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金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3/26 15:38:55
选择字号:
构建“四位一体”的技术转移人才培养体系

 

近日,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了《国家技术转移专业人员能力等级培训大纲》(试行)(以下简称“《大纲》”),以规范我国技术转移从业人员能力等级培训内容和培训要求,加快构建“基地、大纲、教材、师资”四位一体的国家技术转移人才培养体系,壮大我国专业化技术转移人才队伍。

“人才是技术转移工作的核心要素。《大纲》的发布,为培养专业化技术转移人才队伍建立了体系,将带动技术转移服务机构提质增效。”多位技术转移行业专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我国将加速形成以高水平、专业化技术转移专职人员为核心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支撑创新型国家建设。

补齐技术转移培训体系短板

据《中国科技成果转化2018年度报告》统计,全国2766家公立研发机构、高等院校中,仅有9.5%的单位设立了专门的技术转移机构,只有19家认为其专门机构发挥了重要作用。

“目前,我国很多高校院所的大量科技成果得不到转移转化,缺少技术转移专业人才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高级咨询师李柏峰告诉《中国科学报》,“尤其是缺乏兼具成果转移转化知识、法律、财务、市场等专业能力的复合型人才。”

这是因为,“技术转移转化工作,不是单一的技术服务行为,而是一种复杂的经济活动。”北京技术市场协会执行副理事长刘军向《中国科学报》强调,“技术是一种特殊的商品。我们应该转变以往对技术转移工作的简单认识。”

“技术转移是一个很长的服务链,链条薄弱环节是人,缺少有专业背景、懂技术懂管理、有国际化视野的专业技术转移人才。”刘军说。

在李柏峰看来,“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培养体系不够完善、专业职称体系不健全、激励政策有待强化”,是造成技术转移专业人才缺乏的主要原因。

“技术转移人才是一种高级复合型人才,培养难度大、周期长,其培养绝不是仅仅靠办几个培养班就可以解决的。这需要构建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相结合、初中高级人才培养相结合、教育与研究相结合、国内培养与国际交流相结合的完整体系。”李柏峰说。

事实上,扭转技术转移人才发展困境的呼声由来已久。为此,国家相继颁布实施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等,以加强国家技术转移人才培养体系建设。

2018年科技部印发的《关于技术市场发展的若干意见》,也强调要发展壮大技术市场人才队伍。提出“加快培养一批技术经理人、技术经纪人”,要“依托国家技术转移区域中心建设国家技术转移人才培养基地,以市场化方式设立技术转移学院,开展技术市场管理和技术转移从业人员职业培训。”

“《大纲》是落实《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关于人才培养的现实举措。”中科院北京国家技术转移中心常务副主任赵楠告诉《中国科学报》,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提出要依托国家级技术转移转化基地做好人才培训,《大纲》的发布,为做好人才培训工作作出了指引。

“这对增加技术转移人员群体规模,提高技术转移人员基础知识和素养,将起到现实的促进作用。”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顾问王瑛表示。

李柏峰也认为,《大纲》的发布,有助于规范开展技术转移从业人员能力等级培养,加速推动以高水平、专业化技术转移专职人员为核心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为创新型国家建设提供支撑。

“技术转移人才培养,仍需要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社会组织积极发挥作用。”刘军表示,过去政府在技术转移人才培训方面还引导不足,《大纲》的发布,“进一步规范了全国技术转移人才培训工作,弥补了人才培养的短板。”

课程设置可圈可点

《大纲》秉承“基地、大纲、师资、教材”四位一体的技术转移人才培养思路,按照分级管理、分层培养的原则,分别设置了初级技术经纪人、中级技术纪经人和高级技术经理人三个等级的培训课程。

“过去,有的培训机构有基地没师资,有的培训机构是有师资没教材,培训都是松散的。”刘军说,“在培养思路上,目前抓住了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培养的关键环节,从基地、大纲、师资、教材四方面入手,形成四位一体的专业技术转移人才培养战略和体系。”

《大纲》中,培训课程由公共知识、政策法规、实务技能、能力提升四个模块构成,不同层级所需各模块的培训课程和培训学时不同。《大纲》所列培训课程包含了技术转移从业人员应知应会的法律法规、经纪实务、公共知识、实操案例等内容,对各级地方科技管理部门、国家技术转移人才培养基地,以及技术转移机构开展从业人员培训和考试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

“《大纲》的发布,还是很有价值。”全球智能孵化网络创始人、北京师范大学首都科技战略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颜振军向《中国科学报》表示,《大纲》提出了一整套课程体系,对规范技术转移人才的培训、提升人才的能力和水平、促进人才在技术转移转化活动中更好发挥作用,是有现实作用的,“让大家有了一个基本的遵循。”

“《大纲》的课程设置还是相对合理的。”赵楠指出,未来技术转移工作更多是提升附加值,早期的技术转移模式已不复存在,目前的短板是高价值专利运营和知识产权资本化。“要重点加强实务技能、实操层面的培训。”

李柏峰认为,四个方面中,师资和教材可能是短板。“师资方面,需要加大对培训教师的筛选和考核评价工作力度;教材方面,由于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培养是一个新领域,尤其是当前的新技术、新产业、融合新业态层出不穷,对技术领域的授课专业知识需要动态研究调整,不断适应市场需求变化。”

颜振军也建议,在培训课程中,还应该引入生态学和心理学等课程。“用生态学里的基本原理和概念,用于观察、理解创新创业过程十分必要的,政府、创业者、服务机构等等,也是创新生态系统里的一个个体,各类要素或主体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认识这些关联,可以引入生态学的视角和眼光。”

