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丘成桐 来源: 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1/6/1 19:14:42
选择字号:
丘成桐院士:中国已具备建设数学强国的可能性

 

作者 | 丘成桐

编者按

5月30日,第十二届丘成桐大学生数学竞赛总决赛落幕并举行颁奖典礼。清华大学取得历史性胜利,揽获31块奖牌;北京大学获得25块奖牌。此外,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得4块奖牌;复旦大学获得2块单项赛铜奖;山东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各获1块铜奖、1块银奖。

大赛主席、科院外籍院士丘成桐在颁奖典礼上表示,中国已具备建设数学强国的可能性。“今天我们整个研究氛围、研究能力,不比哈佛大学、MIT差。我期望学生们能够考虑留在国内。”

以下为丘成桐讲话实录。

 

谢谢清华大学的校领导,一路支持这个竞赛。我要感谢富力集团对赛事的慷慨支持,对于老朋友,我很感谢。

我来讲讲我的感想,我很感激海内外的华裔学者不远千里,来做评委的工作,让竞赛能够公平地展开。浙江大学许洪伟、徐浩在杭州也很帮忙。公正的评委是很重要的。假如一个竞赛不公平,那完全没有意义,所以我很感谢他们。

同时,我很感激这么多一流的年轻学生,来参与这个赛事。好学生踊跃参与,一个竞赛才有意义。这12年来,中国学生成长不少。从前中国学生去哈佛,考博士资格考不好,到现在考得最好,这是学生数学能力成长很明显的指标。

如今,80%以上的学生选择继续进修、做数学研究,这对我来讲是很欣慰的。中国要成为数学强国,正如胡森和刘克峰所说,这是老师陈先生一辈子最大的愿望。

其实,成为世界数学大国不难,国内学数学的人很多。但要真真正正地打造一个有建树的团队,绝对不容易。

我这几十年来,看到其他国家成长的一些经验,也看到海外院校成长的经验。

首先,学生基本学识一定要抓好,十多年前,我第一个想要抓的就是中学生教育。中学生教育不行,大学生也不可能好。所以我花了不少工夫培养中学生。

到了今天,我可以很高兴的讲,中国的中学教育,至少前一两百个名校是办的很好的,最好的中学比得上美国的好中学,有些方面甚至更好。

去年,近平书记批示成立数学领军班。一大批一流的中学生进了清华。我每个礼拜跟他们一同吃饭、跟他们一起听课。他们很有才华,有些可能还需努力。但大部分都是能够体会数学之美的。这一批年轻小孩子,没有这么功利。

我认为,这会是一个重要的转折。从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我观察中国数学很久了。这十年来,我可以讲,中国数学具备了建设数学强国的可能性。

领军班的成立,求真书院的成立,让我们能够培养全中国最好的学生,他们未来将是中国数学实力所在。

我读了很多历史,最近看到一个事情。欧拉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前三名是绝对不能否认的。

欧拉在13岁的时候,由Johann Bernoulli带领他、教导他,所以很快成才,16岁博士毕业,一路成长,成为欧洲继牛顿之后最重要的数学家。

年轻的时候,大数学家来指导,是很重要的。还有很多数学家,我们亲历他们成长,比如哈佛大学我的同事,他们都是很年轻的时候,就有教授带领成长了,比如Joseph Bernstein 和 David Kazhdan也是如此。

绝对不是说,我们招了一批一流的小孩子进来,就不理他,让他自生自灭。我们要花工夫好好培养他们,让他们从小就立志成为世界一流学者。

这10年的工夫,中国大学生学业水平已经达到世界水平。但要成为世界数学强国,不但要靠大学生,还得靠研究生。

在中国的土地上,假如不能产出世界一流水平的论文,始终还不是一个世界数学强国。

从人才培养到完成世界一流水平研究,都在中国土地上,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数学强国。让数学在我们中国本土生根,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

我研究日本数学历史,发觉日本数学主要的变革是从高木贞治回到日本才开始的。

以前日本数学也不大行。他回到日本,1915年,自主完成了一项重要工作,在世界数学大会发布,得到很多数学家的认可和尊重。我们的留学生很多成功了回到中国,也在做一流的工作。但是毕竟,还是在国外工作时的一些思想。

