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BMC 发布时间:2018/8/30 14:03:46
选择字号:
虚无泡沫还是新颖浪潮?当开放获取遇上医学教育

FOAM(Free Open Access Medical education,免费开放获取医学教育)是一个资源和工具的动态集合,可用于医学终身学习,也有助于形成共同团体和业界思潮。以下的文章将分享医生及医学生们可以获得的FOAM资源,并讨论FOAM是否能最终取代同行评议。

新旧媒体对比

随着数字媒体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扩张,医学文献也自然走上了这条道路。虽然有相似之处,但传统的印刷媒体与新的数字平台之间依旧存在着内在差异。

传统媒体的质量由出版商决定,且需由一批专家参与并进行同行评议。通过这种途径出版是昂贵的,访问仅限于支付必需订阅费的用户(有限的接收者)。关于传统媒体,还有一个经常被争论和反对的方面就是信息传播到读者的时间。此外,一旦发表和印刷,传统媒体上的文章可以被永久获取且不能撤消。

另一方面,社交媒体(social media)有多种来源(多个接收者)。相较传统媒体,社交媒体的信息质量受参与者影响,其中许多人没有接受过同行评议过程的培训。但与此同时,在社交媒体发表内容的成本更低或更自由。社交媒体也提供了方便、无限制的获取方式。在社交媒体发表和更新信息是即时且灵活的,即使发表后也是如此。通过分享特殊技能、方法和经验的方式,我们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转向一种新的在线学习模式,将医学教育带入一个新时代。

逐步适应

医学教育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适应这种不断变化的环境的同时,培训下一代卫生保健专业人员,以此来提供社会所期望的高质量护理。从公众的角度来讲,大家也越来越明显地意识到基于社交媒体的易获取信息的实用性,一部分大众也可能希望他们的医生参与其中。未来在进行手术时,患者看着医生红着脸咨询“谷歌教授”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

FOAM资源、网站、影响及其传播

用我们所熟悉的传统学习资源量化方法来评估社交媒体的影响是很难的。Twitter吸引了大量的追随者和转发,这很难与传统的影响因素进行比较。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新的资源和影响不那么重要。许多网页博客被用于记录会议摘要,并通过网页分析显示会议期间访客流量增加,表明有大量的用户使用了社交媒体资源。

同样,为相关出版物提供同行评议总结的在线资源(如The Bottom Line),通过其读者的重新推文,不断地获得了动力和读者,以此进行宣传并吸引感兴趣读者。这些资源也被用来采访实验的作者,让广大观众在发表后的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内就对其结果进行批判性的讨论。这比我们所知的传统信息传播方式更快速地引起了实践的改变。

急救医学一直被认为是FOAM领域的先行者,有许多高度活跃的网站和博客完成了一些了不起的工作。重症护理,作为比较新的应用领域,现在已有约300个活跃网站。如上所述,许多网站 都依赖Twitter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站(如Critical Care Northampton,International Fluid Academy),来对他们的信息进行有效的放大。该领域更多的FOAM网站请参阅下图中的表格。

部分推荐的FOAM网站(非全部相关网站)

FOAM是否能取代同行评议?

关于FOAM,更多潜在的问题涉及知识产权相关手稿、评论和信件的提交以及博客等论坛中同行评议的影响;意见和帖子在不同社交媒体资源中无法得到一致的监管;对于“社交媒体名人”的存在,也有一些过度的讨论。比如社交媒体中存在感很强、有魅力的、敢于发声的用户,他们发表的可能存在偏见的看法和意见会对大量追随者产生影响。同理,在FOAM领域,对于主流杂志、多产作者和演讲者来说也是如此。很明显,重要人物的兴趣和热情所在将对其他人产生影响。也许这种情况下,使用者就需要考虑医学该由“权威决定”还是“证据决定”。

因此,关于FOAM是否可能取代同行评议?可能的答案是,FOAM不受传统等级的影响,它是自由的,且随时可获得,它跨越了专业的界限,是多民族的、透明的、健全的且不涉及政治。由于人们对FOAM的认识不断增加,社交媒体指数(SMI)被提出,还有人提出了卡戴珊指数(Kardashian index,KI,与上文提到的“社交媒体名人”现象有关)。SMI能够评估FOAM资源的影响和质量,使教育工作者能够获得学术信誉,并允许学习者识别可靠资源。KI指数则通过直接比较引用次数和Twitter粉丝的方式来衡量科学家社交媒体内容及论文发表记录之间的一致性。

FOAM的潜在危险取决于它所提供的信息是否足够可靠和正确性。最近,健康网络基金会创办的医疗网站“HONcode”的质量得到了认可。另一个与社交媒体及FOAM有关的危险是教育的减少:从阅读课本,到仅阅读某一章节、某篇论文、摘要,乃至一条短短的推文。

并不是每个人都热衷于社交媒体,事实上,很多人都对社交媒体感到厌恶。那些活跃在医学社交媒体上的人常常会发现自己沉浸在一个由志同道合的人统治的世界里,因此,他们可以安全且天真地封闭在某一环境中。然而,最终还是要由个人学习者决定社交媒体在会议上或在正常工作中的参与程度。

了解卡戴珊指数,请访问https://genomebiology.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13059-014-0424-0?utm_source=Other_website&utm_medium=Website_links&utm_content=DaiDen-BMC-Genome_Biology-Biology-China&utm_campaign=BMCF_USG_BSCN_DD_GB_Index

(来源:科学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旅行者1号”再立新功 改良木薯 养活世界
“垃圾DNA”不“垃圾” 最新版中国综合地层时间框架正式发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