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池涵 李惠钰 梅进 赵广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0/1/29 20:01:02
选择字号:
全球瞩目!新冠病毒疫苗研制赛“开跑”

 

围绕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国内外科学家正全力“开跑”。

各个团队之间你追我赶,同时他们共同的对手——2019-新型冠状病毒,这位“大boss”在赛跑中遥遥领先。

想跑赢病毒的传播速度,甚至被认为是“Mission: Impossible”。

但科学家们仍竭力奔跑。

因为这些努力还是有可能为我们带来巨大收益。

中外“选手”都有谁

“从我们对SARS,对这类病毒的认知,我可以拍着胸口讲,这个疫苗肯定会成功!”1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科院院士高福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

中国疾控中心已启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苗研发,并且已经成功分离了病毒,正在筛选种子毒株。

另据媒体报道,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转化医学平台与斯微(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正快速推动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研发。近期,该项目已紧急完成立项备案。

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授闻玉梅则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推荐了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课题组。“因为埃博拉病毒肆虐时,他们也很快很好地研发出了疫苗。”

外国队也行动迅速。

流行病防疫创新联盟(CEPI,非营利组织)1月23日宣布,将给三家公司总计125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开发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苗。

早在获得资助之前,1月10日中国研究者在公共数据库首次发布2019-新型冠状病毒序列后的数小时内,CEPI支持的这三家公司就开始了疫苗研发。

这三家公司包括:与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合作的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疫苗生产商Moderna公司,费城疫苗生产商Inovio公司,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分子病毒学家Keith Chappel带领的团队。

“中外混合编队”也跑得很快。

复旦大学教授姜世勃和美国纽约血液中心、贝勒医学院及得州大学学者组成的合作团队,正全力测试SARS疫苗对于新病毒的预防效果。

此外,武汉博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在与总部位于美国亚特兰大的GeoVax Labs Inc.合作,共同研发新疫苗。

疫苗研发方法“殊途同归”

闻玉梅告诉《中国科学报》:制备疫苗有不同策略,有基因工程表达不同病毒蛋白的,有核酸型,也可以是全病毒的。免疫途径也可以不同,如注射、黏膜免疫、经消化道免疫等。

Moderna公司的策略是通过将病毒序列转化为信使RNA(mRNA)生产疫苗。当注入人体时,mRNA会使人体产生可触发所需免疫反应的病毒蛋白。

Moderna在临床试验中已有9种疫苗使用了mRNA“平台”。

这9种疫苗中,有一种是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另一种冠状病毒)疫苗。目前,该MERS疫苗仅进行了动物测试,它依赖于病毒表面一种叫作“刺突”的蛋白质。

从理论上讲,该团队要做的是给其换上此次新冠状病毒“突刺”的基因序列,生产出新疫苗。

Inovio公司聚焦生产由DNA制成的疫苗。

昆士兰大学团队则专注通过细胞培养产生一种病毒蛋白,这是一种较传统的疫苗技术。

而对于将SARS疫苗用于新冠状病毒,姜世勃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介绍,该疫苗是基于病毒表面“刺突”(S)蛋白质中的受体结合域(RBD)而设计的,被认为是最为安全、有效的候选疫苗。

姜世勃的合作者、贝勒医学院教授Peter Hotez告诉《中国科学报》,SARS病毒与武汉新冠状病毒有很大关系。“我们团队已经开发和生产了SARS疫苗,这是一种基因工程重组蛋白疫苗,现在需要确定它能否抵抗新冠状病毒。我们对此比较乐观,因为两种病毒与宿主结合的受体相同,而且基因组80%相似。”

“选手”们速度几何

Moderna公司和Inovio公司均表示,会在一个月内生产出足够疫苗,开始动物实验。

昆士兰大学团队的目标是在16周后为人体试验准备好候选疫苗。

Peter Hotez告诉《中国科学报》,SARS疫苗之前已通过了临床安全研究并量产,对于将其用于新冠状病毒,他们已经开始在动物体内做安全测试,并将马上在中国开展相关临床试验。

