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ell Press 来源:CellPress细胞科学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1/1/27 9:02:16
选择字号:
科学界的下一步 | Cell社论

 

在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之际,Cell《细胞》发表社论,对于科学界未来应当在社会发展中扮演何种角色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社论表示,科学家们、科研机构和期刊必须承担起为解决社会问题制定方案的责任。而下一步将发生什么将取决于我们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以下所有内容译自英文,仅供参考,请以英文原文为准

许多科学家都欢迎拜登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拜登以往一直支持科学, COVID-19公共卫生危机的紧迫性更是让他将科学和基于科学的政策作为其竞选的支柱。拜登宣称他的胜利是“在当今时代的伟大战役中引导科学力量和希望力量”所赋予的使命,但该声明并未给科学界带来额外的责任和负担。科学应履行其对社会的承诺,但没有任何一位总统有能力完全实现这样的未来。为此,科学界需要积极参与建设一个普遍抵制反科学言论的社会,让科学的过程得到信任和理解。现在正是时候考虑我们科学界在这一行动上有哪些不足之处。拜登赢得选举是一个机遇,而并非必然。我们必须在接下来的四到八年中重新调整我们与公众和政策制定者的关系。

我们必须通过加强诚信和提高透明度来增强人们对科学的信任。科学被政治化的原因在于党派破坏科学(和科学家)的诚信,且曲解毫无逻辑的观点——这些并非植根于事实或数据的说法实际上无法用于合理的科学辩论。我们需要采取行动,通过更强大的自治来建立信任。我们必须制定相关政策和基础架构,共享更多原始数据,在研究设计、数据收集和分析方法方面更加公开透明,并鼓励开展针对研究局限性的坦诚讨论。近年来,Cell(《细胞》)以及Cell Press旗下的其他期刊已经采取了类似的行动,包括引入STAR方法、鼓励数据归档,以及在某些期刊中引入“研究局限性”部分(陆续还会有更多举措)。期刊还必须制定并遵守严格的道德标准,并要求作者遵守这些标准。如果怀疑科研人员违反了道德标准,期刊必须拿出能更充分披露调查及其结果的方法。但是这不是期刊可以独自承担的任务。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包括科学家、资金提供者、机构和出版商,都必须团结起来解决科研诚信和研究可复制性的问题,并制定相应的政策和最佳实践。最后,我们需要与政策制定者交流我们的计划、行动和成果,从而在决策者和更广泛的科学界之间建立信任;还需要呼吁政府在建立必要的基础设施(例如数据存储库)方面提供支持并建立伙伴关系,以实现透明和诚信的目标。我们希望乔•拜登的领导能够激发政府方面的热情合作。

我们需要听取公众的担忧和观点,并将其融入到我们的工作中。这包括了解科学怀疑论者的疑虑,以及历史、社会背景和医学不信任论的影响。例如,尽管黑人属于受COVID-19影响最大的人群,但他们对新冠疫苗的接种也最为迟疑。这种犹豫不决的根源在于医疗卫生和医学实验中遗留下来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例如悲剧性的塔斯克吉梅毒研究,以及詹姆士•马里恩•西姆斯医生对被奴役妇女的不道德的妇科试验。要想让公众接受我们希望传达的信息,我们必须在各个方面做得更好,不仅要深入理解科学怀疑论和医学不信任论的观点与根源,还需要以同理心和认真的态度直接解决这些问题。Cell和其他期刊有能力也有义务让这些观点公之于众,并就这些问题与更广泛的群体进行交流。但是,我们要做的不只是倾听与理解。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批评会揭示出持续存在的问题,我们应该实时掌握其动向,并采取行动应对变化。同时,期刊需要为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提供更好的工具,以应对这些批评,并用事实说话,以清晰和公正的方式做出回应。通过直面公众的担忧并将其纳入研究的方向,科学家可以为拜登政府和其他未来领导人增加与公众达成普遍共识的机会,并为强有力的科学和卫生政策提供政府和公众的支持。

