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洪海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0/14 12:48:24
选择字号:
风的彩旗——
读金涌院士《科技创新启示录》

 

 《科技创新启示录》,金涌著,清华大学出版社2020年12月出版,定价:78元    出版社供图

“当风的彩旗,像一片被缚住的波浪”,这是作家汪曾祺1950年代的诗句。此处一借,是想为余这枝平庸之笔增一点儿勇气,真担心有愧金涌先生赐赠。

余和先生相识,必然乎?偶然乎?缘工作之便,余与中国工程院多有往来,心仪先生久矣。某地组织科技活动,命余相邀。余当时颇为忐忑,因为举办方缺乏知名度又远离北京。没成想先生一见如故,无任何推辞,无任何条件,查阅日程,立马拟定演讲题目。余提前腹拟的各种说辞全没有用场。从此敬慕之情更甚,犯颜打扰也就顺理成章了。

先生少年才俊,作为1950年代最优秀的中学生被选派苏联(今俄罗斯)留学,回国献身中国科技大学和清华大学,至今已满一个甲子。先生荜路蓝缕,科技探索云蒸霞蔚,先生初心永恒,桃李芬芳五湖四海。更令我们高兴的是,先生不但倾心科技创新与知识传承,且极为重视创新方法,结合科研教学,剖析百位大师创新历程,沙海披金,溯源寻根,爬罗剔抉,刮垢磨光,入者尽登崇之士,选例皆返三之材。加之旁搜远绍兼含英咀华,写出《科技创新启示录》,闳本真而美于外,称之“煌煌大作”,不为过也。这部专著极具特色,先生讲故事手法臻于化境,非自然与人文通透者断断无法写出。余读之而乐,时拍案,时豁然,时赋物比兴,时掩卷长叹。如此科学高度与阅读温度兼具的好书问世,科技之幸、教育之幸、莘莘学子之幸!

陈景润先生之所以名扬四海,得益于作家徐迟《哥德巴赫猜想》。谁能想到,作家却在二十年后自戕。众多“徐迟迷”百思不得:“这究竟是为什么?”一个重要原因是作家主编的严肃刊物门可罗雀不足万,而同城某娱乐刊物动辄铺天盖地几百万。作家无论如何想不通,于是方有此太大悲苦与太多无耐的伤心之痛。

徐迟离去已经二十年,我们该如何回答?此跑题的感慨,似乎非本文之应有结尾,然有意存焉,与读者共思!

(作者系国际欧亚科学院中国科学中心秘书长,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原党委书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叠纪末生物大灭绝:真蕨植物如何应对 超快磁性:加热磁铁,“冷冻”时间
镭核大小可影响同位素能级 国家重点专项课题完成深渊海试验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