“中美两国科学家都知道冠状病毒有一天会回来。”Peter Hotez说,“现在也不算晚,只要确定我们的SARS疫苗对新冠状病毒的效果,我们就会全力推进这种疫苗。”

高福则在1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17年前的‘非典’,这条路我们走了3个月。本次疫情中只用了一周,相信疫苗研究一定很快会成功。”

实现量产才是比赛终点线

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一旦候选疫苗可用,研究人员首先要在动物身上进行测试,检测它们是否安全,并产生免疫反应。

然后,相关公司必须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才能启动第一阶段人体试验,在少数没有患病风险的志愿者身上测试其安全性和免疫反应。

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为例,其审批一般需要一个月。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已经建立了疫苗试验网络,计划对Moderna公司的疫苗开展第一阶段研究。据预计,相关试验将在三个月内开始。

最乐观情况下,Moderna公司的疫苗如在第一阶段的研究中表现良好,会在夏季进行更大规模的、真实环境中的人体有效性测试。

但此前在流行病传播期间加速开发新疫苗的努力曾遭遇意想不到的障碍。“我对时间的安排更加谨慎。”流行病防疫创新联盟(CEPI)的Richard Hatchett说。

姜世勃也希望,这次不要再像2003年那样,大家一窝蜂地开展疫苗研究,而绝大部分的疫苗最后都因为安全性问题而下马,浪费了经费和时间。

即便实验性疫苗在临床试验中有效,快速量产也是一个巨大挑战。

Peter Hotez说,SARS风波之后,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将注意力投向了能带来高额回报的药和疫苗,而未对能确保全球健康安全的药物给予充分重视。“我们虽然能量产SARS疫苗,但仍不能吸引足够投资。”

Moderna公司表示,如果该公司投入所有生产力生产一种疫苗,一年可制造1亿剂。

Inovio公司目前一年只能制造10万剂,但正在积极地与一家大型制造商商议,后者可将他们的生产能力提升到数百万剂。

昆士兰大学团队则表示可以在6个月内生产20万剂。

疫苗最终会派上用场吗

在描写传染病的大片中,科学家们总是成功拯救了世界。但在现实中,疫苗起到的作用仍然有限,《科学》杂志指出, “疫苗总是不能及时地制备好。”

“这次,”《科学》的报道说,“科学家们认为,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准备,以好莱坞电影的速度生产疫苗。但2019-新型冠状病毒在当前的比赛中拥有牢固的领先地位,并且当疫苗在临床试验中证明其价值后制造商开始大量生产时,它的出现可能为时已晚,无法在流行病中起到积极影响。”

不过,科学家还是希望他们能有所作为。

若新冠状病毒像很多其他呼吸道病毒一样是季节性的,那么时间或许会在科学家和厂商这一边。

如果新冠状病毒跟流感有相似点,将存在季节性传播,先下降,然后秋季再次来临。在大规模患病前,甚至存在一年的下降期,这样疫苗有可能以季节性的方式发挥作用。

另外,武汉正在发生的大规模人群感染,也能导致许多人持续免疫,从而减少对疫苗的需求。

Moderna公司的Stéphane Bancel表示,准备疫苗最终是一种预防手段。“没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我们希望永远不需要这些疫苗。”

参考信息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1/scientists-are-moving-record-speed-create-new-coronavirus-vaccines-they-may-come-too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6916621132204635&wfr=spider&for=pc

https://www.baidu.com/link?url=soxZXREN9NmTNuH_izV-U9dITPqVugDi3cb7xP4sNd0brPCDFr2vOcottLdGkn4jQYdDZsDW3AA9ctwJ_zDxWf4g8f1bU43L-FMyLoh_LzW&wd=&eqid=bf312c94002e119f000000025e300e32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基因是如何被调节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