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1/5/10 21:10:34
选择字号:
暗访“论文工厂”:代发1-2分SCI收费7万、抽20%中标经费作佣金

 

编者按

短短两周,3起论文代写事件遭曝光:4月27日,备受关注的“熟蛋返生孵小鸡”论文作者郭某主动承认,论文系朋友代写;5月5日,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讲师付某被曝花3万元找公司代写、代发论文;5月8日,四川南充市委党校某副教授被曝花2.5万发论文。

代写代发、包修改包查重,“论文工厂”为职称晋升、顺利毕业等开出各种“捷径”,让学术环境变得乌烟瘴气。

为深挖这一黑色产业链背后的运作方式,《中国科学报》记者近日以研究人员需要发论文评职称为由,暗访了一家自称可提供该类服务的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代发1-2分SCI收费7万,写手还有老教授

“代发包录用:4-5分SCI,收稿5篇,2个月内录用,年内上线、出刊。”

“特急客户看这里,1-3分文章,最快1小时录用,快速上线检索。”

《中国科学报》记者加了这家公司的客服人员微信后,在其朋友圈看到了上述广告内容。

据他介绍,他们有两种论文代发方式。一种是使用他们已收的多篇已完稿的SCI及核心期刊标准论文。这种方式录用时间快,一般情况下,可保证1-3个月快速收录,收录后2-3个月上线,上线后2-3个月检索。收费标准为1-2分SCI文章7万元左右,版面费自理,分值越高费用越高。

另一种则是代发已完稿且评估通过的文章。“我们常做的1-2分的杂志版面费都是在1000美元左右,您可以直接安排文章的全部作者身份,就是您想让谁当几作都可以。”随后,对方发来了一张统计作者详细信息的表格。

进一步询问后,记者发现,除了完稿的现成文章,该公司还可根据客户要求“量身定制”文章。

客服称,一般情况下,1-2分SCI文章的定制费用约为5.5万,版面费自理,定制投稿后3-6个月录用。客户需先付1/3定金,公司出题目,补款至1/2定金后,客户可拿到全文。最后,文章录用后,客户再付尾款。

该客服告诉记者,如果定制一篇SCI论文,可以将实验数据提供给他们,由其找“写手”整理成文。“不管您的数据如何,只要您提供,我们就可以写作投稿。”客服表示,若实验数据不充足,他们公司有组建的实验室,可授权公司代做实验补充数据。

他甚至表示,可以从数据库中调取数据,不足的地方再做实验补充。客服声称,该公司有自己的实验数据库,可根据客户需求和研究内容,直接从数据库中调取实验数据,进行文章的撰写。

当被问到如何保证论文质量、确保论文发表时,该客服人员回复:“我们这边能做到数据唯一,保证文章质量。如果文章不录用,我们退定金;如果文章录用了,无法上线,我们全额退款。”

那么,具体是谁在写这些论文呢?

客服称,公司“写手”有博士研究生、退休教授,均以录用文章为标准进行写作。公司会根据客户需求和文章内容,找合适的“写手”按照杂志要求进行文章的撰写,包括负责对审稿人意见进行修改。

“写手”出文交予客户,文章达到客户满意后才会进行投稿。该客服强调,文章必须是以录用为标准,而不是以客户意向为标准,若客户意向与杂志要求冲突,应以杂志要求为准,否则文章难以录用。

还可提供“发文章+写标书”一条龙服务

除论文代发代写,记者发现,该公司还可以提供课题标书代写、专利转让购买、杂志期刊编委署名等多方面服务。

随后,记者以需要代写标书为由,向该公司另一位工作人员进行咨询。

对方向记者介绍说,代写标书需要客户先给客服发送标书模板,随后客服会安排“写手”根据模板标准,填写相关内容,再将标书送去查新,并最后确定代写费用。根据标书级别,代写费用在2-5万不等(该价格仅含写标书、包查新通过的费用)。

记者还了解到,该公司同时提供“发文章+写标书”的“一条龙”服务,即为申请人“量身打造”并发表符合课题申请标准的相应数量的文章,并在文章发表后,为申请人进行相关级别的基金项目申请。

“如果申请高级别的基金,我们这边会先给您发3篇3-5分的高质量文章,之后标书的写作等步骤都按照我们的来。不过这个过程需要较长时间,通常一两年,而且我们没有100%的中标率,主要还是看您的资质和既往研究。”客服说。

据了解,该“一条龙”服务除代写和发表SCI文章的费用外,标书中标后,公司还会抽取20%的中标经费作为佣金。

“比如中标80万,我们会拿走16万,单位1:1配的经费我们不拿。”客服称,标书写作前申请人需先支付发表文章的费用,一般4-5分二区杂志的收费标准为13万(版面费自理)。

该客服人员还告诉记者,由于“一条龙”服务耗时太久,一般需求者较少,通常都是只发文章或只写标书。

记者点评

SCI、中文核心、专利转让、著作出书、实验代办、课题基金……几乎科研领域涉及到的所有指标内容,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声称均可包揽,其产业链规模之庞大让人惊叹。

这种方式下产出的“垃圾论文”毫无价值可言,不仅严重浪费社会资源,更污染了本应坚守诚信的科研环境。

并非重视论文本身,而是重视论文发表——“论文工厂”成为学术界“毒瘤”的根源,即在于此。

“破四唯”后,不再以数论文的方式作为评价标准逐渐成为共识。但如何让论文回归本真,依旧任重道远。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拉曼组内关联分析”揭示代谢物转化网络 火星宜居性受体积限制
第十三届创新中国论坛成功举办 计算模拟重离子碰撞中产生的马赫波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