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金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4/1 14:24:39
选择字号:
技术经纪专业职称:期待提升“含金量”

 

来自北京一所高校技术开发部门的方老师有些犹豫,原本他打算参加3月份启动的2020年度北京市工程技术系列(技术经纪)高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审,在咨询了学校人事部门后,得到的回答是学校作为教育部直属机构,北京市率先实施的技术经纪人高级职称,在学校还没有认可的相关规定。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目前这项评审工作也已延期启动,方老师觉得自己不用再费心思去准备评审材料了。

不久前,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了《国家技术转移专业人员能力等级培训大纲》(试行)(以下简称《大纲》),《大纲》按照分级管理、分层培养的原则,分别设置了初级技术经纪人、中级技术纪经人和高级技术经理人三个等级的培训课程,并要求中级技术经纪人和高级技术经理人名单需报科技部火炬中心统一编号并备案。

多位专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随着近年来专业技术转移人才缺乏的问题不断凸显,技术转移人才职业化发展的呼声也日益强烈;无论是培训人员的统一编号备案,还是地方层面的技术经纪专业职称评审,都是在为技术转移人才职业化发展探路。

职业化发展试水

“技术转移转化工作对人的要求很高,需要有专业背景、懂技术和管理、有国际化视野的专业技术转移人才。”北京技术市场协会执行副理事长刘军向《中国科学报》强调,“技术转移人才亟待实现职业化发展。”

但从全国范围来看,“国家的技术转移人才专业职称体系并不健全。”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高级咨询师李柏峰向《中国科学报》介绍,目前,科研人员有研究员职称序列,工程技术人员有工程师职称序列,管理人员有经济师职称序列,“但技术转移人员还没有设置相应的职称序列。”

正是看到这样的不足,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的《大纲》中提出,“国家技术转移专业人员能力等级培训按照分层次培养的原则,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并按照初级技术经纪人、中级技术经纪人和高级技术经理人三个等级设置培训课程”。《大纲》设置了四个课程模块,分别为公共知识模块、政策法规模块、实务技能模块、能力提升模块。

《大纲》提出,通过能力等级考试的学员,可获得由人才培养基地与依托机构共同颁发的“国家技术转移专业人员能力等级培训结业证书”。人才培养基地须将中级技术经纪人、高级技术经理人名单报科技部火炬中心统一编号并备案,初级技术经纪人名单无需备案。

这被许多业内人士看成是国家层面推动技术转移人才职业化发展的试水。而在地方层面,北京已经在技术转移人才职称评定工作上率先迈出了一步。

2019年10月,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和北京市科委出台了《北京市工程技术系列(技术经纪)专业技术资格评价试行办法》,正式增设技术经纪专业职称。根据该《办法》,北京启动了首次技术经纪专业职称评价工作,将评出首批正高级、副高级、中级和初级职称的技术转移转化人才。

“这个是开先河的事情,非常好!”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产业策划部部长张彦奇对此评价颇高。

强化顶层政策关联

在李柏峰看来,目前技术转移相关职称评定工作总体还处于起步阶段,缺乏整体的规划、协调和组织。“这种状况不利于技术转移队伍的稳定,不利于技术转移人才成长和培育,不利于技术转移行业对高级人才的吸纳。”

“这里还有一个职称互认的问题。”张彦奇指出,“比如北京市自己评定的技术经纪专业职称,能否得到社会各界认可,能否被高校院所尤其是央属单位认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否则这个职称的价值就不大了。”

《大纲》中提出的中级技术经纪人、高级技术经理人等,“如果是一个社会头衔,或许意义不大。”张彦奇指出,如何让这样的身份具有“含金量”,需要人力资源等部门加入进来。

“人力资源部门一同参与进来,把技术转移人才的职称评定纳入国家正规的专业技术等级职称,得到主流科研机构如研究所和大学的认可,并能够据此落实内部岗位待遇。”张彦奇说,这应该与职称改革协同起来,才能真正使技术转移人才职业化发展落地实处。

“现在是政策的出口没有形成协同。” 中科院北京国家技术转移中心常务副主任赵楠也指出,许多职称认定是单位在组织,应该加强科技部门、人力资源部门之间顶层政策的关联性。

就以北京市开展的技术经纪职称评审为例,其评价方式是按照“个人自主申报、行业统一评价、单位择优使用”的方式实行社会化评审,纳入北京市年度职称评价工作安排。但“申报人通过评审取得的《北京市专业技术资格证书》,由用人单位根据需要,自主、择优聘任专业技术职务”。

鼓励人才多元发展和自律

刘军表示,业内对加强技术转移人才专业培训的事已呼吁很长时间。“技术转移人才的培养必须加大力量,以满足技术要素市场对创新的助力作用。总体来说,《大纲》的出台进一步规范了全国技术经纪人的培训工作。”

赵楠也强调,技术转移人才培养还应该纳入一些纵深领域、垂直领域,开放一些拥有特质的高校院所,因地制宜开展培训。“既要保证政策上归口统一、能力认证资质上实现标准化。”

就目前来看,真正达到技术转移人才职业化发展的期待尚需时日。

为此李柏峰建议,应加大技术转移人才的激励政策。“技术转移虽然是朝阳行业,但由于技术转移工作复杂性强,行业管理未完全走向规范化,行业人才回报低、风险大,难以吸纳和留住高级复合型人才,因此人员流动性也比较大。亟待政府加大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培养、吸纳、稳定、使用等各环节的政策扶持力度。”

美国、以色列等国家的相关经验值得借鉴。美国许多高等学校、科研院所专门设立了市场化技术转移服务机构,比如斯坦福大学设立的技术转移办公室,从事技术许可工作的人都拥有高科技专业背景和商业经验,在实践中积累了对发明的技术潜力和商业价值作出判断的能力。

张彦奇也指出,技术转移是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关键环节,对这个环节中作为关键从业人员的技术经纪人,一方面要出台各种政策措施加强队伍的建设和培养,另一方面也要更加重视队伍的高标准要求和规范发展,要加大对行业自律性管理要求和违规、违信行为的处罚力度,营造诚信有序的行业环境。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深海热液区首次发现超高温气态水 中科院定点帮扶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26年
用3D技术绘制大鼠心脏神经元 微型机器人可通过血液输送药物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