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寒潮 来源:文汇报 发布时间:2020/10/18 9:56:01
选择字号:
引发糖尿病、阿尔兹海默病等老年病的慢性炎症,可能来自某些细菌的长期隐匿侵袭——
用20年击溃宿主,不良习惯竟是它的“帮凶”

 

数十年来,健康专家一直强调,很多生活陋习会诱发心脏病、阿尔茨海默病、2型糖尿病,以及某些癌症,它们导致了目前全球70%的死亡。

红肉摄入过量、蔬果摄入不足、吸烟、饮酒、肥胖、缺乏锻炼……它们会大幅提升这些疾病的发病率,而且一旦患上其中某种疾病,那么罹患其他疾病的风险也相应提升。

人们总是以为,这些疾病属于“老年病”,会产生炎症。本来,炎症是免疫系统对外来病原体的抵御机制,但对于老年人来说,炎症本身反而成了“入侵者”——由于不是由细菌感染所致,所以它们不具备传染性,只是由恶习和基因所造成。然而,真是这样吗?

科学家们遍查各种疾病后发现,这些疾病背后的隐秘“杀手”可能正是细菌——有些细菌极具迷惑性,它们往往会长期藏匿于细胞内,“勾结”免疫系统,逐渐侵入器官,再将宿主慢慢击溃。

随着人类研究手段的不断进步,科学家对于细菌和疾病之间的认识也在不断提升。他们发现,有些细菌所诱发的炎症超出了传统认知,而且正符合不少“老年病”的发病机理。

多年来,科学家们苦苦追寻“老年病”的病根与疗法,却屡屡受挫。这些新发现或许意味着心脏病和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春天快要来了。

■寒潮/编译

引发炎症“持久战”

吞噬细胞残骸壮大自身

“老年病”种类繁杂,其中最常见的是牙龈疾病。香港大学的马里奇奥·托尼提直接将牙龈疾病定性为“最常见的人体疾病”。在美国,30岁及以上人群中,有42%患有牙龈疾病;65岁及以上人群中的牙龈患病比例高达60%。而德国65岁及以上人群中,88%患有牙龈疾病。

值得一提的是,牙龈一旦出现问题,罹患类风湿关节炎、帕金森综合征等其他老年病的概率也会大幅上升。这种现象有两种可能的解释:其一,外界因素同时诱发牙龈疾病和其他老年病;其二,牙龈疾病与其他老年病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即牙龈病菌诱发其他疾病。目前,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后者。

一些旁证极具说服力。美国部分州政府将联邦医疗补助资金用于补贴居民防治牙龈疾病。统计显示,这些州用于补贴治疗心脏病、糖尿病、中风、癌症等疾病的费用,比其他州减少了31%到67%。不少美国私营保险公司也有类似发现。

那么,牙龈病菌究竟如何导致其他疾病的?免疫系统的反应是关键。

每个人的口中都有1000多种细菌,温和细菌经常包裹住恶性细菌,从而组成相对稳定的群落。

在身体其他部位,如肌肤或肠道内膜上,细菌群生长于成片的表皮细胞上。托尼提指出,这些部位的外皮时常剥落,侵入细菌也随之清除。但牙齿却无法剥离外皮,细菌就会在硬表面上存活,并逐步穿透细胞,进入人体内部。

当牙齿上的细菌成倍增长,牙菌斑开始变硬并侵入牙龈内部,产生炎症。此时,人体免疫细胞就会蜂拥而至,同时摧毁细菌和被感染的人体细胞。在这一过程中,牙龈和牙齿之间会产生厌氧区域,部分厌氧菌会在此疯狂繁殖。其中,牙龈卟啉单胞菌尤为险恶。

美国马萨诸塞州塔夫茨大学的凯洛琳·根科指出,牙龈卟啉单胞菌会产生一些特定分子,阻断部分炎症进程,从而让炎症不断持续。这种情况导致的结果的是,杀伤力锐减的炎症反应一直试图杀灭细菌,却永远“力不从心”,最终却把人体细胞杀死了——牙龈卟啉单胞菌就会趁此机会,风卷残云地吞噬这些蛋白质残骸,这是大多数细菌并不具备的一项能力。

