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凤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0/20 10:45:25
选择字号:
美国,多少儿童在用网络社交媒体
1/3儿童使用、1/6家长没管

 

Ada扔下笔,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Ins,快速看着新留言。

精心挑选的照片得到大家“追捧”,Ada很满意,随手为朋友的新照片点了赞。老师进来了,她把手机丢进了书包。

12岁的Ada,实际上还是小学生。但现在,利用移动设备使用社交媒体,对青少年而言,已经变得司空见惯。

近日,美国一项新全国调查显示,10~12岁的孩子中有一半,7~9岁的孩子中有1/3,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上与他人互动。

不能没有的网络生活

体育课后,Ada把满意的啦啦操短视频发到了海外抖音(TikTok)。一边随意刷了刷其他类似短视频,一边跟朋友们策划周末去购物,顺便拍照更新一下Ins。

可以说,Ada的生活中不能没有手机。而且,Ada并非个案。

《中国科学报》从密歇根大学获悉,该校莫特儿童医院进行的一项全美儿童网络使用情况调查中,家长们描述了孩子对应用程序的不同使用方式。该调查基于1030名至少有一个7~12岁孩子的父母的反馈。

数据显示,对于10~12岁儿童而言,49%的父母表示在过去6个月里孩子使用过社交媒体,28%的只使用过教育类应用,23%的没有使用过应用。在7~9岁的儿童中,32%的父母表示孩子使用社交媒体应用,50%的只使用教育应用,18%的不使用应用。

这种情况并不局限在美国。

德国联邦健康教育中心发布的2019年度“成瘾性调查报告”显示,德国青少年网瘾问题加剧,12岁到17岁年龄段青少年中有30.4%过度依赖网络媒体。12岁到17岁年龄段德国青少年有30.4%在日常生活中离不开手机或电脑,并且即使在不使用电子设备时,大脑中也经常考虑社交网络、网络电子游戏等有关内容。

中国《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也显示,中国未成年网民达到1.83亿人,互联网普及率为94.9%,超过1/3的小学生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而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学习、听音乐、玩游戏、聊天是近几年未成年人中排名靠前的网络活动。

“人们关于如何算使用社交应用太早,以及父母应该如何监管等,一直存在争论。”莫特儿童医院民意调查联合主管、公共卫生专家Sarah Clark说,“因此,我们的调查着眼于青少年甚至更小的孩子使用社交平台的频率,以及父母对这些互动的密切监控。”

家长监管效力不佳

试了几件衣服,Ada打开Snapchat,把照片发给了闺蜜。

这些衣服不太适合她的年纪,但用Snapchat跟朋友“私下”交流,Ada认为不用担心被家长发现。

这种应用“阅后即焚”的功能让信息不会在网上留下痕迹,父母们也无处可查。

实际上,莫特儿童医院的新调查显示,虽然大多数父母会跟踪孩子使用社交媒体的情况,但1/6的父母表示没有控制孩子使用社交应用程序。

家长们列举了监管孩子使用社交媒体的几个挑战,1/5的家长表示,他们找不到设置“家长控制”所需的信息。另有2/5的人表示,监控社交媒体太耗时,其中略多于1/3的人认为家长控制是浪费时间,因为孩子们会发现家长控制的漏洞。

另一方面,在决定哪些应用程序适合孩子和比较安全时,近3/4的受访父母表示,他们会考虑应用程序是否有家长控制选项;超过3/5的父母会查看应用程序的年龄评级或是否需要上学后才能使用。

调查发现,大多数家长目前至少使用一种家长控制功能,近2/3的家长在某些网站上使用家长屏蔽功能,3/5的家长要求设置新联系人添加批准。超过半数的家长还对某些内容设置了隐私设置、每日时间限制和密码。

“如果父母允许年幼的孩子使用社交媒体,他们就应该负责让孩子的网络环境尽可能安全。父母应该为孩子在社交媒体世界中导航,帮助他们了解过度分享和与陌生人互动的危害。”Clark告诉记者,“如果父母不能在管理孩子使用社交媒体方面发挥积极作用,那么他们应该让孩子等一等再使用这些应用。”

谁是安全的?

如何让Ada明白过度分享的坏处、如何帮助她判断网络的那头是谁,以及怎样保护孩子免遭不恰当内容的伤害?这不仅困扰Ada的父母。

虽然,1/3的父母表示,他们的孩子在学校被教导如何安全使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但仍有许多家长表达了对社交应用的担忧,尤其是当涉及到孩子的隐私、暴露于不恰当内容以及易受成人侵犯等问题时。

2/3的父母对孩子通过应用程序分享隐私信息表示担忧。虽然,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要求应用程序和其他在线服务的运营商提供家长对私人信息发布的控制。但只有56%的家长表示,使用了限制收集数据的隐私设置。

而且,接受调查的父母中,有一半的人认为孩子无法识别成人用户。“青少年在社交媒体上很难认出伪装成孩子的成年人,所以父母需要为孩子把关。”Clark说。但只有3/5的父母要求孩子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上添加新联系人必须得到父母的批准。

“家长们应该调查一下,这些儿童使用的社交应用是否只允许播放适合年轻人的节目,或者是否有管理员负责清除不合适的内容。”Clark说,“他们还应该对某些网站或内容使用家长屏蔽功能或设置密码。”

1/3的父母也不相信孩子能识别社交媒体应用上的信息是真还是假。报告则建议父母和孩子谈谈如何确定可信的消息来源。例如,他们可能会鼓励孩子们使用学校或教育应用程序推荐的网站或信息源。

此外,研究人员认为,帮助孩子识别修改过的图像和视频可能更有挑战性。Clark表示,父母应该与孩子就他们在社交应用上阅读和看到的内容持续交流,帮助他们识别虚假信息和修改过的图像,因为这些内容可能会导致扭曲认知或鼓励危险行为。

学校也应识别具有适合年级作业内容的教育应用程序和网站,促进儿童安全使用社交媒体应用。例如,一些学校提供关于保护个人信息、识别虚假图像或信息以及如何报告社交媒体上的不当行为的培训。

但归根结底,Clark认为,父母应该通过控制和交流指导孩子使用社交媒体应用。正如德国联邦政府毒品问题专员达妮埃拉·路德维希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的,青少年必须懂得在什么时候“下线”。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量子王国,时间流动也会不同 蛛网灵感:造出最精密微芯片传感器
保护牧草种质资源迫在眉睫 三沙永兴岛发现多年生、半野生种陆地棉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