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维维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0/10/29 21:21:20
选择字号:
期刊编辑权力这么大?“略作修改”变“拒稿”!

 

审稿人给出的意见是修改,期刊编辑却给退稿——论文投稿时,你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一项对322名高影响力期刊编辑进行的调查发现,91%的受访者确定自己至少改动过一次评审意见。

与此同时,8%的编辑承认,他们会改变审稿人的总体推荐意见,即便未经过后者允许。

10月28日,Science网站就期刊编辑能否改动同行评审意见进行了讨论。

文章中,有人表示,期刊编辑权力过大,责任很小,需要约束。但也有期刊编辑认为,改变同行评议是可以的,比如删除攻击性语言,甚至改动审稿人的一些意见。

“略作修改”变成“拒稿”

2012年,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元研究人员Fiona Fidler向美国《教育与心理测量》杂志提交了一份论文评审报告。

不过,她无意中发现期刊编辑修改了自己的审稿意见,而且有些地方改动很大。比如,“非常赞同”变成了“大体赞同”;“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变成了“这里还需要改进”。

更糟糕的是,她明明建议编辑让作者略微修改文章然后接收,但这在编辑给作者的退稿信中完全被曲解了。

虽然这本期刊的审稿过程是双盲的,但费德勒能认出这篇论文是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心理学研究者Rink Hoekstra写的,因为她曾看到后者在斯洛文尼亚的一个会议上展示过相关研究。

因此,在提交了审稿意见后,她给Hoekstra发邮件表示祝贺,说自己的评价很挑剔,但很积极。

然而,就在同一天,这篇论文被拒稿了。

期刊主编、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方法学学者George Marcoulides在给论文作者的评审结果中写道:“审稿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建议我拒绝以当前的形式发表这篇论文。”

于是,Hoekstra给Fidler写了回信,并附上从期刊编辑那里得到的两份评审意见。

随后,Fidler将自己最初的审稿意见与Hoekstra收到的最终意见逐字逐句进行比较。结果发现,她所写的对论文略微担忧的语句被删除了,批评论文研究方法的其他语句则被加了进来。

虽然编辑可能会推翻审稿人的评审意见,但通常的做法是在决定信中解释这一点。

愤怒的Fidler给Marcoulides发邮件要求解释此事。对方回复说,他们的电脑系统有时会混淆和歪曲审稿人的评论。

Fidler认为,这种解释“荒谬可笑”,技术故障不可能创造出“意义完全相反、语法完美的句子”。

90%期刊编辑会改动审稿意见

上述事件后,Fidler与Hoekstra合作,开始调查这种行为有多普遍。

他们与合作者对生态学、经济学、医学、物理学和心理学等领域322名高影响力期刊的编辑进行调查,聚焦点是“期刊编辑什么时候认为改变同行评审报告是合理的”。

调查显示,91%的受访者确定自己至少改动过一次评审意见。超过80%的受访者表示,如果审稿人使用了攻击性语言或对论文作者发表了不恰当的个人评论,他们会这样做。

让Hoekstra震惊的是,8%的编辑承认,他们会改变审稿人的总体推荐意见,即便未经过后者允许。

考虑到承认这种可疑行为可能带来耻辱,他认为,这一数字或许被低估了。“实际上可能有更多的人在这样做。”

修改同行评议该不该干?

当审稿人给出的评审意见充满敌意时,编辑应该介入,这一点几乎没有争议。

不过,很少有期刊对什么时候允许和不允许修改同行评审报告提供明确的指导。

当前,很多期刊都有保护措施:它们与审稿人共享所有的评论和修改决定,允许他们看到自己的评论是如何被传达给作者的。

但调查中约有20%的编辑表示,他们的期刊既没有向审稿人发送修改后的评审报告,也没有向审稿人发送决定信。

对此,《科拉伯拉:心理学》杂志主编、Fidler的同事Simine Vazire态度十分明确:未经审稿人许可,不得修改评审意见。

她所在的杂志尚无相关政策,但她正在考虑提议制定一个。

Vazire认为,如果没有明确的界限,很容易为编辑修改评审意见找借口。“期刊编辑有很大的权力,但几乎没有责任。”

所以,期刊编辑修改审稿人的评审意见,你认为该不该干?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蓝环星云谜题破解
藻类DNA中潜伏巨型病毒基因组 从单细胞窥探生命奥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