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冯丽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9/25 23:42:35
选择字号:
“合作的大门是敞开的”
——访2018年中国政府友谊奖获得者Edward Laws

 

“就个人而言,过去十多年来我和中国科学家的合作非常愉快。中国科学家非常友好,我在这里也发表了很多文章,能够参与这些合作对我来说无疑非常有益。”9月23日,在于山东青岛举行的以“滨海湿地保护与修复”为主题的鳌山论坛上,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教授Edward Laws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去年9月,作为2018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获得者之一,Laws与其他49名获奖者一起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接见。“我的愿望是看到中国高校和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之间建立正式的合作关系。我们学校有许多华人教职工和中国学生,希望在未来能看到双方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Laws说。

“中国海洋研究非常活跃”

十多年前,Laws在参加香港科技大学的一个短期课程时,认识了中国的研究者,合作就此开始。在过去10余年里,刚开始他每年在中国地调局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工作两三个月,随后拓展到与厦门大学的合作。在近5年内,他每年夏天都先在厦门大学访学一个月,然后再到青岛访学。“这几乎占据了我的整个夏天假期。”Laws说。

“除了做一些数据分析之外,我的工作主要是帮中国学生用英文发表他们的论文和成果,这可以让他们把研究成果发表在具有更高影响力的期刊上。”他说,“这会让他们更有竞争力,因为中国的评价体系是基于发表文章的质量。”

在他看来,中国人在海洋研究方面非常活跃,尤其是在南海、渤海和黄海等海域。中国人近年来对气候变化的影响特别感兴趣,因为海平面上升对中国沿海生态系统具有潜在影响。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主要的渔业国家,很多人也在研究深海渔场渔业生产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影响,并试图预测随着气候变暖会发生什么。

自2002年以来,Laws与青岛海洋地质所研究员叶思源带领的湿地研究团队开展了广泛合作。他帮助该所组织了滨海湿地国际专家顾问委员会,指导建立了滨海湿地调查研究概念模型和技术规范,协助建设了滨海湿地野外观测基地和室内模拟试验装置。

在他的帮助下,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2018年在我国辽宁盘锦、山东东营、江苏盐城新洋港和四卯酉滨海湿地建设了我国首批4个滨海湿地增温研究全球观测网(CROWN),以监测滨海湿地的大气、地表水、土壤和植物等多圈层多要素。

关于这4个观测站的部署,他表示,由于中国纬度范围很广,气候变化对南北方影响会非常不同,他和中国科学家的最初想法是从北向南覆盖不同类型的植被、微生物区系等。“最主要的问题是植物群落将如何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如果植物群落发生变化,动物群落和微生物群落也可能发生变化。”他说。

“青岛海洋地质所有非常精密的高质量的仪器设备,有利于收集气体通量等实验数据。他们的研究结果应该会在高质量的科学期刊上发表,引起科学界的兴趣。”Laws说。

认识“湿地经济”的重要性

作为一名海洋生态地球化学专家,Laws认为,湿地是目前最好的碳封存生物群落。那里的沉积物只有很少的氧气或者没有氧气,有机物能被有效地保存下来。一旦产生,它就会留在那里。“这就是人们对湿地如此感兴趣的原因。”他说。

然而,不幸的是,全球湿地正在大幅流失。“不仅仅是在中国,美国也有很多湿地消失了。这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来自经济方面。”他说,人们想在沿海地区发展,因为那里往往是宜居的地方。美国的石油工业尤其如此,因为海滨湿地正好有石油。所以,一些湿地已经严重退化或者完全消失了。

他认为,恢复湿地的部分解决方案是认识到湿地经济的重要性,以及更好地进行生态系统服务。湿地在改善水质方面非常有用,所以很多湿地被有意创建出来处理水。“特别是在中国,人们对制造更多‘武器’来修复和创造湿地非常感兴趣。”Laws说。

中国是一个水资源问题非常严重的国家,许多地方正向用湿地恢复水质的方向迈进。“这样一来,水就可以被再利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影响。”他补充说,而这将有助于在沉积物中长期(可达数千年)储存碳。

但他特别强调了淡水湿地和咸水湿地的区别。“淡水湿地确实能吸收碳,但它们也会释放甲烷;咸水湿地(滨海湿地)不仅能吸收碳,还存在硫酸盐,因此不会释放甲烷(一种比二氧化碳更强的温室气体)。”

因此,他认为,恢复海滨湿地比淡水湿地更有意义,这不仅是因为那里有巨量的水源,更重要的是那里荒地更多,是很多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同时也具有处理废水等淡水湿地的功能,却不产生甲烷,或者产生得很少。

然而,因为沿海地区的发展在经济上的吸引力,它们正在被大规模地破坏。“如果湿地经济得到强调,就能更容易说服政府和私营部门修复湿地、创建湿地,因为它们具有经济重要性。”他说,“当人们意识到这一点,修复和保护湿地就要容易得多。”

合作“路上的颠簸”

在Laws看来,国际合作对于科研必不可少,他一直在积极协助推动由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倡导的“湿地国际研究中心”建设和滨海湿地大科学计划实施。

“以中国为例,这里有很广的纬度,北方有结冰的湿地,更多的则是南方的热带、亚热带湿地。其他没有如此广泛气候效应的国家可以通过与中国科学家交流,了解滨海湿地对气侯变化响应规律,从而受到裨益。”他说。中国也会从中受益,通过与其他国家的科学家交谈,可以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在尝试什么以及什么行得通。

“据我所知,中国在非常积极主动地促进国际科技合作,这对双方都是有益的。”他补充说,“中国在推动湿地研究的国际合作方面发挥了领导作用。这次会议就是一个例子,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在这里交流。”

关于当前的中美科技交流,Laws表示,中美科学家的态度是合作的,目前的一些障碍与“美国的政治状况有很大关系,这很可能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发生改变”。

“科学家希望合作,他们看到了国际合作的优势。不只是中国和美国。我可以举很多其他的例子。”他说,“如果你是一个科学家,你自然想要那样做。你会想和其他科学家谈谈,看看他们在学习什么,在做什么。”

他举例说,去年,获得中国政府友谊奖的很多都是美国人,尽管他们不一定都是科学家,还包括以其他方式与中国合作的人。“当然,除了美国,还有来自世界其他地方的科学家。这是非常国际化和中国化的。”他说,“中国颁发这个奖项至少有20年了。所以中国一直非常积极地促进国际合作。”

他表示,这要归功于中国政府,他们在积极主动地促成这些合作的发生。“我认为这种情况还会继续下去,目前的情况有点反常。我们把这些叫作‘路上的颠簸’。你碰到了路上的颠簸,但它只是一个颠簸。路还在那里,合作的大门是敞开的。”Laws说。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然》:绘制人原肠前胚胎发育全景图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