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如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9/15 15:55:41
选择字号:
荒谬?23人基金申请被拒,只因提到预印本论文

 

基金申请被拒的理由千千万,如今又多了一条:在申请中提到预印本论文。

近日,有23项基金申请被国际知名科研组织和资助机构——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ARC)拒绝,原因是研究者在基金申请中提到了预印本论文和其他未经同行审查的材料。

这引发了研究者们的强烈抗议。他们认为,此举是对开放科学的打击,还会阻碍其职业发展。他们愤怒地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这一裁决“短视”、“荒谬可笑”。

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的预印本使用,许多资助机构在某些情况下接受并鼓励使用预印本的申请。但也有研究者表示,预印本的快速及缺乏同行评审可能会导致错误信息的传播。

或可造成研究人员结束职业生涯

此前,ARC一直禁止研究人员将预印本纳入自己的出版物列表。一些研究人员表示,他们理解最初的规则。

而根据2020年9月的一项规则,在当年新一轮资助之前,申请人被指示不要在“申请的任何部分引用或参考”预印本,即使他们能够证明其引用和参考是及时和相关的。

ARC表示,这一变化“是通过网络研讨会传达给大学研究办公室的”,当时正在启动拨款轮。然而,研究人员认为,规则的改变并没有在申请人须知中明确表达或定义。

在公开获取的报告中,ARC表示今年有52份申请被认为不符合两个基金项目的资格,但没有列出原因。

研究人员表示ARC的做法限制了申请人参考最新的研究,这与现代出版实践和鼓励使用预印本的海外资助机构不一致。

ARC没有回答《自然》杂志关于其排除预印本理由的具体问题,也没有确认有多少申请人因此被拒之门外,但一位发言人表示,该规则能够“确保所有申请都被同等对待”,并补充说“资格问题可能会以多种方式出现”。

这位发言人在社交平台回应了大量申诉,说:“感谢所有联系ARC的人,他们提供了在申请资金时包含预印本研究的观点”和“我们正在调查大家所提出的问题,将尽快作出回应”。

目前了解到,至少有23名研究人员因此被视为不合格,因为他们在申请两个著名的ARC基金项目时提到了预印本。这可能会破坏他们的职业生涯,因申请有次数限制,“发现早期职业生涯研究员奖(DECRA)”限申请2次,“未来研究基金(Future Fellowships)”限申请3次。

有些人将永远不被允许再次申请,并说他们的职业生涯实际上已经结束。有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将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

“创新杀手”

推特帐户名为@ARC Tracker背后的研究人员称,他已经与23名被拒绝的申请人联系过,其中至少有14人被裁定不合格,因为他们在项目描述或方法中引用了其他作者的预印本文章。但有些人只是引用了存储在预印本服务器上的技术文档。

据了解,在资助申请中引用预印本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见,如加拿大、德国、丹麦和西班牙。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的预印本使用,许多资助机构,如惠康信托基金、欧洲研究委员会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政策,以在某些情况下接受并鼓励使用预印本的申请。

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细胞生物学家Prachee Avasthi说,预印本促进了科学严谨性,而不是削弱了这种严谨性。

一位申请被拒绝的、不愿透露姓名的物理学家说,“这是一个‘创新的杀手’”。30年来,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和数学家一直在同行评议之前,在开放存取的预印本服务器arXiv上共享论文。如今,预印本在许多领域变得越来越普遍。

目前受ARC资助的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语言人类学家Nick Enfield认为,这个决定是不合理的和不道德的,“该国领先的研究资助机构有可能在一个荒谬的技术问题上放弃有价值的研究。”

澳大利亚斯威本科技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家Matthew Bailes说,“如果你没有提到预印本论文,可能你就写不出最好的科学案例。”

预印本在COVID-19流行期间蓬勃发展

根据ARC的定义,预印本是提交给期刊或其他出版物的、尚未通过同行评审的手稿。

最早的预印本服务器是物理学领域的arXiv,于1991年推出。生物医学的预印本服务器bioRxiv、medRxiv分别于2013、2019年上线,如今预印本服务器已有几十个。

COVID-19大流行使预印本呈现爆炸性增长,并逐渐成为主流,一项研究显示,在新冠肺炎疫情开始的前10个月中,共发表了约12.5万篇相关论文,其中有3万多篇(约1/4)是预印本。

在81份COVID-19政策文件中,有52份引用了预印本,这些文件来自三个大型卫生机构——世界卫生组织(WHO)、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英国议会科技办公室(UK POST)。

预印本网站medRxiv,在2020年1月发布了约200篇预印本论文,到当年5月,每月的统计数字已膨胀到2000多个。medRxiv访问量随之飙升,7月份摘要的浏览量达到了610万次。

预印还是不预印?

学术界中不乏有人对预印本持怀疑态度。有人指出,预印本的快速及缺乏同行评审可能会导致错误信息的传播。例如,一份广为宣传的预印本声称SARS-CoV-2 基因组中有HIV“插入”的迹象,尽管它很快被撤回,但该预印本仍成为了宣称冠状病毒源自生物工程设计的阴谋论者的素材。

去年春天,《柳叶刀》的一篇评论文章写道:“在根据任何预印本提出的科学判断采取行动时,需要谨慎行事。”

虽然大多数预印本从未发表过,但一些研究表明,对于那些已经发表的论文,预印本和已发表版本之间的质量差异很小。

一旦COVID-19大流行结束,这些做法是否会继续存在还有待观察。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肾病学家Swapnil Hiremath等表示,他们希望预印本能够继续存在,因为即使在COVID-19论文大量涌现之前,他们就看到了同行评审系统的问题,包括缺乏透明度等。

“我认为我们确实需要重新思考同行评审是什么,如何验证科学,如何决定什么科学是好的。目前的系统我认为行不通。”威廉哈维研究所博士后Jonathon Coates说。

参考资料:

1.https : //doi.org/10.1038/d41586-021-02318-8

2.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a-surge-in-pandemic-research-shines-a-spotlight-on-preprints-69170

3.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no-revolution-covid-19-boosted-open-access-preprints-are-only-fraction-pandemic-papers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体积改变性质:水量减少 质子迁移 研究人员用激光做饭
“拉曼组内关联分析”揭示代谢物转化网络 火星宜居性受体积限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