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马臻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0/10/16 21:05:33
选择字号:
读研真的很难吗?导师解答6点困惑

 

作者 | 马臻(复旦大学环境系教授)
 
每年都有很多研究生延毕、退学,媒体也不时曝出极端事件。这些遗憾甚至悲剧的发生,引人深思:读研真的很难吗?
 
每年我上“科研生存技能和学术规范”课,都会有研究生提出自己的种种困惑,还会有别的系的研究生找我谈心。
 
基于这些年带学生的经验,我总结了当前研究生教育普遍存在的4大矛盾。同时,希望通过回答研究生常见的6大困惑,给读研的学生带来一些启发。
 
 
 
读研,先认清4大矛盾
 
矛盾是普遍存在的,研究生教育也不例外。
 
首先,研究生的科研基础、写作能力和完成学业之间存在着矛盾。
 
很多考研学生其实面临着两个跃迁——从本科到研究生阶段的跃迁、从本科所在高校向排名更靠前的高校的跃迁。这两个跃迁都意味着完成学业难度的增加。
 
更何况,本科和研究生一直在扩招。扩招就意味着有很多不适合读研的人读了研究生。要在入学以后短短三年内达到高质量的毕业要求很难。
 
其次,研究生职业发展和完成学业之间存在着矛盾。
 
很多硕士生想从事的是和本专业关系不大的工作,这导致学生往往需要很多时间实习来完成这种转型。
 
而且,硕士生通常要花很多时间“海投”简历、准备网测、参加面试。而这往往和完成学业构成冲突,甚至“两头不着杠”。
 
再次,课题组生存发展和研究生职业发展之间存在着矛盾。
 
课题组要生存发展,就得不停地做实验、发论文、申请科研项目。
 
如果没有经费,那么研究生培养就无从谈起——不但实验做不成,研究生导师的头衔都会被“扒”掉。
 
然而,研究生职业发展也需要时间,这就构成了矛盾。
 
如果导师使劲地催学生,那会影响学生的职业发展。而如果导师对学生“心慈手软”,那么课题组的可持续发展无从谈起。
 
还有,导师投入时间指导研究生这一“理想”和导师被各种事务缠身的“现实”之间的矛盾。
 
成为教师后,各种杂事纷至沓来——上课、备课、申请项目、开会、填写各种表格、照顾小孩。科研达人不一定同时也是时间管理达人。
 
我们知道,研究生能否出成果、顺利毕业,和导师的指导密切相关。
 
遇到上述矛盾,如果学生和导师没有清醒的认识,各忙各的,没有形成合力,也没有人站出来对学生进行解释和心理疏导,那矛盾的爆发就很常见了。
 
这是客观规律使然——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如果学生在做科研上没有投入足够的时间,或者导师在指导研究生方面没有投入足够的时间,那么产生问题就不可避免。
 
 
 
读研常见6大困惑及应对方法
 
从这些矛盾延伸开来,学生在读研期间会有很多困惑,这些困惑足以构成前进的障碍。
 
学生的常见困惑之一是:做科研不顺利怎么办?
 
我的回答:首先要务实地梳理好已经有什么数据,这些数据能说明什么问题,有什么后续实验想法。
 
然后找导师、师兄、师姐讨论,寻求他们的帮助。只要实验是认真做的,哪怕得到“负面”的实验结果,也能用于撰写学位论文甚至发表论文。
 
学生的常见困惑之二是:自己的同学跟着隔壁课题组的导师,马上能在高档次刊物发表论文,而自己在这个课题组做科研困难、发不出高档次论文。
 
对此,我的说法是:如果自己发不出论文,要么坦然接受,要么努力改进,不能嫉妒别人。关键还在于设定合理的期望值,做好自己手头的事,争取早日get out of here(离开这里)。
 
学生的常见困惑之三是:自己不喜欢这个专业怎么办?
 
也有的同学说,自己本想读这个专业、改变世界,但进校后发现做的课题没有工业前景怎么办?
 
遇到这些问题,有些老师就会说“做科研的这一套能用于今后的工作”或者“我们做的课题还是有很好前景的”。
 
但我往往会说:手头的课题没有工业前景,这没关系——有多少课题真正能马上工业化?关键还是:既然选择了读研,就得正常毕业、找到工作,争取早日get out of here。
 
学生的常见困惑之四是:博士毕业后是否一定要做科研?也有的同学说,如果进不了高校怎么办?
 
遇到这些问题,我常常回答:博士毕业后不一定要做科研、进高校,还可以去企业(工业界)、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
 
现在进高校得有很强的生存能力,包括上课、申请项目、做科研、指导研究生。“青椒”有很多时间需要上课、做各种杂事,科研条件(用房面积、启动经费、研究生招生名额)不一定能得到满足,且往往面临“非升即走”。从事任何工作,都没那么简单。
 
学生的常见困惑之五是:课题组导师不大管学生,或者只是随口让学生看文献、作文献汇报,自己不知道如何才能完成学业。
 
对此,我的回应是:课题组别人“活过来”了吗?如果别人也存活,那么自己要么找导师坦率谈相处方法,要么自己提高独立性。也可以找课题组师兄、师姐看看能否有解决之道——沟通很重要,不能把事儿憋在心里。
 
学生的常见困惑之六是:课题组有的同学比较难以相处,导师也偏心。比如,自己和该生合作做了实验,导师却让该生做论文的第一作者。
 
我的回答是:那你们在开展合作之前说好是谁的课题、由谁写论文了吗?如果没有事先说好,现在实验是你们合作完成的,论文是该生写的,那么该生成为第一作者是可以理解的。
 
而如果论文是你写的,该生是第一作者,这就可能有问题了。但无论如何,你找你的导师沟通了吗?
 
 
 
还有,遇到“恶导师”,请勇敢地投诉他。
 
如果自己能力不行,或者出于其他原因没有写出学位论文、未达到毕业要求,那就延期毕业,也不丢脸。
 
研究生一定要理解真相和道理,认准自己的目标,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有效地与人沟通、解决问题——这是我倡导的做法。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应对全球自然衰退亟需“安全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