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维维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2/26 12:59:49
选择字号:
担心新冠变流行病?科学家说了解和应对才最重要

 

 
意大利都灵的一家医院出现了数百例新冠感染病例。图片来源:Mauro Ujetto/NurPhoto via Getty
 
 
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2月24日在瑞士日内瓦表示,全球冠状病毒疫情尚未构成大流行,并将其在广义上定义为在多个区域内感染的不受控制的传播。
 
“这种病毒有大流行的潜力吗?当然有。我们到那个地步了吗?从我们的评估来看,还没有。”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说。
 
但一些科学家认为,国际病例的激增标志着这场持续两个月的疫情出现了一个转折点,他们担心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很快会变得难以阻挡。
 
“无论WHO说什么,我认为在流行病学上,大流行的条件已经满足。”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Marc Lipsitch说,“根据几乎所有合理的流行病定义,现在都有证据表明它正在发生。”
 
那么,新冠是否可能发展为流行病?科学家对此怎么看?应如何阻止它发展为流行病?《中国科学报》结合2月25日《自然》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以及相关内容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梳理。
 
国际动态
 
截至2月25日,在韩国,目前已有900多人感染,其中许多病例是在大邱市暴发的。
 
过去几天,意大利官员一直在努力控制该国北部300多例感染病例,这些感染已造成约10人死亡。
 
伊朗爆发的疫情已造成至少15人死亡,感染人数不详,科学家担心病毒可能传播到中东其他国家。
 
最近,许多与中国没有明显联系的病例,以及一些连续数周未被发现的疾病迹象,让一些科学家担心控制新冠病毒变得不太可能。
 
一些科学家担心,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可能会变得难以阻挡,他们担心中国境外暴发的感染数量和规模会迅速增加。有些人甚至开始念叨“流行病”这个词。
 
潜在的流行病?
 
“此前未被确认的大量感染病例,尤其是在伊朗、意大利和韩国发现的病例,表明控制冠状病毒很可能不大可能。”中国香港大学的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Ben Cowling说。
 
他表示,伊朗的死亡情况尤其令人担忧。“如果发现的第一个病例是导致死亡的病例,那就意味着感染可能已经持续了几个星期。”Cowling说。
 
2月25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一名官员说,美国可能发生社区传播。CDC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Nancy Messonnier说:“这不是美国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会发生的问题。”
 
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地理学家Andrew Tatem表示,过去一周在黎巴嫩、伊拉克和其他地方发现的大量从伊朗输出的病例令人担忧。这是因为国际旅行在大多数伊朗人中并不常见,这表明在伊朗可能会有大量未被发现的病例,在那里,病毒已经传播了更长的时间。
 
爱丁堡大学公共卫生研究员Devi Sridhar补充说:“我认为,在伊朗,我们只是看到了‘冰山的一角’,因为我们只看到了报告的最严重的病例。”
 
控制策略
 
上述哈佛大学专家Lipsitch和其他科学家表示,不管是否被认为是一场大流行病,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阻止疫情在中国境外升级的控制措施可能很快会变得不可行。这些措施包括迅速查明受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并隔离他们以防止进一步传播。
 
“我不认为大多数地方都有资源来追踪漏掉的所有病例,以及进一步感染的病例,等等。”Lipsitch说。
 
Lipsitch等人认为,WHO决定推迟将新冠病毒引起的疾病定义为全球疫情大流行病,在一部分程度上是基于数据统计——中国新冠病毒感染在1月23日和2月2日之间达到顶峰,武汉封城等控制措施在阻止新感染病例方面已经发挥了作用。
 
Cowling认为,这些措施在更大范围内并不可行。只有在实施数周或更长时间的情况下,隔离措施才有可能发挥作用,而且随着受感染人群在各个城市分散开来,放松隔离措施会有引发新疫情的风险。他补充说:“我们必须更仔细地考虑,在不完全关闭城市和阻止人员流动的情况下,采取哪些可持续措施减少传播。”
 
对此,在2月24日于北京举行的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新闻发布会上,考察组外方组长、WHO总干事高级顾问Bruce Aylward则表示,中国所采取的策略已经改变了新增确诊病例快速攀升的曲线。
 
“两周前我刚到中国的时候,每一天新报告的确诊病例大概都是2000多。当联合考察团结束考察任务的时候,昨天(2月23日)报告的确诊病例是416例,两周之内实现了80%的下降。”他表示,这样的数据下降是切实的。
 
“全球社会尚未作好准备采用中国的方式方法,而中国的方法被事实证明是成功的方法。”Aylward说。作为考察组外方组长,他参与了2月17日在北京、广东、四川开展的调查,以及2月22日至23日在湖北开展的现场调研。
 
儿童的角色悬而未决
 
对于遏制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科学家说,这可能需要新的策略控制病毒传播,其中也包括“社会疏远”。平均看,这减少了人们彼此相遇的机会。“我认为很快,世界上大多数人将会转向各种形式的社交疏远,这并不取决于知道谁有感染性。”Lipsitch说。
 
例如,对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研究发现,那些在流感爆发初期就关闭学校、教堂和剧院等公共场所的城市,其死亡率较低,总体病例比更晚采取此类措施的城市少。
 
但流行病学家表示,由于对目前的疫情和新冠状病毒了解太少,无法有效采取社会疏离措施。Cowling说,需要更多的研究确定最佳的部署时间。最常见的一种措施是学校停课。但为了最有效地部署这些措施,研究人员需要回答有关疫情的关键问题。一是儿童是否像成人一样能广泛传播病毒,二是儿童是否同样易受感染。
 
有一些报告称,儿童在感染病毒后不太可能经历严重的疾病,研究人员不知道儿童是否像成年人一样易受感染,或者是否容易将病毒传播给他人。“这是我们需要回答的紧急问题之一。”Cowling说。
 
Lipsitch表示,儿童在季节性流感和大流行性流感的传播中起着重要作用,“但在新冠病毒中,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Lipsitch说,确定儿童在传播新冠病毒疾病中所起作用的最佳方法,是分析与他们密切相关的病例,例如在单个家庭中,确定病毒如何传播以及儿童是否感染并将病毒传播给他人。
 
免疫问题
 
如果冠状病毒变得无处不在,并在社区中广泛传播,科学家还要研究人们在感染病毒后如何对其产生免疫力。
 
Lipsitch说,假设被感染者在一段时间内会对再次感染产生免疫力,但目前不清楚这会持续多久。他指出,在感染导致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后,人们的免疫力并不能持久,所以人们对这种新病毒的免疫力可能也不会持续太久。对从感染康复者进行抗体水平的长期测试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的流行病学家David Heymann说,应对新冠病毒导致的疾病既不是遏制,也不是缓解。他预计,意大利和韩国等在准备缓解措施的同时,将努力控制它们能控制的病例,并追踪其来源。
 
“我认为人们过于强调流行病。现在最重要的是对疫情的基本了解,以及如何应对。”Heymann说。
 
对此,Aylward也表示,目前最重要的一条建议就是切勿沾沾自喜,未获全胜,不轻言胜利。虽然病例数目在下降,但人群依然是普遍易感的。这是一种新型的病毒,可能会有反弹风险,当出现反弹时要快速进行大规模地应对。
 
 
参考资料: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吉利德研发出新HIV候选治疗药物 沿海湿地可减少海岸洪水
3D愈合补丁可修复心脏损伤 脱水帮助细胞处理废物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