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辛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7/21 18:26:10
选择字号:
中央气象台、河南省气象台联合解析河南特强级暴雨:
“前所未见”的河南暴雨是“千年一遇”吗?

 

目前,河南暴雨过程强度已达特强等级。河南有10多个国家站超过了日降水量极值。除日降雨量外,小时降雨量也非常突出。郑州1小时降雨量超过了中国大陆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降雨的极端值,极值强度“前所未见”。

本次河南暴雨是“千年一遇”吗?是否有提前预报?为什么河南历史上出现了多次降雨极值?是台风“烟花”导致了此次暴雨吗?

7月21日上午,中央气象台、河南省气象台联合接受了媒体采访,回应了有关河南暴雨的各个问题。

河南暴雨时况如何?未来将如何发展?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陈涛从全国的降水情况、发展趋势以及最新的雷达回波图来看,河南北部地区仍然有明显的降雨过程,郑州、开封一带降雨仍在持续。

自7月17日以来,河南地区强降雨已持续4天。17日8时到21日9时,河南中部、西部以及北部地区累计降雨量普遍100毫米以上,郑州附近地区累计降雨量在500毫米以上,局部个别单点站在900毫米以上,极端天气非常突出。

除累计雨量大、持续时间长、降水区域集中外,降雨的小时极端性也非常明显。20日16时到17时,郑州附近单站1小时降水量达200毫米以上,该极值超过了中国大陆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降雨的极端值。

未来24小时,预计河南中西部仍有大到暴雨,部分地区有大暴雨,尤其在太行山东麓地区降水较强,局地降雨量将达270-280毫米。在郑州地区,预计未来24小时仍有暴雨到大暴雨,22日有小到中雨,夜间降雨有所减弱,23日将有分散性阵雨,此轮强降雨过程趋于减弱结束。

河南暴雨是否突破了我国北方乃至全国的降水记录?

陈涛:从降水的极端性看,根据观测,17日到21日8时,河南已有郑州、嵩山、新密等10个国家级气象站日降雨量突破建站以来历史极值,极端性非常明显。

除日降雨量外,小时降雨量也非常突出,其极值强度是前所未见的。郑州市二七区尖岗气象站24小时降雨量高达696.9毫米,超过郑州全年平均降水总量。

河南省气象台副台长苏爱芳:此次特大暴雨历史罕见,持续时间长、累计雨量大,特大暴雨的范围广、极端性强。

其中,郑州、开封等多地1小时降雨量超过100毫米,郑州气象观测站最大小时降雨量达201.9毫米(20日16时~17时),突破中国大陆小时降雨量历史极值(198.5毫米,河南林庄,1975年8月5日)。郑州局地3小时最大降雨量达333毫米。

此次河南暴雨强度达特强等级

苏爱芳:新中国建国以后,河南历史上曾出现过“638”“758”“828”“968”“719”5次全省性强降雨过程,其中最著名的当属“758”暴雨。

数据显示,17日8时至21日8时,河南省平均降雨量达144.7毫米;郑州市平均降雨量458.2毫米,郑州新密市白寨累计降雨量最大达918.9毫米,郑州国家级气象观测站772毫米,部分地区累计降雨量已超当地年平均降雨量(郑州全年平均降雨量641毫米)。

通过比较看出,本次暴雨过程全省累计雨量最大值、1小时最大降水量及日雨量都突破极值,均大于上述5次过程。其中,日最大降水量和6小时最大降水量仅次于“758”过程。

按照河南省区域性暴雨过程气象强度评估规范,综合考虑持续天数、过程范围、最大日降水量等指标,此次暴雨过程强度达特强等级。

此次河南暴雨是什么原因导致?