我们必须发出更多声音。科学家、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需要向前迈进,并直接与公众交流他们的发现,而不是以政治官员作为中介。同时,我们必须明确并公开反对科学审查制度,呼吁公开由议程而非事实所驱动的冲突。通过直接参与,科学家可以发挥制衡作用并防止他人对科学数据的稀释、过滤或误读,从而加强政府的科学政策。但是,以这种方式参与行动具有一定的风险,例如使自己遭受政治上的攻击以及社交媒体暴力等。成功地控制这些局面并最大程度地减少个人影响,需要行动者具备大多数科学家尚未掌握的技能。具有创新思维的研究者们正在积极探索科学传播的新途径,力图将这些周到且有效的方法撰写成文章,Cell(《细胞》)也将致力于发表这些文章,为上述的关键时刻提供更多工具,为您做好准备。我们还需要认识到,各位专家所掌握的知识并不是独立分散的,无论他们的专业知识如何,现在是时候考虑每位科学家能提供什么了。我们对过分简化过于谨慎,并错过了参与的诸多机会。尽管如此,我们还应该鼓励知识渊博的研究者积极发声,使其参与其中,并认真对待他们的看法。对于来自我们最易受影响的社区的科学家而言,尤其如此——他们的见解至关重要,应当优先考虑他们的声音。

我们必须学会以不同的方式措辞和表达。许多美国人大体上支持科学,但只是泛泛而言,因而并不总是能转化为实际,也无法将日新月异的研究与日常生活联系起来。请与您认识的人谈论科学,无论是您的工作、他人的成果,还是新闻报道中的发现。这就要求我们使用与在科学会议上使用的词汇不同的表达,尽管费力,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花时间交流新的理念或最新发现的知识可能会激发人们对科学的全新认识。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习惯于公开讨论新工作的局限性,并反对广泛流行的“标题党”和不逊之言。其中一些话语交锋可能具有挑战性,需要给予足够的耐心,但最终我们会发现这值得我们付出努力。回应这些争论的方法之一是分享故事而不是分享数据,因为许多人更喜欢听故事,通过故事产生共鸣。Cell致力于为科学家提供新的想法、方法和创新实例,帮助让包括基本事实、前沿进展和知识边界等方面的科学转化为能够引起共鸣、令人激动和启发读者的故事,抹去科学“高高在上”的表象。科学界需要与朋友、家人、公众,以及最为关键的政策制定者分享这些故事,因为动人的科学故事可以成为帮助他们为科学而战的武器。

我们必须帮助公众了解科学的过程。科学发展往往不是一条笔直的大道,但许多人未能领会这种认识。每个科学结论都建立在对不确定性的估测之上,驳斥早期假设的进一步实验并不意味着科学的失败,相反,这是一种成功。如果缺乏这种认识,人们就会凭借高知名度医学和科学期刊的撤稿以及公共卫生组织对早期政策的回溯来证明科研工作的失当,而这并不会令人感到奇怪。如果一位优秀的科学家得到与先前结论或假设相矛盾的更好证据,他/她应当改变主意,但是我们需要更好地解释为什么这是一件好事。现在正是时候与政府内部的教育部门领导进行交流,并呼吁有必要教每个学生如何以审慎的眼光消化信息、辨别和权衡证据、考虑其他假设、尝试反对您认为确切的事情并理解其意义。除非我们能以最简单的方式反复地教授这些技能,否则对科学的不信任将会加剧,科学素养也会降低。

更重要的是,许多“当今时代的伟大战斗”不仅仅局限于美国,而是更需要全球的参与。气候变化、大流行病、获得医疗服务机会不平等等许多问题仍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在过去的几年中,反科学言论在美国一直声势浩荡,但是这种现象并不仅发生在美国。这些是全球性的问题,需要全球的领导者带头实施全球性的解决方案。科学家们、科研机构和期刊必须承担起制定解决方案的责任。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总统当选人拜登最有雄心壮志的计划将不可避免地因猜疑、无知和误导而受挫。没有科学界的信任和参与,即使是最基本的公共卫生工作也将无法实现,例如预防致命疾病的大规模疫苗接种以及防范疫情的通用口罩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取决于我们。

Cell编辑团队

论文信息

论文标题:

What happens next

▌论文网址:

https://www.cell.com/cell/fulltext/S0092-8674(20)31763-3

▌DOI: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20.12.041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分步裁剪“碳—氟”键  三氟巧变双单氟 新冠防疫措施让全球减排7%
天问一号拍摄火星高清图发布 10亿年后,地球大部分生命将缺氧而亡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