与此同时,被牙龈卟啉单胞菌“杀伤”的人体细胞会释放出铁元素,被细菌用于自身的“扩张”。

长期隐匿细胞中

潜行迁徙伺机兴风作浪

假以时日,细菌感染的牙齿开始松动,而牙龈卟啉单胞菌则早已遁入体内血液。

此时,人体免疫系统开始分泌抗体来对抗这些“入侵者”。然而,对于牙龈卟啉单胞菌来说,这种想要消灭它的抗体非但不是人体的保护伞,反而是自己的通行证。此类抗体一旦开始分泌,患者在未来十年内患上类风湿关节炎、心脏病、中风的概率就会大幅提升。

根科解释,这很可能是因为,一旦牙龈卟啉单胞菌进入血液,它的表皮蛋白质就发生了改变,以便其藏匿于免疫系统的白细胞内。

与此同时,牙龈卟啉单胞菌会侵入动脉内膜细胞,并在细胞内隐藏起来,只是偶尔侵入新细胞。如此一来,牙龈卟啉单胞菌就躲过了抗生素和免疫系统的追杀。

然而,即便 “寓居”于细胞内,牙龈卟啉单胞菌仍会悄无声息地触发或阻断各种免疫信号,甚至改变血液细胞的基因表达,以便其迁徙至其他炎症部位,并再次兴风作浪。

那么,牙龈卟啉单胞菌究竟是如何将牙龈疾病和糖尿病、阿尔茨海默病等疾病联系在一起的呢?有一种可能是,它增加了整体的“炎症负荷”,但也有可能是牙龈卟啉单胞菌直接“发力”。因为在小鼠实验中,小鼠脑部、主动脉、肝脾肾、关节、胰腺等部位都检出了这种细菌,许多人体检测也有类似发现。

牙龈卟啉单胞菌的作用在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中尤为突出。目前,三分之二的痴呆症状由阿尔茨海默病造成,它也是全球第五大死因。长期以来,科学家们认为,阿尔茨海默病的病因是大脑中淀粉样蛋白和tau蛋白的累积。然而,很多痴呆症患者的大脑中未必存在这两种蛋白的累积,还有许多符合这两种蛋白累积条件的人,可能并未患上痴呆症。最重要的是,任何针对这两种蛋白的疗法,都无法有效缓解症状。

今年初,八所美国大学的研究团队与旧金山企业科纳斯通医疗共同发现,99%死于阿尔茨海默病的患者,大脑内都含有牙龈蛋白酶,且含量与疾病的严重程度正相关。而这种蛋白消化酶只能由牙龈卟啉单胞菌产生。

此外,研究人员还在这些患者的脊髓液中发现了牙龈卟啉单胞菌。而未曾身患阿尔茨海默病的人群中,约50%的人大脑内含有牙龈蛋白酶和淀粉样蛋白,但含量较低。

在小鼠实验中,牙龈卟啉单胞菌试验组小鼠出现了阿尔茨海默病症状,而遏制牙龈蛋白酶的产生能有效修复大脑损伤。

这项研究足以让人怀疑,牙龈卟啉单胞菌导致了阿尔茨海默病,因为从大脑受损到症状产生,中间可以时隔20年。科纳斯通医疗的凯西·林奇指出,出现阿尔茨海默病症状,也许是因为牙龈蛋白酶造成的大脑损害达到了一定程度。

悄然影响基因

触发分子变化导致疾病

研究人员仍有一个疑问:细菌何以影响基因,从而触发导致疾病的分子变化?瑞典科学家发现,细菌确实有这个能力。

阿尔茨海默病患病风险最高的人群会产生免疫蛋白ApoE,这种蛋白质会在疾病暴发时被摧毁,而牙龈蛋白酶尤其擅长破坏ApoE。

不止于此,牙龈卟啉单胞菌同样能侵入心脏。越来越多证据显示,它和动脉粥样硬化存在因果关系。研究人员在动脉内壁的脂肪沉淀中发现了牙龈卟啉单胞菌——脂肪沉淀会产生血块,血块堵塞心脑血管,最终诱发心脏病或中风。

根科指出,在动脉内膜中,牙龈卟啉单胞菌可触发粥样硬化所特有的分子变化。此外,牙龈卟啉单胞菌还能产生诱发动脉粥样硬化的脂蛋白。在猪的动物试验中,其动脉受损方式极似高脂肪饮食造成的影响。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拉克什米亚·凯萨瓦鲁就在粥样硬化的白鼠主动脉中,培养出了有活性的牙龈卟啉单胞菌。

美国心脏协会承认,牙龈疾病是诱发心血管疾病的独立致病因素,却并没将其定性为“因果关系”。该协会认为,虽然治疗牙龈疾病有助于软化动脉,但是尚无研究表明它能降低心脏病或中风的概率。