苏爱芳:一是大气环流形势稳定。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和大陆高压分别稳定维持在日本海和我国西北地区,导致两者之间的低值天气系统在黄淮地区停滞少动,造成河南中西部长时间出现降水天气。

二是水汽条件充沛。7月中旬河南处于副高边缘,对流不稳定能量充足,18日西太平洋有台风“烟花”生成并向我国靠近。受台风外围和副高南侧的偏东气流引导,大量水汽向我国内陆地区输送,为河南强降雨提供了充沛的水汽来源,降水效率高。

三是地形降水效应显著。受深厚的偏东风急流及低涡切变天气系统影响,加之河南省太行山区、伏牛山区特殊地形对偏东气流起到抬升辐合效应,强降水区在河南省西部、西北部沿山地区稳定少动,地形迎风坡前降水增幅明显。

四是对流“列车效应”明显。在稳定天气形势下,中小尺度对流反复在伏牛山前地区发展并向郑州方向移动,形成“列车效应”,导致降水强度大、维持时间长,引起局地极端强降水。

台风“烟花”导致了此次河南暴雨?

陈涛:此次强降雨过程的形成原因不止台风“烟花”一个因素。

台风“烟花”虽然还没有登陆我国,但台风“烟花”北侧和副热带高气压之间会形成联通气流,持续地向我国黄淮一带输送。在偏东风的影响下,大量水汽从海上向河南一带汇集,再加上河南本地的地势抬升,以及天气系统稳定维持的效应,造成了此次河南特大暴雨集中的情况。

随着台风“烟花”持续向我国靠近,预计25日前后将登陆我国,对于我国华东地区的影响将逐步增强。

此次河南暴雨是否有提前预报?

苏爱芳:河南省气象局自7月13日开始关注此次强降水过程,根据气象系统多变化的特点,采用渐进式决策方式。7月14日开展省地联合会商,并起草重要天气报告,于15日报送河南省委省政府,并根据最新气象资料,及时跟进做订正预报。

7月16日9:50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信号;7月18日17:10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7月20日早晨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

在发布会开始前,针对此次强降水过程,河南省市县共发布预警信息1184条,河南省气象台发布预警信息31 条,包括暴雨预警信息18条,其中,红色暴雨预警7条,橙色暴雨预警5条,黄色暴雨预警6条。

目前,河南省各级气象部门施行24小时战时工作机制,针对这次暴雨过程全力做好暴雨保障,特别是针对郑州市20日特大暴雨过程施行的是一级应急响应。

陈涛:极端天气牵扯到很多中小尺度天气发展机制,极端暴雨、极端高温仍是全球共同面临的难题。这种极端天气的科学机制形成非常复杂,再落实到数值预报中,仍缺少有效手段进一步解决,这是我们正在着手攻克的难关。

河南为什么总出现历史降雨极值?

陈涛:虽然河南历史几次暴雨事件都出现了超极值的强降水过程,但并不能说河南易发这种极端性天气。

我国是典型的季风气候,暖季受夏季风影响,水系输送特别充分。每年的“七下八上”时期属于防汛紧张时段,华北进入降雨集中期,华南、华东也受台风活动影响,降雨频繁。华北正处于季风雨季和台风雨季的双重影响下,很容易发生强降水过程。

极端天气事件的出现,是大气环流上异常因素的结果,每年都会发生。河南历史上的5次强降雨过程是间隔多年或十几年才出现一回,没有特定的规律可循。

此外,我们还未完全认识极端天气事件发生发展的科学规律,后续将继续针对极端天气发生发展的机制做进一步分析和研究。

本次河南暴雨是“千年一遇”吗?

陈涛:“千年一遇”的说法是依据较长的历史记录来推算某一类天气事件,或通过百分比的统计学方法,表现天气的极端性,需要基于严谨的记录。在我们没有得到可靠的、长时效的记录之前,很难得出“千年一遇”“百年一遇”的判断。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围绕白矮星的新气态巨行星 “羲和号”成功发射
全球首个!高放废物地质处置协作中心成立 绘制精确的银河系旋臂结构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