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2/18 10:28:21
选择字号:
一个来自母校的“红包”

今年春节,对于南京邮电大学湖北襄阳籍本科生王蒙(化名)来说略有不同。往年春节,小山村里各家各户大门敞开,小孩的鞭炮声、大人们打牌声交织出节日的热闹气氛,而此时已临近中午,村子里却关门闭户,只从田埂、乡道上偶尔传来几声狗吠。

王蒙被突如其来的手机提示音吓了一跳,更令他吃惊的是短信内容,上面显示,学校财务处向他汇款2000元。他想不出这究竟是一笔什么款项。印象中,贫困生补助早已发放完毕。带着疑惑,他吃完午饭,正要拿起手边的书时,一通辅导员打来的电话让他释疑了。“辅导员让我确认是否收到款项。原来这是学校发给我们的一个大‘红包’。”

南京邮电大学学工部、研工部给予湖北籍家庭经济特别困难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每人2000元、比较困难及一般困难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每人1000元的特别补助;给予非湖北籍家庭经济特别困难的研究生每人1000元的特别补助。

南邮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高校精准帮扶的一个典型。同时,一场更大的爱心资助也正在全国高校范围内展开。2月10日,教育部财务司、财政部科教和文化司联合印发《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学生资助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各校切实保障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基本学习生活需求,全面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一次快速的决策

这个春节,南京邮电大学学工部部长张敏把6个科室的事情都细想了一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校领导要求学工部、研工部做好学生情况的摸排,关注学生心理及帮扶工作。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每日摸排是教育管理科的工作,但面对着每天都在加剧的疫情,她却始终放不下心来。

第一件想到并实现的事是心理咨询。武汉“封城”的一两天后,其他高校尚未行动,南邮的心理咨询热线、公众号便开通了。

“在学生帮扶这件事上,我们还能做些什么?”一番苦思冥想后,张敏想到“资助,对湖北籍学生的精准帮扶”。

那一天是2月2日,原本是国家根据疫情发展第一次调整的复工日。但是,眼见疫情凶猛,2月2日、2月9日、2月14日乃至更久远的日子,复工都不可能实现。“学校有52名湖北贫困本科生,他们的父母多外出打工,现在复工无望,其家庭势必产生经济压力。”

当天,她便在工作群里跟同事们沟通资助事宜,所有人一致赞同。张敏随即与研工部负责人商量资助经济困难学生事宜,并上报校领导,很快得到了肯定答复。彼时,学校还没有上班,而且申请经费手续较多。财务处同事特意加了一个班,“务必让这笔钱以最快速度打到学生卡上”。特殊时期,学校对此开“绿灯”,省去了校领导签字的环节,改为审查申请材料、复工后补签的方式。

2月6日上午11点,财务处传来消息,本科生的资助款已打款到账。13点,张敏给辅导员发信息,“请你们再次确认这笔钱是否到学生账上”。在那之后,学院副书记、辅导员陆续反馈,学生均已收到爱心款,并对学校表示感谢。2月10日上午,研究生的资助款也全部打款到账。

非常时期的“非常规”手段

直接给学生打钱,这种看似简单的方式,在如今的高校贫困生帮扶工作中并不被认为是最佳方式。为什么此次采用了“非常规”手段?

“非常时期,第一时间直接打钱给学生,是最好的心理支持方式之一。”常年做学生工作的张敏,了解贫困生的心理。

她告诉《中国科学报》,如果采用申请制,真正有困难的学生反而不会申请。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特征——敏感、羞涩,更喜欢勤工助学或国家励志奖学金的方式,因为这样更能体现自身的价值。

众多的勤工助学岗位申请也是有区别的——教师助理的岗位虽然钱少些,却特别受贫困生欢迎。而像食堂等后勤工作虽然钱比助理多,但申请的人非常少。“贫困生抹不开面子,他们考上大学,对自身也会有所要求。”张敏说。

“一般情况下,贫困生羞于申请,或认为还有更贫困的同学比自己更需要。疫情面前,只要没被逼到没饭吃、没钱买车票的份上,他们都不会主动申请,而现在很多贫困生并没有困难到如此地步。”张敏说。

这时候,学校的主动干预就很有必要。

参与此次资助行动的南京邮电大学管理学院辅导员宋晓含在大一新生开学摸底工作中就是这样做的。“点对点的聊天,学生都不会主动申请补助。我找班长聊、周围同学打听,才最终确定了2名贫困生的身份,并向他们发放补助。”

对于此次学校突如其来的爱心行动,宋晓含并不感到“意外”。实际上,早在除夕、初一、初二,她就已经挨个儿地给家庭有困难的学生打过电话,询问他们的身体、经济情况以及是否需要学校帮助。“学生很腼腆,没有对学校提出任何要求。”

正是因为判断精准,原本靠申请“撑死只有十几个人”的资助,实现了针对全校湖北籍贫困生的全覆盖。

“我想和同学们一起开学返校”

复习英语久了,王蒙偶尔会看看天。

他的脑海中时常会浮现开学后参加英语竞赛的画面。他不善言辞,参加英语竞赛、考英语四级更像是为改变命运必须迈出的一步。

“我最期盼的是早点儿回到学校。”王蒙1月11日回到家乡,十多天后因疫情封村,他最担心疫情影响开学,“对我可能会有一些小小的影响……”

他并没有说影响具体是什么,但即便如此,张敏也大致猜到了,“推迟入学对贫困生勤工助学、兼职都会有影响。很多贫困生上大学不拿家里钱,学费全靠贷款,生活费靠各类奖助学金和勤工助学”。

实际上,去年天气干旱,地里的水稻、玉米收成不好,奶奶今年二次中风,使得这名让全村人骄傲的大学生,不得不主动向学校申请了困难补助。

为了解“王蒙”们更多的需求,张敏在学校刚开发的“师生健康监测平台”的最下方加了一个问题——“你有什么需要学校帮助你的?”

有学生问“什么时候开学”“宿管区的猫有没有人喂”,还有人希望早点回校见女朋友。

一名学生的留言——生活费很快不够了,牵动了张敏的神经。目前,学生处正在了解该生情况,并计划安排有针对性的帮扶。

还有一名湖北籍学生的留言让众人印象深刻。这名学生写道,“我希望湖北学生和其他省份的学生一起开学返校。”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印度大陆俯冲板片撕裂 牛顿苹果树在沪开花结果
古冰芯铅污染或可追踪国家兴衰 科学家发现深海软体动物马蹄螺科两新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