美国也是一样,看看哈佛大学的数学系历史。19世纪后期,美国很多留学生到法国、德国学习。

哈佛大学有好几个出名的教授,都是从德国和法国留学回去的。他们将欧洲的学问带到了哈佛。

但哈佛真正的成长是在1915年,George David Birkhoff成为哈佛第一个重要的数学家。他没有离开过美国,主要的工作都是在哈佛完成的。从此,带来了整个美国数学的改观。

1915年以后,他带领一大批学生,其中出了四个伟大的学者。今天他的数学门徒接近差不多一万个数学家了,美国差不多一半以上的数学家都是他一路传下来的。

我们就是要在本土做出一流的学问,Birkhoff 做到了,很多人讲 Birkhoff 很受竞争对手 Norbert Wiener的打击,我认为没有。

Norbert Wiener是MIT数学的创始人,也基本上是MIT大学的创始人之一,Birkhoff当年在哈佛,与Wiener的竞争,我觉得其实是良性的。Birkhoff就讲Wiener真伟大。他们的出现代表美国真正的数学家诞生了。

哈佛数学的改变,带来整个美国数学的改变。再回来看日本数学的发展。

高木贞治完成了理论突破以后,开始培养学生。这位伟大的数学家写了16本中学教材,我都吓了一跳。

他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年轻数学家。1938年到1940年间,日本产生了至少七八个伟大的数学家。

1938年的一篇日本数学家的论文引起世界关注,标志着日本从一个完全不见经传的国家到立足于世界数学舞台之上。1940年又涌现了一大批一流的数学家。

到了上世纪40年代,日本可以讲成为世界数学强国。可今天,日本数学反倒比不上当年。

为什么讲这个事?

我们一定要有勇气抓住年轻人,一同培养,一同上进,教他们好的学问,从根上开始改变他们,好好学习,好好地栽培我们国家的这些幼苗。

同时,我也希望这些我们培养出来的大学生不要觉得自己国家不行。

到了今天,我们的环境并不差,无论北大也好,清华也好,环境比大部分美国、欧洲的学校都还要好。

举个例子来讲,清华大学的数学大师也不少。英国剑桥大学菲尔兹奖得主Caucher Birkar很快就要到清华来做长聘教授。这周已经到上海了。他会教我们领军班、英才班的学生。

Caucher Birkar是一代大师,年轻有为,很有才华的一个人。我们还有一个大院士Donald Rubin教授,统计方面的大师。我自己也在清华带很多几何以及其他方面的学问。

更重要的我们有一大批年轻学者,我们数学所平均年龄35岁,都是一流的学者。

我记得我毕业没多久做教授。24岁的时候,带了一个我一辈子最重要的学生Richard Schoen。当时我24岁,他比我小一岁。

那时,我跟学生们从早到晚在一起,天天一起吃饭,一起做研究。就在他做博士论文的时候,我们一起写了不少重要的文章。而如今,他已经是大院士,拿了很多奖。

不要小看年轻老师,他们有能力带着学生一同努力做成一流学问。所以同学们不要以为这些老师名气没那么大。事实上,他们能够给你很好的指导,指导你的方向,一同向前走。

今天我们整个研究氛围、研究能力,不比哈佛大学、MIT差。我期望学生们能够考虑留在国内。我们绝不比那些国际院校差。

最重要的是未来十年,我们要在中国建成世界一流的研究院。能不能成功,决定权在诸位。我们有一流的学者,还要有一流的学生一同参与,你一定会得到最好的指导。我们一同努力,一同将国家的数学发展好。

我听了近平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十大上的重要讲话,我个人觉得很受鼓舞,因为总书记提出要有优质的研究,培养优质的学生,也愿意大力支持。

我想总书记愿意这么讲,也愿意支持基础学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我期望我们的学生能够明白,我们能够一起做成大事业。

注:

胡森(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数学学院教授)

刘克峰(UCLA数学系教授)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拉曼组内关联分析”揭示代谢物转化网络 火星宜居性受体积限制
第十三届创新中国论坛成功举办 计算模拟重离子碰撞中产生的马赫波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