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4/27 8:48:31
选择字号:
全球疫情会导致粮食危机吗?

 

4月22日,世界粮食计划署和其他15个人道主义及发展伙伴共同发布了《全球粮食危机报告2020》(简称报告)。

报告指出,2019年,大多数遭受严重粮食不安全影响的人口来自受冲突影响的国家(7700万人)、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3400万人)以及经济危机的国家(2400万人)。

同时,世界粮食计划署另一份报告预测: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到2020年底,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IPCCH 3及以上)的人口数量将增至2.65亿人,比2019年的1.35亿增加了1.3亿。

《中国科学报》就此采访了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所长Johan Swinnen、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樊胜根和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普蓂喆。

贫困人口生活将更加困难

《中国科学报》: 报告中IPCCH3意味着什么?这个预测如何得出?

普蓂喆:IPC全称是“食品安全综合阶段分类”,是这些国际组织共同开发的用于衡量粮食不安全程度的指标,分为五个等级。IPCCH3代表“危机”等级,意味着以下两种情况之一:家庭食物消费缺口表现为严重营养不良或者缺口高于正常水平;只能通过消耗基本的生计性资产或者危机应对措施才能勉强满足最低的食物需求。而4、5级分别是紧急、灾难/饥荒。

3级以上就表示需要针对粮食不安全状况采取紧急措施。

预测基于55个国家/地区的实际数据。因此,预测结果具有参考价值。

樊胜根:报告中的用的标准比我们通常所说的饥饿标准要更加严格,因此其提到的饥饿人口数大大低于通常所说的全世界8.2亿长期慢性饥饿人口。这2.65亿人口面临急性严重饥饿,会造成死亡、急剧营养不良或终身不可逆转的影响。

2020年有新冠肺炎疫情,还有非洲蝗灾,战乱还在继续。其实我们还不知道真正的影响有多大,现在大家都在观察和计算。可以肯定的是,情况不容乐观。

现在非洲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迅速,如果非洲也变得像欧洲、美国那样的话,由于非洲国家基础设施等方面比较落后,那么他们的饥饿和营养不良人口就更多了。

《中国科学报》:为什么仅是疫情的影响,就让全球饥饿人口在短期内接近翻倍?

Swinnen:封锁和其他限制商业活动的防疫措施引起的全球经济衰退,将导致食物消费的减少和营养状况的下降,尤其是对贫困人口来说。人们的实际收入将减少,用于购买食物的开支也会随之降低,并且会在消费上做出相应的调整。收入越少,这种效应就越强,也意味着穷人的生活将更加艰难。

全球模型预测显示,全球经济每放缓一个百分点,贫困人口数量就会增加2%~3%,即增加约1400~2300万人。与发达国家相比,疫情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的健康和经济冲击更大,更易导致贫穷和饥饿。

樊胜根:根据上周预测,全世界经济将出现3%的负增长,相对于此前3%的增长预期而言,有6个百分点的差距。据此推算,全球贫困人口会增加8400万~1.38亿人。所以报告得出饥饿人口增加1.3亿的数字,我不感到惊讶。

造成饥饿的主要原因不是库存不足、产量下降或者粮价上涨,而是收入下降。尤其是那些没有土地不能给自己提供食物的贫困人口,他们只能通过工作获得收入购买食物。例如印度有很多在城市里工作的人,他们只能靠打工获得收入购买食物。新冠肺炎疫情让他们失业,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有钱去购买食物,面临着紧急的饥饿威胁。

普蓂喆:从现有分析来看,可能有两方面原因:疫情防控措施直接冲击食物供应链,影响食物的供应数量和供应效率,这将对食物对外依存度较高的地区造成很大影响;疫情防控造成经济放缓,劳动力需求和工作岗位相应减少,同时交通管制和人员流动管控导致返工复工难度增加,这些都会使家庭收入水平降低甚至丧失收入来源,导致食物购买能力削弱、饥饿风险增加。

全球食物价格应该不会上涨

《中国科学报》: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统计,截至4月16日,至少已有14个国家实施农产品与食品出口限制。这是否会对全球粮食价格产生影响?

Swinnen:经济模型预测,基于当前相对较高的食物储备、食物丰收、油价低和需求下降等条件,全球食物价格应该不会上涨。收割和运输中的物流问题可能会给世界某些地区的食物价格带来上行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食物价格上涨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政府和消费者的食物囤积行为,而不是市场行情。许多国家对粮食等作物实行了出口禁令。尽管食物价格还没有出现显著上涨,但全球贫困人口的食物安全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

樊胜根:通过限制粮食出口的来保证自己国内的粮食供给,这样做非常糟糕。

前几天二十国集团农业部长举行视频会议,他们发表声明,将避免采取任何可能导致国际市场粮食价格过度波动的不合理限制性措施,以免威胁世界大部分人口的粮食安全,尤其是面临恶劣粮食安全环境的最脆弱群体。

这种情况下,那些此前准备限制粮食出口的国家就要三思而行了。

普蓂喆:上述情况的影响需要密切关注。目前,根据FAO发布的谷物价格指数,除大米以外,所有主要谷物的出口价格连续两个月下跌。但仍需要注意其他国家可能跟进限制。应持续跟踪全球粮食市场走势,尤其要关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面临的风险。

主要粮食出口国的出口限制会反过来加剧自身的经济增长压力和社会压力,出口限制会减少外汇收入,并直接冲击贸易商与种粮农民收益。从现实情况上来看,越南、罗马尼亚后来也都对限制措施进行了调整。

稳定粮食生产 守好战略后院

《中国科学报》:全球疫情蔓延是否会对全球粮食安全造成严重影响?

Swinnen:根据我们的模型预测、早期经验性证据和以往食物危机的历史教训,答案是:“是,也不是。”对这个问题我们没有统一的、全球性答案。

食物危机的风险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因此,如果你很富有,答案基本上是否定的;但如果你很贫穷,那很可能就要面临危机了。

贫困人口将很大程度上受到此次新冠疫情的影响,因为全球经济衰退将对贫困人口的收入产生更大的影响,从而冲击他们的食物安全和营养保障。

新冠肺炎疫情主要影响的是贫困人口的资产——劳动力。疫情将导致更多在贫穷国家的私营部门价值链中断。而公共部门本来为贫困人口提供的食物、营养、健康等扶持项目也因为此次疫情中断。而且,贫穷国家弥补收入减少的经济能力较低。

《中国科学报》:目前我国国内农作物市场稳定,生产正在恢复。面对全球粮食风险,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普蓂喆:稳定国内粮食生产,守好战略后院。现在各地春耕生产和夏粮管理进展顺利。但也不能忽视农业气象整体偏差、传统病虫害与输入性虫害叠加等风险因素。

作为负责的大国,要持续加强全球粮食安全的国际合作,共同维护全球农业贸易和市场秩序。

密切关注国际粮食市场走势,防范风险向内传导。

樊胜根:新冠肺炎疫情远没有结束,所以还有很多潜在的风险。我们国内的专家必须要密切关注主要的粮食出口国和东盟国家的疫情走向会不会影响到我国。

等疫情结束后,应该好好考虑,我们未来的粮食食物系统太脆弱,怎样才能增强它的抵抗能力,来应对无论是贸易、经济、健康风险,亦或气候变化方面大的冲击?哪些地方可以加强?哪些短板应该补补了?下一次面对这样的危机,还会不会让那么多饥饿人口受到巨大冲击?全球粮食安全还会不会受到威胁?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淋巴细胞祖先“浮出水面”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农业更“绿”  环境更美 解开花朵演化之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