理景观?有什么植被?有什么野生动物?然后,根据拍摄环境和拍摄对象准备拍摄器材和胶卷。过去,去热带雨林考察,为拍野生动物会带上感光速度高的胶卷,现在,则要求带上高速存储卡。去青藏高原考察,一定要带上镜头的遮光罩和UV镜。过去的一个要求是根据考察时间长短带足胶卷,现在则要求带上备用存储卡。特别是在去青藏高原和荒漠地区考察的时候。因为每次野外考察时,必须有备而去,机会是不会负有心人的。

进入新世纪后,我开始在工作中拍摄数码照片。考察途中,我每天晚上将数码相机中的照片下载到计算机的硬盘,分类整理。琢磨每一张照片的拍摄技术参数,如光圈、快门速度(这些参数已经与数码照片一起贮存,可以通过软件查阅)。然后,最好将数码照片刻录到光盘上或贮存到移动硬盘。以防万一计算机出故障,丢失照片文件。若是拍摄普通照片,当照片或幻灯片冲洗出来后,一定要逐一检查,反复琢磨,学会挑毛病。为什么这张照片拍得好?为什么这张照片拍虚了?我常常研究别人的摄影作品。通过浏览摄影期刊、参观摄影展览、上网、观摩广告作品,观赏研究别人如何抓拍、如何构图、如何应用景深、如何聚焦,等等。这张照片的构图应当如何改进。有条件时就向摄影行家请教,也可以大家一块讨论。

生态摄影小窍门:车窗擦干净,不许用香皂

对于野外科学考察而言,拍好照片就是积累科学素材。生态摄影与艺术摄影不一样,生态摄影的第一要求是真实。照相机已经成为现代野外考察的记录本。现代野外考察中,许多时间考察者都坐在汽车中。公路沿途的地貌景观、植被、人文景观都值得收入照相机镜头。但是由于考察时间的限制,考察者不可能时刻停车拍摄。有时,盘山公路也不能停车。如果能在汽车行驶中拍下一些资料照片,记录下公路沿途一晃即逝的景观,对于考察来说是十分有意义的。当然这些数码照片的质量较静止时拍摄的照片的质量要差一些,但是,这些照片记录了公路沿途的景观,是很有价值的资料照片,尽管一些照片不可避免地由于汽车颠簸晃动而发虚,但是多数照片有参考价值,比什么都没有强得多,这些照片常常能帮助你回忆沿途的所见所闻,弥补了由于行色匆匆,野外考察途中来不及记日记的难题。有时,这种“车窗摄影”也能拍出有意义的照片来。不过,要拍好车窗照片,有一点要牢记,那就是必须时时保持车窗的干净,不论是刮风起尘,还是冰冻三尺,都要在出发前,将车窗擦干净。并要与司机商量好,请他在行驶途中多冲刷几次车窗。

野生动物存在一个感觉安全的空间。这个空间称为野生动物的“恐惧圈”。野生动物自动会与人类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拍过野鸟、野兽的人知道,当你接近到一定距离时,野鸟会飞走、野兽会逃逸,这个最小可接近距离即是野生动物的“恐惧圈”。当你接近或进入一只野生动物“恐惧圈”时,尽管我们只是想给它照一张照片,它还是感到害怕,感到受到威胁,于是会匆匆逃离。不要气恼,这是野生动物的生存策略。怎么办?

在拍摄野生动物时,应穿迷彩服,或者是颜色接近环境背景颜色的衣服。不要穿那种刷刷作响的衣料制成的衣服。在野外考察期间不要使用香皂,不要使用带香味的面霜。在拍摄野生动物时,从下风弯腰接近拍摄对象,不要站在高处,慢慢运动,接近动物,不要突然运动,惊吓动物。在接近动物的同时,将照相机的长焦镜头拉到最大焦距,不时从取景框里观察拍摄对象的大小。这张《藏羚羊》就是如此拍摄的。

蒋老师的摄影作品《藏羚羊》在2017年BMC Ecology摄影大赛中获奖。

图片来源:蒋志刚

参与2018 BMC Ecology 生态图片大赛,请点击https://bmcecol.biomedcentral.com/?utm_source=Weibo&utm_medium=Social_media_organic&utm_content=CelZha-BMC-BMC_Ecology-Ecology-China&utm_campaign=BMCS_AWA_Image_Competition_2018

(来源:科学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火星甲烷神秘“消失” 意大利科学家抗议资助疫苗安全研究
韩国科学部指控高校校长滥用资金遭质疑 大气边界层污染垂直加强观测试验启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