同时,“技术转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面对众多的主体,各个主体的思考方式可能完全不同,如研发人员和企业家、投融资人士,可能是完全不同的话语体系和思考方式。”颜振军表示,这也要求技术转移人才能掌握一定的心理知识。

分层次培训效果尚待观察

《大纲》提出了分层培养的原则,并分别设置了初级技术经纪人、中级技术纪经人和高级技术经理人三个等级,是融入了国务院关于推广第二批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改革举措的精神。

例如,高级技术经理人除应具备初级技术经纪人的科技中介服务能力和中级技术经纪人的专业化、个性化服务能力外,还应具备知识产权资本化、高价值专利运营、国际技术转移等更深入、更专业的技术转移服务能力。

“《大纲》分设初中高三级,每个等级的人才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需要完成什么样的培训,《大纲》都理清楚了。”刘军说,分层等级的设置为技术转移从业人员向职业化、高端化方向发展指明了路径。

“针对不同层次的人才设置不同的培训课程、培训学时,是合理的。”李柏峰指出,“按照分级管理、分层培养的原则来培养技术转移专业人才,有助于提升技术转移服务人才的多样性,更好地满足技术成果转移转化复杂多样性需求;对于人才培养机构来说,也具有较强的操作性。”

不过,刘军也强调,《大纲》是带有指导性和引导性的,不是规定性的。“因为技术转移是一项复杂的科技活动,包括专利知识和技术能力的扩散等,各地区可以根据各地资源禀赋参照执行,在初级基本的培训中,不能忽略大纲中的必修要求,在中级、高级培训中,应该因地制宜。”

“需要强调的一点:技术转移是干出来的,培训只是一种机会,使人才获得理论指导、增强能力。”颜振军说,“真正专业的技术转移人才,需要很好的知识结构,要有产品开发的知识和能力,掌握一定的企业相关管理运营经验,还要有一定的人生历练。”

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产业策划部部长张彦奇也指出,《大纲》对技术转移人才能力提升是有帮助的,但《大纲》提出通过考试合格来定中级、高级培训的成效,不一定合适。

“就像干企业一样,哪个企业家是培训出来的?都是干出来的。”张彦奇建议,技术转移人才中高级的评定,更应该采取同行评议的方式。

王瑛也认为,技术转移人才不能只靠培训,还应结合实务能力和业绩能力评议确定不同层次的经纪人。“应分出群体的共性需求和个性需求,共性培训后,要有行业的培训。”

为避免技术转移人才培训流于形式,李柏峰建议,一是加快建立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培训机构、培养基地的考核评价奖惩机制,二是定期举办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创新创业大赛活动,增强技术转移专业人才的实践能力;三是建立人才培养基地的动态调整机制,采取末位淘汰制、KPI绩效管理等方式,加强对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培养基地的管控,动态退出不合格的培训机构。

提升培训资格“含金量”是关键

近年来,技术转移人才的职业化发展呼声颇高。

从全国范围来看,“技术转移人才专业职称体系仍不健全。”李柏峰指出,目前,科研人员有研究员职称序列,工程技术人员有工程师职称序列,管理人员有经济师职称序列,但技术转移人员还没有设置相应职称序列。

目前技术转移相关职称评定工作还处于起步阶段,缺乏整体的规划、协调和组织。李柏峰说:“这种状况不利于技术转移队伍的稳定,不利于技术转移人才成长和培育,不利于技术转移行业对高级人才的吸纳。”

北京已经在技术转移人才职称评定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2019年10月,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和北京市科委出台了《北京市工程技术系列(技术经纪)专业技术资格评价试行办法》,正式增设技术经纪专业职称。根据该《办法》,北京启动了首次技术经纪专业职称评价工作,将评出首批正高级、副高级、中级和初级职称的技术转移转化人才。

“这里还有一个职称互认的问题。”张彦奇指出,“北京率先启动技术经纪人职称评定,这个是开先河的事情,非常好,但北京市自己评定的职称,能否得到社会各界认可,能否被高校院所尤其是央属单位得到认可,非常重要,否则这个职称的价值就不大了。”

《大纲》中提出的中级技术经纪人、高级技术经理人等,“如果是一个社会头衔,或许意义不大。”张彦奇指出,如何让这样的身份具有“含金量”,需要人力资源等部门加入进来。

“人力资源部门一同参与进来,把技术转移人才的职称评定纳入国家正规的专业技术等级职称,得到主流科研机构大学的认可并能够落实内部岗位待遇。”张彦奇说,这应该与职称改革联系起来,才能真正使技术转移人才得到切实的发展。

“现在是政策的出口没有形成协同。”赵楠也指出,许多职称认定是单位在组织,应该加强科技部们、人力资源部门顶层政策的关联性。

就目前来看,这样的期待尚需时日。李柏峰建议,应加大技术转移人才的激励政策。“技术转移虽然是朝阳行业,但由于技术转移工作复杂性强,行业管理未完全走向规范化,行业人才回报低、风险大,难以吸纳和留住高级复合型人才,因此人员流动性也比较大。亟待政府加大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培养、吸纳、稳定、使用等各环节的政策扶持力度。”

张彦奇也指出,技术转移是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关键环节,对这个环节中关键从业人员技术经纪人,一方面要出台各种政策措施加强队伍的建设和培养,另一方面,要更加重视队伍的高标准要求和规范发展,要加大对行业自律性管理要求和违规、违信行为的处罚力度,营造诚信有序的行业环境。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印度大陆俯冲板片撕裂 牛顿苹果树在沪开花结果
古冰芯铅污染或可追踪国家兴衰 科学家发现深海软体动物马蹄螺科两新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