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金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10/22 11:51:01
选择字号:
前沿科技成果转化呼唤“耐心资本”

 

量子直接通信技术、超导量子计算……谈及北京量子信息科学研究院(以下简称“北京量子院”)取得的这些成果,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量子院院长薛其坤有些自豪,但他又告诉《中国科学报》,“让量子科技研究的成果及时转化,提高转化效率,是值得重视的问题。”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尤其像量子科技等一些前沿科技成果,由于尚处于探索研究期,需要进行深入的概念验证,技术成熟度不高,往往得不到资本的认可,转移转化存在诸多困难。

而在10月19日,中关村科学城举行“科学家基金”集体签约仪式,总规模27.85亿元的五只科学家基金宣布成立,旨在打造全链条、全周期“耐心资本”服务体系,通过优秀科技成果与资本市场对接,加速实现前沿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

前沿科技成果转化“道阻且长”

量子直接通信技术理论是北京量子院兼聘研究员、清华大学教授龙桂鲁团队早在2000年原创性提出的,至今已有20年时间。

“因为这项技术研究是很前沿的东西,早期大家对具体应用并不清晰,没有人会感兴趣。”但龙桂鲁团队并没有放弃,而是持续坚持研究。最近,龙桂鲁团队基于该技术,成功研制出了国际上第一台具有实用价值量子直接通信样机,相关成果也在预备转化期。

概念新、应用不清晰、没人感兴趣,道出了许多前沿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困难的主要原因。项目的不成熟使企业在转化过程中存在着风险,企业和资本在投资这类项目时,变得慎之又慎。

此外,众所周知,我国大部分前沿科技成果掌握在高校以及科研机构手中,这些机构往往更加重视理论研究和论文,对科技成果的经济效益不够重视,所以部分前沿科技成果无法满足企业的需求,不能给企业带来切实的经济效益。

“要么上书架、要么上货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王田苗表示,前沿科技成果从“书架”走上“货架”的过程“道阻且长”。“有些项目或创业者可能最初完全不被看好,但这样的项目最终却能实现数十亿收入、走向上市。这个过程一般需要8年到10年,确实需要耐心。”

“虽然现在一些风险投资,也投一些前沿科技项目。但也不难发现,这些资本投资的项目技术成熟度相对较高了,也有了较为明晰的市场应用前景,对尚处于理论研究阶段或概念验证阶段的技术项目,投资并不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中国科学报》。

同时,“这些资本虽然可以承担一定的风险,但资本永远是‘逐利’的,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回本或盈利,而前沿科技项目的研究周期往往无法预估,也导致风险投资望而却步。”

以量子科技领域为例,虽然国内已有国盾量子、中天科技等一些企业开展量子科技研究和商业化,但其投资大多来自于政府背景的资本投入,真正来自市场上的风险投资还是体量太小。

“目前,我国在量子科技等前沿科技创新上,与国外差距并不大,在技术上已经基本成熟,但在产业推广上还需要更多努力。”薛其坤说。

打造“耐心资本”服务体系

中关村科学城此次发布的五只“科学家基金”,正是瞄准量子科技这样一些前沿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

中关村科学城公司总经理朱平表示,五只“科学家基金”在支持科学家创业上各有特色及优势。例如,创新工场科学家基金在人工智能领域内很有影响力,奇绩创坛基金擅长为创业团队提供“孵化+培训+投资”的综合服务。

此外,中关村智友科学家基金在机器人领域具有深厚的行业沉淀及资源积累;清华电子信息学科引导基金专注电子信息领域早期项目投资。中科创星硬科技二期基金,则擅长对中科院早期硬科技项目的成果转化与产业化。

作为科教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中关村科学城汇集了清华、北大、中科院等众多顶尖高校院所,这里产出了“量子桌面光源”“超洁净石墨烯薄膜”等一批前沿科技成果。

“科学家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着深刻理解和广泛人脉,社会资本则有着对市场和产业的敏锐眼光。”朱平表示,五只科学家基金将通过优秀科技成果与资本市场无缝对接,超前布局一批前沿核心技术,提前介入成果转化中试阶段,加速实现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步伐。

发挥市场化平台作用,协同多主体构建面向创新的全链条、全周期“耐心资本”服务体系,截至目前,中关村科学城已经形成了规模达600亿的“中关村科学城创新基金系”,以助力前沿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在重视原创和卡脖子技术研究的今天,加快前沿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和现实作用。“科学家基金的成立将学术界力量与产业界、资本方资源有机结合,助力我国科转事业更加健康、快速、行之有效的发展。”王田苗说,在全球大变局之下,“科学家基金”有望推动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发展。

尚需完善全链条对接机制

从国际上看,为促进前沿科技成果得以成功转化,美国、欧盟、新加坡等国相继实施概念验证计划,并建设概念验证中心,推动具有市场潜力的基础研究从实验室走向市场应用,减少基础研究成果转化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正是借鉴这样的成果转化经验,北京市在海淀区实施了“创新合伙人”计划,并设立了数个概念验证中心。

“创新合伙人”计划通过聘请科学家顾问、设立概念验证中心、共建产业应用场景等一系列举措,与科学家、高校、高新企业、第三方机构等创新主体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而“科学家基金”可谓是“创新合伙人”计划的升级版。

中科院北京国家技术转移中心和海淀区的支持下,中科智汇工场打造了“概念验证中心”。“我们希望通过一系列工作举措,来解决科技成果转化‘第一公里’的问题,促进基础研究、前沿科技从实验室走向市场应用。”中科院北京国家技术转移中心常务副主任赵楠说。

赵楠指出,从概念验证到资本对接到转化孵化,是一个全链条,且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只关注于某一个阶段,并不能使前沿成果真正顺利转化。

转移转化的长期过程,需要资本能够是一个“耐心资本”。例如,“科学家基金”之一的中关村智友科学家基金,此前曾投资北京积水潭医院田伟院士和天智航公司合作研发的手术机器人项目,而该项目前后历经十余年攻关。

“在国家‘双创’的大背景下,前沿科技成果能够转移转化,并最终实现创业孵化,是好事。中关村管委会主任翟立新表示,“希望前沿科技成果能够借力‘双创’机遇,加快成果转移转化步伐。”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奋斗者”号回来啦! 太阳CNO聚变循环产生中微子
海底泥火山是这样产生的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