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广立 陈彬 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10/18 19:24:34
选择字号:
深圳启示:什么是最关键的创新要素?

 

“深圳是真正以创新为第一动力的城市。”

40年回眸,看到深圳今天取得的成绩,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科技战略所执行所长、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冷民感慨:这与深圳坚持进行市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首创1000多项改革举措是分不开的。

在深圳,什么是最关键的创新要素?冷民的答案很简单:人。

他举了一个例子。落户深圳的广东省网络空间科学与技术实验室“鹏城实验室”成立不足3年,就在全国竞争中胜出,获得创建国家实验室的“门票”。秘诀何在?

冷民认为,这其中关键得益于他们敢于实行“不定编制、不定级别、社会化用人、事业单位法人”的全新机制。“否则不可能实现‘人’这个最关键、最基本、最灵活的创新要素的市场化配置。”

记者了解到,截至2020年4月,鹏城实验室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快速聚合了包括23位院士和1800多位国内外优秀青年学者为主体的人才队伍。在此过程中,深圳赋予了鹏城实验室充分的先行先试自主权。

鹏城实验室的创举,充分体现了“体制机制创新成果比科技创新成果更重要”。

“我们总结了鹏城实验室的经验,非行政化的法人治理结构、目标导向下的科研自主权是两个非常重要的保障因素。”冷民认为这非常值得国内的研究机构借鉴:“如果研究机构走向越来越行政化的管理,是注定没有出路的。我从北京来到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工作一年多,对此深有体会。”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陈劲也有同样感触:在深圳,人力资源改革最早体现了人的价值,知识、劳动、资本、企业家4个要素都能参与分配。

“这是我国焕发企业家和科技人员创造活力非常重要的一方面,这一改革不仅在国内率先,很多方面甚至比西方资本主义企业更有拓展。”陈劲解释说,西方企业以资本为主,深圳则是把劳动、知识、企业家作为共同财产参与分配。

“所以,《实施方案》在总体要求之后,就把‘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摆在第一位。”冷民指出,比如科技方面,在第(七)条关于“加快完善技术成果转化相关制度”中尽管没有过多展开,但总体上是再次强调要建立主要由市场决定的科技项目遴选、经费分配、成果评价机制等举措,“最终结果一定是要由各科研机构自己在实践中争取”。

在冷民看来,中央再次给予深圳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政策礼包”,是在当前我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关键时期、国际国内形势异常复杂情况下,再次力图通过改革开放“杀出一条血路来”的战略指向。

所以,当他听到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强调深圳要“与时俱进全面深化改革”“支持深圳实施综合改革试点,以清单批量授权方式赋予深圳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更多自主权”之后,倍感振奋。

“这才是中国能够走向未来的希望。”冷民说道。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应对全球自然衰退亟需“安全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