科纳斯通医疗的史蒂夫·多米尼则认为,即便不能有效降低心脏病或中风的风险,那也是因为治疗牙龈疾病只能缓解动脉的炎症负荷,而不能消灭血管中已经存在的牙龈卟啉单胞菌。

要想论证牙龈卟啉单胞菌和心脏病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需要进行更多的临床试验,但现实问题是:试验代价高、难度大,而且 “细菌说”尚处于早期研究阶段。

牙病关联全身

生活习惯致病找到新解

牙龈卟啉单胞菌与2型糖尿病的关联,则更为清晰。

糖尿病患者丧失胰岛素敏感性,因而无法自主调节血糖。目前,2型糖尿病的病例遍布全球,生活习惯被普遍认为是其潜在的致病因素。

然而真相可能不止于此。由于高血糖会损害免疫细胞,所以糖尿病会加剧牙龈疾病。反之,牙龈疾病也会加剧糖尿病。美国牙周病学会指出,糖尿病患者除了注重改变生活习惯,还可通过治疗牙龈疾病缓解病情。

不少糖尿病研究协会也推荐此法,但尚无机构明确将牙龈疾病列为糖尿病的致病因素。不过,有证据表明,牙龈卟啉单胞菌对糖尿病的影响不仅体现在增加体内的炎症负荷,更可直接作用于肝脏和胰腺,从而降低胰岛素敏感性。

根科认为,对于一种复杂疾病来说,因果关系很难论证。目前已知的情况是:小鼠若是感染了大量牙龈卟啉单胞菌,则将不仅患上牙龈疾病,更会产生糖尿病、类风湿关节炎、动脉粥样硬化、脂肪肝,以及类似阿尔茨海默病的症状。

在人体内,牙龈疾病也会让其他疾病的患病风险大大提升。而牙龈卟啉单胞菌就潜伏在受损组织中,并对细胞进行潜移默化的改造,从而诱发特定疾病。

假如这些老年病确实存在直接相关的病因,那么治疗方法也就呼之欲出了。而且,一旦这些假设成立,那么有关生活习惯的诸多经验之谈也就有了科学依据。比如,酗酒之人更容易感染牙龈卟啉单胞菌,因而饱受牙龈疾病的困扰;吸烟则有助于牙龈卟啉单胞菌侵入牙龈细胞;至于阿尔茨海默病,目前只能通过锻炼来降低患病风险,这也许因为健身能抑制炎症,不给牙龈卟啉单胞菌可趁之机。

再来看饮食习惯。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道格拉斯·凯尔指出,人体血液内含有大量潜伏的细菌,而它们恰恰需要微量的铁元素来激发活性并最终致病。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红肉、糖分摄入过量或蔬果摄入不足会导致老年病——所有这些条件都会增加血液铁元素。

突破传统观念

用牙线能让大脑更健康

多米尼指出,学界应当更清晰地认识牙周病的作用,将其明确列为老年病的致病因素。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官方医疗机构建议患者通过“看牙医”来治疗老年病。

虽然牙龈疾病和阿尔茨海默病之间的关联最为明显,但世界卫生组织去年五月刊发的预防阿尔茨海默病指南中,并没有提到防治牙龈疾病。世卫组织官员贝努瓦·瓦雷纳称:“尚无足够证据显示治疗牙龈疾病能降低痴呆风险。”

美国南加州大学的玛格丽特·加茨表示,用牙线能让大脑更健康,但很多人对此建议嗤之以鼻。正是这种发自“常识”的嘲讽,让“细菌说”至今无法成为医学界的主流话题。

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大学的托马斯·科彻指出,“牙科和其他医学学科一直泾渭分明,从不合作。”这就产生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心脏病等疾病主要是由生活习惯问题所造成的,与细菌无关。

此类医学定论一般需要数十年才能被颠覆。比如,科学家们已经证明,胃溃疡并非由生活压力或胃酸所致,而是由幽门螺旋杆菌诱发。也许再过数十年,许多专家将不得不承认,淀粉样蛋白也许与阿尔茨海默病无关,而高胆固醇也不会诱发心脏病。

随着全球人口的平均年龄正在不断升高,也许只要再过几十年,我们就会面临老年病全面爆发的危机,届时,各国的卫生系统乃至社会体系都将承受巨大压力。人类正迫切需要一些针对老年病的医学新理论,我们必须正视细菌的作用。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汽车也“压不死”甲虫的秘密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首次达到临界状态
淋巴细胞祖先“浮出水面”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