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欢欢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2/16 19:42:41
选择字号:
向新冠肺炎发起挑战的人
——记中国科大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技攻关临床研究团队

魏海明在生物安全实验室工作。魏海明供图

魏海明在生物安全实验室工作。王东升摄影

傅斌清在生物安全实验室工作。魏海明供图

傅斌清在生物安全实验室工作。王东升摄影

129日大年初五的上午,奋战在抗击新冠疫情第一线的中国科大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附一院”)副院长、安徽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疗救治工作专家组组长徐晓玲打了一个“搬救兵”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她的同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国科大”)生命科学与医学部党委常务副书记魏海明教授。原来,在安徽省新冠肺炎患者中,出现多例轻症患者病情突然恶化的情况,原因不明,情况危急。

魏海明当即召集3位实验室成员商讨对策。“当时没有多想,就是以救人为目的,早一天认识清楚,也许就能多救一个人。”他向《中国科学报》回忆。

事实证明,这通电话成为这些危重患者病情的转折点。

魏海明团队随后发现新冠病毒感染诱发“炎症风暴”的关键细胞因子,通过对症使用阻断药物缓解了病情。目前,这一治疗方案通过临床实验注册,正在进行多中心随机对照试验,或将成为危重病人的福音。

抗击“炎症风暴

接到徐晓玲电话的当天下午,魏海明实验室的小会从两点一直开到天黑。经过讨论,魏海明带领大家理出一条思路:如果是抵抗病毒的免疫力不足,病情不会突然间恶化;而突发的恶化更像是免疫反应过强导致的炎症风暴。

所谓炎症风暴,实际是由免疫系统过度反应引发的。“病毒来了免疫系统要向它们扔炸弹,火力不够控制不住病毒;还有一种情况是,免疫系统新认识这种病毒,一下丢了太多炸弹,结果反而伤害了自己。”魏海明解释说。

对临床来说,免疫力不足和免疫过度需要采取截然不同的治疗手段,盲目提高免疫力可能反而火上浇油。如何确认原因?

“不能坐在家里瞎猜,必须分析样本。”魏海明当即拍板,进驻附一院(感染病院)生物安全实验室,与徐晓玲团队联合攻关。

130日,流式细胞仪等精密仪器从魏海明实验室运达感染病院实验室131号下午2点,样本检测正式开始。夜里11点,初步结果出来了:淋巴细胞、单核细胞等处于高度活化状态,这正是过度免疫的表现。魏海明当即打电话跟徐晓玲沟通此事,提出可能的治疗方案。

随后的几天,通过对33例病人血液30项免疫学指标的全面分析,魏海明团队发现新冠病毒感染后,迅速激活炎症性T细胞和炎症性单核巨噬细胞,通过粒细胞-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和白介素6IL-6)通路,形成炎症风暴,导致严重肺部免疫损伤。

25日晚上,经附一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和患者知情同意,第一批病人用上了阻断白介素6通路的风湿性疾病药物“托珠单抗”。

目前,在第一阶段临床研究中,14例重症、危重患者体温全部降至正常,至今稳定;呼吸功能氧合指数有不同程度的改善;4例患者肺部CT病灶吸收好转。

据报道,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炎症风暴成为导致重症和危重症死亡的原因之一。来自附一院的临床数据提示,此新治疗方案很可能通过阻断炎症风暴阻止病情恶化,降低死亡率。

带领年轻人往前冲

魏海明实验室平时主要研究乙肝等慢性病毒性传染病,接触急性病毒性传染病,这还是第一次。面对来势凶猛的新冠病毒,几位成员都对《中国科学报》坦言:“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好在有防护。”

但在魏海明面前,大家没有表现出丝毫犹豫。“这几位年轻人干劲很大。”魏海明这样评价说。

听说要进行样本检测,博士后周永刚主动请战。

“我同学在医院做新冠病毒的病原检测,特别忙特别累,我就想我们实验室的人也应该上,可惜实验室安全级别不够。听魏老师一说要做这件事,我就很积极。”周永刚回忆。

周永刚是内蒙古人,刚刚结婚,今年第一年留在合肥过年,从131号开始就跟着魏海明进入生物安全实验室检测样本。这也是他第一次穿防护服,为了节省物资,他们一进实验室就是8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第一天实验结束已是凌晨,浑身汗透的周永刚和魏海明脱下防护服后,不约而同地说:“一线医护人员太不容易了。”

魏海明对这位弟子相当满意:“他是党员,以前是学生党支部书记,意识很强。”

副研究员郑小虎也有十多年党龄,由于孩子刚刚9个月,细心的魏海明提出由他负责实验前准备和实验后数据分析,不直接接触样本。说是准备,工作量也相当大。每天早上七八点开始,才能保证其他成员11点钟可以开始检测。开始几天检测指标较多,郑小虎都是头一天晚上做好指标设计和抗体配对。

特任教授傅斌清2019年获评国家“优青”,是另外两位成员的大师姐,也在团队中担当了“学术大脑”的角色,提想法、找文献,她总有建设性意见。为了减轻魏海明和周永刚的工作量,尽快获得分析结果,傅斌清后来也进入一线加入了生物安全实验室检测。

“其实师姐的孩子也才小学一年级,但她没有提出任何困难,我要给她点赞。”郑小虎说。

从年龄上说,年近60的魏海明是年轻一辈的父辈。但在实际工作中,他不仅是学术带头人,更是冲锋在前的榜样。

“最危险的活他都干了。”周永刚告诉《中国科学报》,装血液样本的试管在开盖时容易产生气溶胶,有一定风险。每次开盖取样时,魏海明都说:“我来,你们年轻人靠边站。”

郑小虎说:“魏老师是老党员,又是我们生命科学学院党委书记,他自己冲锋在一线的精神令我们感动,有他带队,我们心里有底。”

一切从临床出发

病情突然恶化的可能原因是什么、如何证实?免疫分子有无数个,到底哪个是导致炎症风暴的关键因子?这是魏海明团队最初面临的难题。

为了解答这两个问题,团队成员连夜查文献,从SARSMERS等冠状病毒相关文献中查找可能的答案,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制定实验方案。先进行量大面广的初筛,分析后慢慢集中再细筛,最后明确临床靶点。

201712月,中国科大生命科学与医学部成立,安徽省立医院成为中国科大附一院,这是中国科大实质性进入医学研究领域的起点。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医教研协同创新有了实质进展,魏海明和徐晓玲的联手便是明证。

“我们实验室跟临床一直结合紧密,魏老师也一直鼓励大家把研究做到临床。不同的是,平时做科研从动物模型到临床实验,可能五六年才能出一项成果,这次由于临床对危重症没有更好的方法,我们也是破记录的快节奏。”傅斌清告诉《中国科学报》。

学生们常听魏海明说“做免疫的人要有一颗治病救人的心,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去救更多的人”,慢慢也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

郑小虎告诉记者,团队有两大宗旨,一是把临床问题转化为科学问题,二是找到解决科学问题的办法,再用于临床。经过多年沉淀,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做出贡献。

采访中,魏海明反复强调:“跟一线医护人员相比,我们的辛苦不值一提。”

他说:“虽然这些年轻人不是学医出身,但经过这次‘战役’,相信他们今后面对类似险情时,会更有信心走到一线。”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蓝环星云谜题破解
藻类DNA中潜伏巨型病毒基因组 从单细胞窥探生命奥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